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世行气候变化报告称,全球升温锁定在1.5摄氏度,风险增加

2014年11月23日

Image

文章重点
  • 新报告《降低热度:直面气候新常态》探讨了不断恶化的气候变化对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中东北非地区和东欧中亚三个地区生活和生计带来的风险。
  • 报告认为全球范围内,由于过去和预测的温室气体排放,比工业化前升温近1.5摄氏度 - 比现在升温0.8摄氏度的结果已经锁定在地球的大气系统而无法改变。
  • 每个人都将感受到影响,特别是穷人,因为极端天气变得越来越普遍,粮食、水和能源安全风险在增加。

在南美洲的安第斯山脉和整个中亚地区的山脉,冰川正在消退。随着气温不断变暖,冰川融化将会在植物生长季提前给农田和城市带来更多的水,增大洪灾风险。然而,在短短几十年里,洪涝风险将会变成干旱风险。如果不采取行动阻止推动气候变化的因素,大部分的安第斯山脉冰川和中亚三分之二的冰川到世纪末都可能消失。

由于全球气温高出工业化前0.8摄氏度,这些变化已经出现,而对粮食安全、供水和民生的影响才刚刚开始。

新报告探讨了气候变化对拉丁美洲、中亚和中东地区的影响,发现由于过去和预测的温室气体排放,比工业化前升温近1.5摄氏度的结果已经锁定在地球的大气系统而无法改变。如果不采取协调一致的减排行动,地球将走向到本世纪中叶升温2摄氏度,而当今天的翩翩少年成为80岁老翁时,升温幅度将达到4摄氏度以上。

该报告警告说,随着气温升高,与美国在2012年和俄罗斯在2010年相类似的热浪将会变得更加普遍。冻土融化会释放甲烷,而甲烷是一种强大的温室气体,将会推动气候进一步变暖。森林包括亚马逊雨林也面临风险。即使升温1.5摄氏度,也意味着更严重的干旱和全球海平面上升,既增加了风暴潮造成破坏和农作物损失的风险,也提高了亿万民众的适应成本。

 “今天的报告证实了科学家们一直以来的说法——过去的排放造成了今后20年不可避免的全球变暖趋势,而这将会对全世界最贫困和最脆弱的人群产生难以置信的有害影响,” 世界银行集团行长金墉说。“我们不能继续目前这种不加节制、不断增加排放的发展路径。”

鉴于各国政府将在利马开始下一轮气候谈判,这份报告以及其他资料为此提供指导和证明风险的证据,指出有必要现在就提出让经济脱碳的宏伟目标。

降低热度

《降低热度:直面气候新常态》是世界银行集团委托波茨坦气候影响研究所撰写的系列报告之三。报告之一研究了升温4摄氏度给全球带来的风险。报告之二集中研究了非洲、南亚和东南亚三个地区,分析了危险的海平面上升和风暴对粮食安全、水资源安全和低地城市构成的威胁。

新报告则出台于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对气候变化速度和为把升温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必需的能源转型提出新的严厉警告之后。



" 今天的报告证实了科学家们一直以来的说法——过去的排放造成了今后20年不可避免的全球变暖趋势,而这将会对全世界最贫困和最脆弱的人群产生难以置信的有害影响,我们不能继续目前这种不加节制、不断增加排放的发展路径。 "
Jim Yong Kim, President, World Bank Group

金墉

世界银行集团行长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

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该报告警告说会出现干旱持续时间延长、极端天气和海洋酸化加剧。

在热带安第斯山脉,气温上升将会减少每年的冰川积累和低地城乡地区约5000万人赖以为生的春季融水。高温和干旱将显著增加大规模森林损失的风险,影响亚马逊的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以及森林的二氧化碳封存能力。

该报告警告说,气温上升也会影响粮食安全。迄今吸收了人类造成的二氧化碳30%的海洋将继续酸化和变暖,破坏海洋生物赖以生存的珊瑚礁生态系统,迫使鱼群迁移到温度较低的水域。加勒比地区因此遭受的损失可能高达当前捕获量50%。

中东和北非地区

中东和北非地区数百年来已经适应高温酷热天气,但气温继续上升的影响将会是史无前例的。

该报告警告说,高温酷热天气将会波及到更多的地区,持续时间会更长,使得一些地区无法居住,并减少农业种植面积。城市会感到越来越明显的热岛效应。因此,如果升温4摄氏度(如果不采取措施减缓气候变化,可能到21世纪80年代就会发生),中东地区大多数首都城市可能会每年面临4个月的酷热天气。

气温升高将对农作物和已经稀缺的水资源造成巨大的压力,加大人口迁移和冲突的潜在风险。在这里和在其他地方一样,气候变化是一个“威胁倍增剂”。

东欧和中亚地区

该报告显示,在东欧和中亚地区,气候变化的影响会因地区而异。冰川融化和气候变暖将会改变中亚地区春季的植物生长期和靠冰川融水补给的河流径流量。在东欧的巴尔干地区,日益严重的干旱将会危及农作物。

气温上升也加快了永久冻土层融化,释放出甲烷。甲烷是一种比二氧化碳捕获热量的能量大许多倍的温室气体。到本世纪中叶,如果气温继续升高至2摄氏度,俄罗斯冻土融化释放出的甲烷量可能会增加20%至30%,形成一个反馈循环而进一步加剧气候变化。

我们在努力降低风险

 “好消息是,对于需要怎么做才能改变我们目前所处的不可持续的发展轨道,正在形成一种共识,”金墉行长说。 “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不必以牺牲经济增长为代价。”

在世界银行,我们投资节能和可再生能源项目以帮助各国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实现减排,并投资发展清洁交通,将快速发展的城市纳入更可持续的增长轨道

我们还与政府合作设计支持清洁发展的政策,包括制定节能标准、减少化石燃料补贴以及碳定价。显而易见,公共部门无法单枪匹马地应对气候的挑战,私人投资和明智的商业选择至关重要。但企业界领导人告诉我们,他们需要政府提供能够反映排放的真实成本的明确的、一贯的政策方向。在我们的工作中,我们正在筛查77个国家的项目中的气候风险以及采取气候措施的机遇。

我们帮助各国寻找采取应对气候变化措施的机遇,开发金融工具以增加资金帮助各国实现清洁增长和建立韧性。

“我们如何应对气候变化的挑战,将决定我们这一代人的遗产,”金墉行长说。 “事关重大前所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