专题报道

世界银行行长呼吁建立国家碳价机制,加大绿色债券投资

2014年1月23日

文章重点
  • 在达沃斯的世界经济论坛上,世界银行集团行长金墉呼吁给碳定价,要求公司企业披露其气候风险暴露度,增加绿色债券投资应对气候变化。
  • 今年的论坛特别聚焦气候问题,随着各国政府、企业界和金融界领导人力争达成2015年国际气候协定进入繁忙的一年
  • 金墉说:“今年是气候行动年,没有任何借口”。
多媒体

不论是在公司董事会会议室,还是在首席执行官办公室,气候变化这一真实存在的威胁都是一大热点议题。气候变化很有可能导致供水以及可口可乐和埃克森美孚等多家公司的供应链出现中断。海平面不断上升以及暴雨强度不断增大,使得这些公司的基础设施面临威胁,并因此使其遭受更大损失。

首席执行官们都清楚这一点,也清楚目前存在应对气候变化的机会。虽然其中不少人率先站出来采取行动,但很多人仍在观望,待其更清楚政府将采取哪些措施之时才伺机行动。

在本周召开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呼吁政府领导人突破常规的小规模行动,建立相关应对架构:首先,建立碳价机制;其次通过金融监管机构要求企业和金融机构对其面临的气候变化相关风险进行评估并公布评估结果。

金墉也呼吁今年把绿色债券市场规模扩大一倍,使其达到200亿美元,并于2015年新的国际气候协议在巴黎达成之时进一步扩大至500亿美元。他还呼吁机构投资者在开展其业务过程中致力于实现绿色债券目标。

“我们看到不少国家和企业大力应对气候变化,但排放仍在增加,贫困人口正深受其害,”金墉行长表示。“今年是气候行动年,没有任何借口。”

代价或成本不断增大

不采取气候变化应对行动产生了巨大代价,不仅影响了人们的健康状况,还导致了投资损失。

纵观全球,天气相关损失和损害已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期间的年均约500亿美元大幅增至过去十年间的年均近2000亿美元,这凸显了气候韧性和灾害韧性发展的重要性。据世界银行集团估计,在最穷国,气候变化将使发展成本增加25%-30%。在我们这代人有生之年,气候变化产生的影响有可能使数十年来的发展成果出现倒退,也有可能使数以百万计人重新陷入贫困。

金墉行长指出:“我们必须要帮助较穷国实现转型,我们也必须要降低低碳投资尤其是发展中国低碳投资的风险,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发展领域金融机构有可能动用其资本来降低这一风险并撬动对提升气候和灾害韧性的新增投资。”

Open Quotes

我们看到不少国家和企业大力应对气候变化,但排放仍在增加,贫困人口正深受其害。今年是气候行动年,没有任何借口。 Close Quotes

World Bank Group President Jim Yong Kim

金墉
世界银行集团行长

引领变革

公共和私营部门领军企业均认识到了率先行动的优势,他们也在赢得竞争优势。例如:

  • 谷歌公司最新率先转用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太阳能系统——公司总部安装了9200块太阳能电池板,并收购了智能恒温器公司Nest。预计该收购将大大提升可减少家庭用能的产品的生产速度。
  • 飞利浦照明公司正在推广离网式照明系统和LED街道照明系统,此外还制定了到2015年其所有照明产品能效提升50%的目标。
  • 投资者们已看到了回报:去年,通过交易所交易的清洁能源投资资金带来了高达140%的回报。

这些领军企业中,很多企业都加派代表参加世界经济论坛。届时,来自世界各地的领导人将参加为期一天的23长讨论会,就如何通过公司合作机制应对气候变化、增强韧性和促进可持续发展等议题展开讨论。

越来越多的国家重视气候变化问题,也在从应对行动中获得经济效益:

  • 摩洛哥组建了一个主管太阳能开发利用的专门机构,目前正致力于建设一个集太阳能发电、风力发电、水力发电以及生物质能发电于一身的“超级电网”。此外,在世界银行集团支持下,摩洛哥也在通过集中整合其所在区域的太阳能电厂充分利用该区域丰富的太阳光能资源。
  • 墨西哥已制定了可再生能源占比35%的目标也碳税制度。目前,该国已允许零售电力消费者将其可再生能源发电设施接入国家电网,以偿还其信贷。在墨西哥政策推动下,诸如沃尔玛、可口可乐和宾堡食品集团(Grupo Bimbo)等购电企业已开始自行投资可再生能源发电。
  • 在遭台风海燕袭击后的重建过程中,菲律宾也感受到了极端天气造成的严重后果。为实现其激进的可再生能源目标,菲律宾政府正在采取多项激励措施,如免除收入所得税、加快折旧以及实行按实际计量收费,允许消费者将其所发电力回售给电网。

碳定价机制方面也出现了可喜进展。中国去年陆续启动了两省五市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并已制定了国家碳排放权交易系统。在市场准备伙伴机制支持下,其它国家也在制定并实施有关政策方案和下一代碳定价机制,旨在推动经济增长,提升竞争力,促进减排。

五大行动领域

世界银行集团正侧重在有助于制定合理碳价、促进资金流动以及在最重要行业取得进展的五大领域采取行动。

这五大领域是:(1)面向占全球排放总量70%的快速增长城市,开展低碳、气候韧性城市建设,尤其借助低碳发展规划、能效评价和资金保障开展建设;(2)推进气候智能型农业发展,可提高粮食产量以养活不断增长的全球人口,减少排放,增强储碳能力;(3)促进能效提升和可再生能源投资,有助于全世界逐步减少使用高碳排放类化石燃料;(4)支持开展有关工作,消除化石燃料补贴,建立碳定价机制,以制定合理的碳排放价格;(5)另一项重要行动也可快速产生积极影响:通过减少短期气候污染物,如明火和柴油车辆排放的烟灰以及垃圾填埋场和采掘业排放的甲烷, 各国可以获得双重回报,即减少对雪层和冰川的影响,降低对人体健康和农作物的危害。

通往巴黎之路

全球仍有大量工作要做。

在去年11月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华沙大会上,各国政府同意在2015年之前签订一项新的适用于所有国家且可减少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国际协议。众所周知,当前的减排承诺不足以避免 全球气温升高2oC,而且仍有可能在2100年或之前使全球气温升高4oC。

今明两年,世界银行将与各国政府密切合作,提供各国制定合理的国家减排目标所需的必要数据、实证资料和分析结果,同时鼓励发达国家提供发展中国家开始走上清洁发展之路所需的技术、融资和能力建设支持。

下一届气候变化大会将在今年九月召开,届时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将召集世界各国政府、商界和社区领导人就气候变化问题展开讨论。本次大会被视为是推动各方采取行动并争取政治支持以确保2015年全球协议成功签署的一次关键会议。

金墉行长表示:“二十年后,我们所有人都会被问及如下问题:‘你为应对气候变化做过什么?’。出席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领导人,不论是私营部门领导人,还是政府领导人,都掌握着推动采取实质性行动所需的权力。为子孙后代采取行动的时机就在当下,否则为时已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