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稿

世界银行建议重新思考国家在金融业中的作用

2012年9月13日



2012年9月13日,华盛顿:世界银行新报告建议,重新思考国家在金融部门中的作用,以使政府能够在危机爆发时更好地平衡信贷需求和给银行提供应急支持与促进加强透明度和竞争的措施之间的关系。

世界银行集团常务副行长马哈默德·穆辛丁说:“政府需要提供强有力的监管,确保金融业的健康竞争。政府还需要支持金融基础设施建设,譬如提高信用信息的质量和促进系统性的共享。但是,政府直接参与发放信贷的结果好坏参半,值得认真研究。在我们走出全球金融危机之际,政府可能要考虑转向间接干预。”

《全球金融发展报告:重新思考国家在金融业中的作用》报告审视了世界各国的金融体系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表现。报告发布时间正值2008年雷曼兄弟倒闭标志全球金融危机达到顶点的周年纪念日。报告援引几项新的全球性调研的结果,汇总210个经济体自1960年代以来的独特的国别数据。

报告回溯了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金融体系的表现,评估了截至目前其恢复程度,从以下四个特点做了分析——金融机构和市场的规模、金融可及性、效率、稳定性。报告作者确认,发展中经济体的金融体系与发达经济体的金融体系相比其深度不够,金融可及性滞后,但在稳定性方面差异不大。

报告的原创性贡献之一是关于国有银行。在危机期间,许多发展中经济体求助于国有银行来克服信贷紧缩。在智利、突尼斯等国,政府给国有银行大量注资以支持现有贷款或给出口厂商或中小企业提供新的贷款。韩国提高了国有银行的信贷上限,印度和突尼斯对国有银行规定了信用额度,巴西和中国最大的国有银行在危机期间显著扩大了信贷规模。

报告发现,此类干预措施帮助遏制了危机蔓延,但可能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贷款效率低下,有时是出于政治动机,反过来导致了扭曲,而随着对国有银行大量注资或者对其规定新的信用额度以鼓励对出厂商商和中小企业贷款从而使扭曲进一步放大。在有些情况下,国有银行在经济复苏期间仍在继续提供信贷,引起了对其可能挤走民营银行的担忧。

对过去危机的新老研究都揭示,银行国有制与金融发展水平低、金融不稳定程度高及经济增长速度慢存在一定的相关关系。报告建议各国认真考虑国有银行带来的风险,关注其治理方式,这一点在制度环境薄弱的情况下尤其具有挑战性。

报告还回顾了近年来国家作为管理者和监督者的成功与失败案例。外部评估显示,在很多地方,譬如在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加坡,监督发挥了良好的作用。而且,许多发展中经济体对引发危机的风险行为的暴露有限,多数得以避免彻底陷入困境,包括马来西亚、秘鲁等国,他们采取了审慎政策而获得赞誉。尽管如此,部分国家受到直接打击,特别是在欧洲和中亚地区,对母银行的依赖和在危机爆发前资金失衡不断加剧致使许多国家弱不堪击。

报告作者分析了遭受危机重创的国家与境遇较好的国家对比所具有的共同特点。未受危机影响的国家往往拥有不那么复杂且执行更为得力的法规。遭受危机的国家允许放松对资本的严格定义,在计算信用风险资本要求方面也不那么严格,而且只有25%的国家对贷款和预付款有一般的规定要求(相对于未受危机影响国家该比例为70%)。

报告驳斥了认为危机国家的金融业内“竞争过多”的观点。世界银行发展政策局局长兼金融与私营部门发展部首席经济学家阿斯利·德米古-昆特说:“报告中阐述的研究成果表明,在具有良好监督的情况下,更多的竞争实际上能够帮助提高效率,增进金融服务的可及性,又不会破坏稳定。”

世界银行集团与各成员国合作,支持他们在经济增长和减贫的同时发展金融体系并保持其稳定。世界银行主管金融与私营部门发展的副行长吕万说:“世行集团在危机期间将贷款约16%投入金融业,比危机爆发前的8%增加了一倍。这份报告是世行继续承诺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知识、业务支持和贷款服务的一部分,这包括在金融危机期间和在经济扩张的时代。”

《全球金融发展报告》可通过互动网站下载,相关数据可通过世行公开数据网站免费下载。

媒体联系人
华盛顿
Merrell Tuck
电话: (202) 473-9516
mtuckprimdahl@worldbank.org
华盛顿
Nicole Frost
电话: (202) 458-0511
nfrost@worldbank.org


新闻稿编号
2013/059/DEC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