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确定针对女性暴力的代价

世界银行常务副行长卡罗琳.安斯蒂

英文原文发表在BBC Viewpoint

2013年3月8日

埃塞俄比亚81%的妇女认为丈夫有很多理由可以打老婆,几内亚60%的妇女认为自己因拒绝与丈夫过性生活而挨丈夫打是合理的。

与这些统计数字同样明确的一点是,此类现象并不新鲜。针对妇女的暴力在世界各地都很普遍,不论是在富裕国家还是在贫困国家都不鲜见。

这种暴力除了给妇女和女童带来身体和精神上的伤害之外,还会造成家庭和社区的不稳定,使家庭和社区失去人性。

对妇女或女童打出的第一拳也会产生放大效应,使社会和国家蒙受经济损失。

此类暴力的代价究竟有多大呢?实际上,没有人知道确切答案,因为关于发展中国家甚至发达国家针对妇女和女童暴力的普遍程度和后果的估测方法和数据很少。

眼下要抓住有利时机来证明针对妇女和女童的暴力不仅仅是一个人权或公共健康问题,也是一个经济和发展问题,不仅会放慢经济增长步伐,还会削弱减贫努力。

鉴于上述原因,世界银行和其它机构正在研究相关方法来计算暴力的全部代价,包括暴力带来的伤害和痛苦、对医疗卫生系统和其它服务以及司法系统造成的负担、造成的工资和生产力损失以及对下一代的影响。

这是一项艰巨的工作,但我们确已深入了解了一些情况。据10年前在澳大利亚开展的一项研究测算,家庭暴力每年造成的损失达84亿美元。英国开展的一项研究测算的损失为420亿美元。这些测算结果中包含了对儿童造成的伤害和痛苦等更广泛的影响。

据测算,智利因妇女丧失生产能力而造成的损失约为17亿美元,尼加拉瓜约为3400万美元。每年由于家庭暴力造成的直接医疗费用加上生产力损失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1.6-2%,基本上相当于很多发展中国家的年均基础教育支出。

最近,联合国妇女署在越南开展的一项研究不仅考察了妇女的收入损失以及用于医疗、警方介入、法律援助、心理咨询和司法支持等方面的现金支出,还考察了损失的学费,即子女因母亲遭受家暴而旷课带来的学费损失。总的代价接近越南国内生产总值的1.4%。

上述数字可能是相当保守的,因为许多妇女遭受家庭暴力后并不声张,很多研究也没有或无法确定家庭暴力对下一代造成的长期损失或影响。

这些影响可能是隐性的。有证据表明,儿时亲眼目睹的家庭暴力在孩子成年后会重复这种模式。儿时目睹过家庭暴力的成年男性施暴的可能性是儿时未目睹过家庭暴力男性的2-3倍。目睹过家庭暴力的女童在成年后更有可能成为家庭暴力的受害者。

发达国家开展的医学研究发现,儿时暴露于家庭暴力之下与成人后的健康问题之间有一定联系。来自存在家庭暴力现象家庭的美国儿童罹患癌症、中风或心脏病的可能性要高出2-3倍,其酗酒的可能性要高出5-10倍。

因此,重要的不仅仅是家庭暴力目前造成的损失,我们也要考虑到家庭暴力今后对医疗卫生系统造成的损失。

那么,要打破这一恶性循环,需要采取哪些措施?我们知道,没有任何单一的方法可以终结针对妇女和女童的暴力。要终结暴力,需要在多方面同时采取行动。我们需要有效的、更能针对妇女需求的法律;我们需要对暴力受害者提供快速的、全方位的支持,如设置热线电话、提供应急庇护场所和心理关爱、实施帮助妇女实现经济独立的计划和提供儿童福利服务;我们也需要开展教育和宣传活动,帮助改变公众对家庭暴力的看法,即家庭暴力可以接受或关起门来施暴就可以不受惩罚。

所有这些措施的贯彻需要各方协同努力。有所作为的成本要大大低于不作为造成的损失。

在一个完美的世界,我们无需通过确定家庭暴力的代价来使暴力停止。家庭暴力必须要停止,因为它是错误的。而在我们这个不完美的世界里,可能正是所确定的代价最终才能说服决策者、社区和社会严肃认真地对待家庭暴力问题。

我们现在就要开展关于代价的对话。如果各方协同努力来确定针对女性的暴力造成的损失,就能帮助揭示出如下事实:我们大家包括纳税人、企业和政府均要为施暴者打出的每一拳、踢出的每一脚以及实施的每一次强奸付出一定代价。家庭暴力不仅限于家庭,最终会发展成全国性暴力,进而对人人造成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