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数字革命需要线下帮助以实现潜力

2016年1月14日


文章重点
  • 数字技术在全球快速扩散,但仍有40亿人未接入互联网
  • 新报告说缩小数字鸿沟应成为全球的首要任务,以促进增长和就业,改善服务
  • 各国兼顾技术与线下要素才更有可能收获“数字红利”

如今世界上有手机的人数超过了通电或通水的人数,这就意味着数字革命真正开始了吗?

以互联网为主题的世界银行2016年世界发展报告《数字红利》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不,还没开始。

过去20年数字技术迅速扩散,引起对数字化时代种种可能性的高度兴奋。但是,人们所希望的效益,如提高生产率、给穷人和中产阶级带来更多机遇、政府和企业更加负责任,并未如期而至,广泛扩散,报告说。

 “显而易见,潜力是巨大的,”作为报告联合主编之一的世行经济学家迪帕克·米什拉说。世界发展报告是世界银行的旗舰报告。

 “在数字技术的变革潜力问题上,我们和硅谷同样乐观,但不同意认为其效益是必然和自动产生的这一观点,”米什拉说,“我们认为,将数字投资转化为红利要比很多专家此前报告的要困难得多。”

《数字红利》报告通过对关于数字经济的最新研究、数据和文献的考查,认为必须做出更大努力使更多人接入互联网,并创造一个能为人人释放数字技术效益的有利环境。

报告说,虽然互联网用户人数在10年里增加了两倍多,据估计已达到32亿人,但全球还有近60%的人口约40亿人仍在线下。

尽管手机快速普及,但近20亿人尚未使用手机,近5亿人居住在手机信号覆盖的区域之外。

报告警告说,未接触数字技术并缺少适应教育和技能的人将会因世界上其他人不断进步而日益落后。

 “连通每个人是头等大事,”《数字红利》报告的另一位联合主编乌维·戴希曼说。

然而,数字技术并非发展的一条捷径,但使用得当能够加快发展进程,戴希曼补充说。

 “我们目睹了大量的失望和浪费的投资。那么多电子政务项目归于失败实际上是很令人震惊的,”戴希曼说。

 “虽然技术可以在许多方面提供极大帮助,但不会有助于我们回避过去20年里的发展失误。还是要把基本的事情做好:教育,营商环境,还有政府的问责制。”


" 我们必须确保新技术的效益得到广泛分享,特别是要造福贫困人口 "
jim Yong Kim, World Bank Group President

金墉

世界银行集团行长

作为研究工作的一部分,2016年世界发展报告团队在29个国家开展了磋商,并拜会了世界各国的技术产业领袖。其顾问委员会包括一位主席、一位前首相、技术专家、学者和企业总裁。

报告阐述了互联网在促进发展中的作用,包括增长、就业和提供服务,并审视了数字化时代存在的风险——产业日益集中、某些就业岗位实现自动化和消失导致不平等加剧、以及互联网被用于控制信息而不是分享信息的威胁等。

一个关键信息是:需要利用“模拟”或非数字要素、如政策法规来确保数字市场保持竞争性,确保互联网扩大信息的可及性,降低信息的成本,促进构建更加包容、高效和创新型的社会。

报告说,数字技术扩大了好政策和坏政策的影响,因此不改革就意味着越来越落后于改革者。

 “如果法规不促进竞争,市场就会日益集中,就会产生数字垄断,各国的命运就会出现分化,”米什拉说。

同样,“如果人们掌握了适当的技能,数字技术会帮助他们提高效率和生产率,但如果缺乏适当的技能,就会导致就业市场两极分化和不平等加剧。”

在发达国家和一些大型中等收入国家,技术带来常规工作的自动化,比如工厂工作和部分白领工作。在部分劳动者受益的同时,“很大比例”的劳动者被挤到不能自动化的工资较低的工作岗位上,戴希曼说。

 “我们看到的不是就业岗位的摧毁,而是就业岗位的重组,即经济学家所说的就业市场中空化,中层就业岗位萎缩,低层就业岗位增加,”他说。

报告说,改善教育,重新思考教育问题,是使人民为未来就业市场做好准备的关键。

报告说,重要的是要牢记,技术变革带来的失业是经济进步的一部分,对“技术性失业”的担心回溯到工业革命时代。

虽然信息通信技术产业在全球经济中只占很小一部分(约占美国GDP的7%,但美国拥有按营业收入计算世界14家最大技术公司中的8家,发展中国家的比例低得多),但对其他经济部门产生了一些非同寻常的效益。

数字技术的可及性为贫困人口提供了他们过去可望不可及的机遇。在中国有800万商户使用电子商务销售商品,其中1/3是女性。印度的数字身份识别减少了腐败,扩大了服务的可及性。简易的SMS短信服务提醒非洲艾滋病毒感染人群按时服药。

" 世界最大的数字革命正在改变企业和政府,但其效益并不是自动和必然的,”世界银行集团行长金墉说,“我们必须确保新技术的效益得到广泛分享,特别是要造福贫困人口。有证据表明,我们能够通过加强企业间的竞争、投资于人来做到这一点,先从孕妇开始,确保所有儿童都掌握长大后加入数字革命的认知能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