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西非抗击埃博拉之战的缺失

2014年9月1日

世界银行集团金墉与保罗•法默 华盛顿邮报

假如埃博拉疫情不是发生在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而是发生在华盛顿、纽约或波士顿,那么现有的医疗卫生系统无疑能够遏制其病毒蔓延进而消除这一疾病。

医院会隔离疑似病例,卫生工作人员会配备适当的防护衣物及设备,医生护士会提供有效的医疗护理,包括对脱水、肝肾功能损害、出血和电解质紊乱的综合管理,实验室会对有害材料进行适当的处理,公共卫生指挥中心会指导采取应对措施并将疫情清楚地通报给公众。

埃博拉病毒是通过与患者体液的直接接触传播的,其传染几率低于通过空气传播的疾病如肺结核。运转良好的卫生系统能够阻止埃博拉病毒的传播,同时我们相信也能够挽救大部分患者的生命。

那么为什么这些事情没有发生在西非而且已有超过1500人死于埃博拉?

随着国际机构从这三个国家撤离人员,航空公司停飞商业航班,周边国家关闭边境,一些人认为遏制疫情蔓延几乎是不可能的,理由是公共卫生系统能力太弱,提供有效治疗的成本太高,卫生工作者人数太少。

但是埃博拉在其他爆发地均已得到遏制,在西非也应能得到遏制。我们目睹这一危机发展至此与其说是源于病毒本身,不如说更是由于致命的错误偏见导致了对疫情爆发的灾难性反应。

可悲的是,尽管事实一再证明不正确,但这些偏见仍然根深蒂固。

就在15年前,西方专家还曾断言阻止在非洲等地造成数百万人死亡的全球艾滋病危机是不可能的。

但如今在国际社会以及非洲各国的努力下,逾千万非洲人得到救治。

不作为的观点多年来被当作不开展防控耐药性结核病、疟疾及其他许多以穷人为主的疾病的借口。

但实际情况是:今天的埃博拉危机是基本医疗卫生服务中不平等现象长期存在和日益严重的反映。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自身不具备遏制疫情爆发所需要的人员、物资和体系。根据利比里亚卫生部的说法,疫情爆发前利比里亚的公共卫生设施里仅有50名医生,而他们要为430万人口服务。

要想遏制疫情蔓延,我们需要做出与挑战相当的应急响应,我们需要拥有必要资源和知识的国际组织和国家挺身而出与西非各国政府合作,按照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埃博拉应对路线图做出认真和协调一致的应对。

许多人正在毫无必要地死去。从历史上看,在缺乏有效医疗护理的情况下,常见急性感染的特点就是高死亡率,非洲的埃博拉也不例外。

1967年在德国和南斯拉夫爆发类似埃博拉的马堡出血热,致死率为23%,相比之下后来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国病例的致死率达到86%。不同的是,德国和南斯拉夫拥有运转良好的卫生系统和有效治疗患者的资源,而今天遭遇埃博拉的西非国家则一无所有。

在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以及世界各国采取强有力的公共卫生应对措施的情况下,病毒是能够遏制的,根据最保守的估计此次爆发超过50%的致死率会大幅下降,或许可以降到20%以下。

我们正处于一个危险时刻,三个埃博拉疫情最严重的西非国家都是脆弱国家,在经历了数十年战争和治理不善之后近年来取得了强劲的经济增长。我们掌握了必要的知识、工具和资源,若任由这场危机进一步升级是可耻的。数万人的生命、西非的未来、数百万人民来之不易的经济和健康成果岌岌可危。

首次发表于华盛顿邮报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