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欢迎新伙伴加入反贫困斗争

2015年6月8日


金墉 新浪财经金墉专栏

在过去25年里,全世界10多亿人摆脱了极贫状态,各国政府促进经济增长和投资于人的努力起了很大作用。

目前世界上还有近10亿人仍陷于贫困,我们现在有机会成为人类历史上消除极度贫困的第一代人。这件事不会是轻而易举的,需要许多机构协调配合共同努力,但这是完全有可能做到的。

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的反贫困倡导者。所以我对中国牵头成立亚投行表示欢迎,我们相信亚投行拥有巨大潜力来帮助亚洲兴建电厂、道路、桥梁、学校和诊所,创造就业,促进经济发展。

在涉及促进低收入国家和中等收入国家发展的问题上,各机构没有理由成为竞争对手,在对付贫困这个共同敌人方面总有更多的工作要做。

兴建新的基础设施至关重要。我们正在竭尽全力通过世行的私营部门窗口国际金融公司以及世行的公共部门工作,支持各国确定备选基础设施项目并筹集资金。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融资缺口依然巨大,据估计每年可达1万亿至1.5万亿美元,而任何投资公路、铁路、港口、机场以及其他基础设施的新的资金来源都会对贫困人口有所助益。

我们已经在与亚投行合作,分享在新机构奠基方面的专业知识,正像我们过去与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的合作一样。有了健全的环境、人力和采购标准,亚投行就能成为发展进程中的一股强大的新势力。

毫无疑问,中等收入国家和低收入国家领导人促进发展的愿望日益强烈,其中许多领导人都希望加快本国成为中等收入国家或高收入国家的步伐。

世界银行集团坚信,确立设定时限的目标有助于达到我们的目的。我们制定了两大目标:到2030年终结极度贫困,提升发展中国家40%最贫困人口的收入与福祉。

为了实现这些目标,我们正与各国政府合作制定度身定制的减贫计划。这些减贫计划将依据对包括人口和极贫人群所在地在内的诸多国情因素的分析,明确各国消除贫困和促进共享繁荣所需要的各种类型的投资,这些项目中有许多肯定将由我们的合作伙伴牵头。

上个月我访问雅加达,拜会了佐科·维多多总统等印尼国家领导人,他们促进经济发展和抗击贫困的愿景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也更多地了解了印尼的发展需求,包括应对健康危机(印尼儿童发育不良率据估计高达37%)和未来五年据估计超过600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融资缺口。

在访问中,我考察了顺达哥拉巴港和丹戎普瑞克港。顺达哥拉巴港是一个老港,可以停泊双桅木帆船,靠工人肩挑背扛给船舶装货。与此相反,丹戎普瑞克港是一个工业化港口,巨大的集装箱吊车把20英尺集装箱吊到现代化货轮的甲板上。

这个双港故事说明,投资港口基础设施可以给印尼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一位印尼港口官员对我说,如果印尼能把GDP中的物流成本占比从目前的24%降低到16%,即相当于泰国的水平,每年就能节省700亿至800亿美元,吸引更多的全球制造厂商。

这就是我们工作的核心:帮助各国应对最严峻的发展挑战和建设经济找到解决对策,这将有助于创造就业和提高贫困人群的收入。对于印尼及亚洲其他国家来说,更多的合作伙伴意味着更大的发展,而更大的发展意味着我们能够终结贫困。

2015年6月4日首次发表于新浪财经金墉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