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世界经济能否逆势而上(经济透视)

2017年2月15日


阿伊汗·高斯,世界银行发展预测局局长 《 人民日报 》

世界经济步履蹒跚地走过了2016年。国际贸易疲弱、投资不振与其他负面因素交织,使去年成为2009年以来增长最缓慢的一年。较之于去年,今年的展望谨慎乐观,但主要经济体政策走向的不确定性,给经济复苏投下了巨大阴影。

根据世界银行最新预测,2017年世界经济增长预计从去年的2.3%上升到2.7%,其中发达经济体的增长预计为1.8%,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有望从去年的3.4%提升到4.2%。随着大宗商品价格特别是油价的回升,大宗商品出口国和进口国之间经济增速背离的现象将缩小。2017年,中国经济的增长率预计为6.5%,这一增速反映出外需疲软、全球贸易的不确定性加剧以及私人投资的放缓。

美国经济的影响力依旧广泛而深远,美国经济政策的变化将给全球带来深刻影响。无论什么原因导致美国财政状况收紧,都会扩散到全球金融市场,对高度依赖外部融资的新兴市场造成冲击。目前,全世界都在聚焦美国的经济政策,但在具体政策颁布之前,我们很难去综合评估美国的政策将对美国及其他国家造成哪些影响。

另一个受到关注的负面因素,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近年来投资的大量减少。这些国家的投资增速从2010年的平均10%下降到2016年的3.5%。投资的减少最初仅体现在最大的几个新兴市场和大宗商品出口国及发展中国家,但目前已扩散至其他国家。事实上,在绝大多数国家,投资增速已降至25年来最低——除了世界经济严重衰退的那几年。

造成这些问题的根源并非某个特定因素。脆弱的增长预期,大宗商品价格跳水,外国直接投资受抑,主要经济体政策和政治上的不确定性,以及私人债务高企,都对投资减缓产生了影响。投资的疲软对经济的影响是潜伏性和侵蚀性的,它会减缓资本的深化,阻碍城镇化进程,限制未来的增长潜力。

中国已深刻融入世界经济,其进口量和产出均占世界1/10,投资占到全球的1/5。近几年在政策导向作用下,中国经济正朝着再平衡、更加可持续的增长模式发展。在这个进程中,中国的投资增长从2012年的21%下降到2015年的10%,其中私营部门的放缓最为显著。

在这个充满挑战的大环境下,周期性和结构性的政策都有各自的重要作用。在发达经济体,低利率和负利率限制了货币政策,但赋予了积极财政政策一定的空间。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应该在财政政策的调整和政策手段中寻求平衡,以降低经济的脆弱性。

如果政策制定者希望新一年能有新的气象,他们应该寻求选择明确的促进可持续增长的路径。有益的政策举措包括增加人力资本和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投资,促进贸易,大力改善国外直接投资和技术交流的环境。在这些措施的带动下,2017年也许会成为强劲增长的起步之年。

(作者为世界银行发展预测局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