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中国能够在全球经济中发挥领导力

2017年1月17日


郝福满

本周,政府决策者、企业领导人和顶尖专家学者齐聚瑞士达沃斯,出席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在本届论坛 “领导力:应势而为,勇于担当”这一主题下,各国代表将就收入不平等、经济焦虑、保护主义抬头以及反对全球化与开放声浪高涨展开辩论。全球化与开放在过去几十年里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但也使大批民众落在后面。本届论坛召开的背景是2016年政坛变动后政策不确定和今年德国、法国及其他国家即将迎来大选导致经济不确定性上升,这些国家的经济总量占全球GDP 30%左右。

据世界银行最近发布的《2017年全球经济展望》估计,由于全球贸易停滞,投资放缓,政策不确定性骤增,2016年全球增长速度放慢至2.3%的危机后低点,预计2017年出现温和复苏,预测全球增长加快至2.7%,主要依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推动,特别是俄罗斯和巴西等大型大宗商品出口国。

中国预计2017年增长6.5%,继续作为拉动全球增长的引擎之一。虽然预计2018-2019年中国会进一步放慢增长速度至6.3%,反映出外需疲软、全球贸易前景不确定和私人投资放缓的影响,但预期宏观经济政策将继续支持经济活动,帮助顺利推进产能过剩行业的结构调整。随着政府旨在减少杠杆率上升风险的措施得到落实,政策支持可能更多地来自财政方面。从工业转向服务业、投资转向消费的再平衡进程预计将放慢速度,同时继续实行财政刺激支持产业发展,近几个月工资增长放慢的影响已从消费增长放慢中反映出来。

全球增长仍有可能出现意外惊喜,特别是如果美国实行财政刺激的话,但政策不确定性带来的下行风险、保护主义压力和金融市场动荡风险依然是影响全球经济发展前景的主导因素。

政策不确定性有可能导致投资进一步放缓。2010年以来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投资增速显著放缓,投资增长放慢在最大的新兴市场和大宗商品出口国表现最为明显,但目前也已波及到这些经济体中的大多数。投资增长放慢反映出抑制投资的各种制约因素,包括贸易条件恶化、外国直接投资流入放缓、私人债务负担和政治风险上升。目前的投资疲弱状况延缓了资本积累和生产率增长速度,拖累了未来的增长。因此,去年在杭州召开的G20峰会通过的旨在促进投资的周期性和结构性政策在今天仍具有现实意义。

保护主义情绪上升可能会削弱贸易增长,这个昔日的增长引擎近年来一直启动乏力。2016年全球贸易增长创下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发挥作用的结构性力量令人担忧,其中包括全球价值链一体化速度放慢和贸易自由化遭遇强劲逆风。全球价值链的不断成熟,也导致全球GDP增加所带来的贸易量减少。这种趋势在全球金融危机前就已显出端倪,近年来日益加剧。在主要发达经济体中,全球价值链参与度降低在美国和日本尤为明显。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中国国内的中间产品产业日趋成熟,也导致经济增长的贸易强度下降。与此同时,大多数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通过转向更复杂、附加值更高的产品,攀登价值链仍大有潜力可挖,但前提是全球贸易环境允许。

新的贸易限制在2016年达到危机后的高点。在全球贸易疲弱、主要发达经济体实际收入增长停滞和主要储备货币之间货币流动显著的环境中,保护主义逐渐上升。例如,在2016年,G20国家采取的贸易限制措施数量超过贸易便利化措施。反倾销措施、反补贴税和保障措施是发达国家最普遍使用的手段,而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则采用了范围广泛的限制措施,其中包括进口关税和出口税。在不违背现有协定的情况下,世贸组织成员国能够把进口税提高两倍,而这样做会使世界贸易下降10%,给全世界造成巨大的福利损失。在保护主义浪潮日益高涨中取消现有贸易协定会极大地加剧这种福利损失。

达沃斯是一个讨论如何扭转日益高涨的反全球化和反贸易浪潮的契机,以政府最高领导人为代表的中国能够发挥重要作用。中国不仅是过去30年开放与全球化的主要受益者,近年来也在国际贸易与发展中发挥了领导作用,并在作为其基础的全球性机构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各国在确保贸易带来的收益得到更好的分享和加强对开放与贸易的支持方面自身大有可为,包括改善社会安全网、增加人力投资、采取积极的劳动力市场政策帮助衰落行业的工人转移到生产率更高的职业。此时此刻,需要做出更多努力。也许最重要的是强大的领导力来维护过去曾造福世界的国际经济体系,并使其适合目前的需求与现实。中国正是当今世界能够发挥这种领导力的少数几个国家之一。

(本文英文版于2017年1月17日发表于《China Daily》,作者为世界银行中国局局长)

 






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