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5日

刚果民主共和国:抗击埃博拉战役前线之行

卫生工作者进入在埃博拉过渡中心进行监测与治疗的疑似埃博拉病毒感染者隔离检疫区前穿上防护设备 © Vincent Tremeau/世界银行

它们看起来就像大冰块。这些透明、30英尺见方、每个重达一吨亿吨的模块被步履轻快、身着明黄色防护服的人们围绕着。乍一看,人们很难想象在这12个距贝尼市总医院仅几码远、临时搭建的构造物中,一场生死攸关的战役正在进行。

它们实为生物安全的疫病急诊监护病房。这些病房每间耗资1.7万美元,是贝尼市埃博拉疫病治疗中心的关键组成部分。正在忙绿的男男女女是刚果民主共和国【下文简称“刚果(金)”】国内和国际医疗工作者,是过去半年来被动员起来抗击该国最新一次埃博拉疫病、帮助挽救生命的人员。他们身着的明黄色服装为个人防护服,每次用完后必须烧掉。

马西卡·卢巴霍及其丈夫卡蔟瓦·姆库罗穿着各自最好的外衣,来到治疗中心探视正在一间病房中接受治疗的15岁女儿朱莉。“她已经病了三周。起初,我们并不想把她送到医院,因为我们听说了埃博拉的种种危险。但在我们村,我家一个邻居的女儿也得了埃博拉疫病,但被治好了。该治疗中心不收任何费用,还让我每次探视时与女儿通话。以前,我害怕来到这里,但现在我不怕了,因为大夫们把她照护得很好。我相信她会好起来的。”

Image

马西卡·卢巴霍及其丈夫卡蔟瓦·姆库罗来到治疗中心探视他们正在接受治疗的女儿朱莉(15岁). © Vincent Tremeau/世界银行

这些流动病房由国际医疗行动联盟于去年8月在最短时间内完成布设,其四壁透明,是埃博拉抗击行动中的一项创新。“与病房四壁相连的套管便于工作人员在不进入病房情况下对其部分护理工作进行管理,也便于家属在不产生污染情况下探视并与患者交流,”该联盟埃博拉疫病治疗中心主任雅克·埃蒂尼介绍说。

妇女和儿童通常首当其冲地成为受害者

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统计,儿童占埃博拉疫情灾区病例总数的三分之一以上。年轻妇女卡索姆深知这一点。不久前,在埃博拉夺走她9岁的儿子之后,她也被隔离在一间病房中。“我们在医院填写住院表格时他就离我们而去了。我们把他的尸体带回家……在此过程中,我也感染了埃博拉病毒,”她边摇晃怀中的婴儿边回忆说。卡索姆得到了及时诊断并被带到贝尼市埃博拉疫病治疗中心,成功地活了下来。

Image

治疗中心看护人员Kasomo Kavira © Vincent Tremeau/世界银行

目前,卡索姆是ALIMA(得到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丹麦难民理事会支持)建立的儿童看护中心的一名实习看护人员。该中心距埃博拉疫病治疗中心仅几码远,其使命是在罹患了埃博拉疫病的母亲恢复过程中看护她们的孩子:喂他们吃饭,抱他们,摇晃他们,逗他们笑。卡索姆对这个工作很上心。作为埃博拉疫病幸存者,她身上已有对该病的免疫系统,这让她能够以这种好方法对抗击埃博拉疫情作出贡献。她对我们说:“我们爱来到该中心的所有孩子,把他们视为己出。我儿子走后,我不得不烧掉他用过的所有物品、衣服等等,但留下了他的照片、成绩单等等。

Image

Kavira Kasombo拿着儿子(死于埃博拉病毒)的照片 © Vincent Tremeau/世界银行

我很想他,无法忘掉他,因为他是我儿子,是我生了他。” 我无法抹去这些记忆,它们能够帮我记住儿子的点点滴滴。把它们抛之脑后?那其它还有什么能够亲近我儿呢?”

复杂的地区

北基伍省深陷冲突,是世界上最脆弱的地区之一,总人口900万,贝尼市即位于该省。目前,该省面临诸多挑战,全省有数十个藐视国家制度的武装组织、基本社会服务提供不力并且缺乏经济机会。所有这些进一步激发了人们的不满和沮丧情绪。

Image

一名MONUSCO士兵正在监测北基伍地区的安全局势 © Vincent Tremeau/世界银行

在这一背景下,医疗队在试图提供服务过程中首先受到了社区的抵制。在这些社区,对相关机构的不信任不时阻碍了人道主义工作者的努力。去年12月底,形势进一步恶化。当时,刚果(金)东部两个主要疫情中心城市贝尼市和布滕博市的居民参与总统大选的资格因埃博拉疫情被取消。

治疗中心大夫尤尼尔·伊科莫博士介绍说:“病房的透明度以及邀请患者家属来探视患者和疑似患者这一事实打消了人们的疑虑。以前,患者被隔离,其与家人的联系被切断。现在,这些透明病房便于患者和家人交流。”

国际社会已联合起来抗击埃博拉

世界银行正在支持刚果(金)政府为遏制埃博拉疫情所作的努力。去年8月以来,疫情已致900多人感染,致500多人死亡,并有可能向邻国扩散。国际合作伙伴纷纷表示,它们在2014-2015年对西非地区的介入太慢,当时埃博拉疫情导致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三国逾1.1万人死亡。对照而言,在去年春天疫情爆发初步迹象在刚果(金)赤道省显示之际,该国政府的响应方案实施所需全部资金在短短两天内就筹集完毕。除刚果(金)政府出资之外,捐赠方还包括世界银行集团(通过其下属机构国际开发协会出资)和流行病应急融资基金(承诺提供首批资金)。 

本次埃博拉疫情——1976年以来袭击刚果(金)的第十次疫情——开始在北基伍省爆发之时,该国政府同世界卫生组织、其它联合国机构以及捐赠方和非政府组织合作,共同在贝尼市组建了一个协调中心,支持开展疫情响应行动。各合作伙伴每天在一间被用作总部办公地的活动板房中开会三次,分享新增病例的最新消息,更新相关数字,评估联合行动进度。

Image

信息图:抗击埃博拉,挽救生命:刚果民主共和国建立更完善医疗卫生体系。点击此处查看完整信息图。

世界银行的作用

在2018年和2019年刚果(金)爆发的最新两次疫情中,世界银行同流行病应急融资基金一道,为全方位的埃博拉响应行动确保了足够资金,这使得行动各方能够聚焦于挽救生命而非筹集资金。刚果(金)政府和国际合作伙伴将在2019年2-7月间加大行动力度,为此世界银行刚刚宣布将提供总额达6000万美元的国际开发协会赠款援助,用以支持开展这一行动。此外,流行病应急融资基金也已安排了高达2000万美元的援助。合计达8000万美元的两笔援助将支付为期六个月的升级行动预期所需费用总额的半数以上,其余费用预计将由其它捐赠方捐助。

“所需资金之所以筹措到位,是因为世界银行和刚果(金)政府不惜一切代价帮助击退此次疫情,”刚果(金)公共卫生部埃博拉疫情响应行动协调员阿鲁纳·阿贝迪博士表示。

世界银行资金,加上技术援助和主动型流行病准备投资,不仅聚焦于疫情紧急响应行动,还聚焦于该国卫生系统的长期加强。世界银行集团驻刚果(金)高级卫生专家米歇尔·穆伍蒂介绍说,此次抗击埃博拉战役的一项关键任务是用世界银行资金在八个受灾地区建立免费医疗卫生体系。在与外界隔绝的地区,只有五分之一人口能够获得医疗卫生服务,因此确保向这些地区人口提供免费治疗对获得医疗卫生服务以及抗击诸如埃博拉疫病等疾病(其尽早发现和治疗很关键)至关重要。

米歇尔·穆伍蒂说:“在抗击埃博拉过程中,我们倾向于把我们的响应行动过度医疗化,首当其冲地信任我们的资金、后勤以及技术能力。对于埃博拉这一难题,尽管我们需要包括医护人员身着防护服的最先进治疗中心在内的大量资源是不争的事实,但同社区合作遏制疫情同样重要。”

世界卫生组织积极开展了现场工作,向贝尼和布滕博两市及其周边地区派遣了450名工作人员,支持刚果(金)卫生部应对埃博拉构成的挑战。世界卫生组织现场行动协调员阿布多·萨拉姆·盖耶总结说:“我们的作用是确保必要资源用得其所并及时到位。”他还补充说:“如果说该疫病尚有被攻克的希望,那就是一种试验性疫苗(即rVSV-ZEBOV疫苗,由默克制药公司在全球疫苗免疫联盟资助下生产)的首次面世。”

截至目前,8万多人已接种了该疫苗,包括通常是最早受灾人群之一的医疗工作者。阿鲁纳认为,更完善的响应流程和疫苗的使用是便于行动各方取得进展的亮相创新。他同时也呼吁国际社会持续抗击埃博拉,直至疫情得到遏制。

Image

在埃博拉治疗中心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管理的托儿所,一名看护人员与儿童一起嬉戏 © Vincent Tremeau/世界银行

在儿童照护中心,卡索姆有话要对国际社会和将她治愈的大夫们说。“我要感谢致力于抗击埃博拉的所有人,没有他们,我们都会死。我希望他们继续向我们提供药品。”

她微小身躯上发出的轻声细语提醒她,生命还在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