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世界银行集团行长金墉: 歧视法律化代价高昂

世界银行集团行长金墉

《华盛顿邮报》

2014年2月28日

我在爱荷华州长大,常常会单凭外观作出判断。在商店里,陌生人受热门电视剧“功夫”影响,朝我做空手道劈掌的动作。我在高中球队打四分卫时,对手不惜将我撞倒在地,用种族主义的语言辱骂我。

这些事件令我感觉不安和难堪,但与世界各地许许多多仅仅是因为性别、年龄、种族或性取向而受到歧视的人们相比,这些羞辱就不值一提了。

我之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乌干达本周颁布了一项法律,有可能将那些被定罪为同性恋的人判处终身监禁,另外在尼日利亚的反同性恋法律今年生效之后针对同性恋者的暴力事件不断增多。

这些国家现在成了新闻,但我们的关注点还应当更广泛:另外还有81个国家 —— 分布在美洲、亚洲、非洲和中东各地 ——也已通过法律宣布同性恋为非法。在美国,虽然亚利桑那州州长本周否决了一项允许商家拒绝为同性恋服务的法案,但是有9个州有法律限制公立学校的教师谈论同性恋问题。世界上有 100多个国家歧视妇女。更多的国家还存在歧视少数民族的法律。

制度化歧视不利于人民和社会。歧视现象的普遍存在也不利于经济。有明确的证据显示,如果社会制定法律阻碍有生产能力的人充分参与就业,经济就会蒙受损失。

歧视妇女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世界银行去年对143个经济体做的一项调研发现,其中128个国家仍至少有一项法律男女有别,从而限制了妇女的经济机会。这些法律障碍包括阻碍女性独立取得身份证、拥有或使用财产、获得信贷或就业。

在15个经济体中,丈夫可以阻止妻子工作,虽然在过去两年科特迪瓦、马里和多哥对这种限制进行了改革。

Open Quotes

有明确的证据显示,如果社会制定法律阻碍有生产能力的人充分参与就业,经济就会蒙受损失。 Close Quotes

金墉
世界银行集团行长

这种歧视性的法律和惯例所造成的经济损失是巨大的。去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在中东和北非地区,女性的经济活动参与率偏低,导致的收入损失达27%。同一项研究估计,在南亚和拉丁美洲地区,将女性就业率和创业率提高到男性同等水平,可以将这两个地区的平均收入分别提高19%和14%。

基于其他因素如年龄、种族或性取向的歧视,具有同样的恶果。例如,一个国家限制性权利的立法会影响跨国公司在该国投资或将经营活动本地化,从而损害国家的竞争力。

最近颁布的这些反同性恋法律,以及多年来已登记在案的许多其他此类法律,都有极大的讽刺意义。就在15年前,一群同性恋男人和女人—— 主要是在美国但也在欧洲和非洲部分地区——凭借他们全部的智慧、精力和创造力,争取扩大对全体艾滋病感染者的治疗。 在2000年,发展中国家只有5万人接受艾滋病治疗。而今天,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这些同性恋活动家和其他人的努力,超过10亿人正在接受艾滋病的药物治疗,其中大部分人在非洲。

在世界银行集团,今后几个月我们将围绕广义上的歧视及其对影响我们的项目和同性恋员工会产生什么影响,充分展开内部讨论。我的看法是,消除一切制度化歧视的斗争是一项当务之急。

毕竟,底线是明确的:消除歧视,不仅是正确的事情,也是至关重要的,唯此才能确保我们在所有社会——无论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北方或南方、美洲或非洲——实现持续、均衡和包容性经济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