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稿

气候变暖导致极端天气造成损失增加

2013年11月18日

新报告呼吁加大气候与灾害风险管理投入

2013年11月18日,波兰华沙:随着全球气候不断变化,与地球变暖相关的极端天气更加频繁,导致损失和破坏日益增大。虽然所有国家都受到影响,但发展中国家首当其冲,日益严重的洪水、干旱和风暴对人民的生活和生计造成的损失越来越大。

世界银行集团行长金墉说:“有史以来最强台风海燕袭击了菲律宾,使得气候变化导致极端天气事件日益严重对穷人造成最大伤害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虽然眼前的救灾工作必须成为我们今天首要关注的中心,但这个悲惨事件表明,世界在减缓温室气体排放和帮助各国准备应对更大的气候和灾害风险方面再也不能迟疑不决了。”

世界银行今天在华沙举行联合国气候变化谈判期间发布的新报告指出,帮助脆弱国家适应气候变化以及做好天气相关的灾害准备和应对,还有很多工作可做。《建立韧性:将气候与灾害风险纳入发展》报告审视了气候变化逐渐或缓慢发生的影响,如海平面上升、淡水资源盐渍化和干旱,以及如洪水、热浪或飓风等极端天气事件。

该报告撰写于飓风海燕给菲律宾造成严重破坏之前,报告阐述了天气灾害带来的生活和工作损失以及对私有财产和基础设施造成的损失和破坏,特别是对穷人的影响。

世界银行主管可持续发展的副行长雷切尔∙凯特说:“在过去30年里,自然灾害已给全世界造成超过2.5亿人丧生和近4万亿美元的经济损失。经济损失还在上升——从1980年每年500亿美元到2012年增加到每年接近2000亿美元。而且这些损失中三分之一是极端天气造成的。虽然不能把单一的天气事件与气候变化联系起来,但科学家们警告说,如果对气候变化不加遏制,极端天气事件就会不断加剧。”

以世界银行集团的经验教训为重点,世行新报告呼吁各国政府和国际发展界开展跨学科和跨部门的合作,建立长期韧性,降低灾害风险,避免未来无法管控的成本。

报告的主要结论包括:

  • 灾害导致的损失和破坏在过去30年间不断增加,已从1980年的年均约500亿美元增加到2012年的年均接近2000亿美元。根据慕尼黑再保险公司的数据,在此期间报告的灾害损失据估计总额达3.8万亿美元,其中74%是由于极端天气。
  • 与天气相关的经济影响对快速增长的中等收入国家尤其巨大,原因是越来越多的宝贵资产暴露在外。在2001至2006年的6年间,灾害对其的平均影响相当于GDP的1%,比高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高十倍。
  • 灾害对较小、收入较低且应对能力最差的的国家的影响尤为严重。例如,2010年飓风托马斯侵袭给圣卢西亚留下满目疮痍, 43%的GDP被一扫而尽。在非洲之角, 2008至2011年的长期持续干旱在最严重时令1330万人面临粮荒,据估计仅肯尼亚一国损失总计就高达121亿美元。
  • 建立抵御气候和灾害的韧性可以挽救生命和生计,保护穷人防范气候冲击。早期预警系统已被证明可以在世界范围内挽救无数生命,其回报通常是初始成本投入的4至36倍以上。2013年飓风菲林袭击印度奥里萨邦和安得拉邦,由于经过了多年的灾害风险预防和准备,只有 40人丧生,而在1999年的类似事件中有10,000人丧生。
  • 尽管有前期投入成本但其收益巨大。灾害评估经验表明,建设更安全的基础设施比取代原有结构的成本高10-50%。对于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成本可能要高很多。例如,在2008年纳米比亚洪灾之后,需要投资在洪水易发地区提升道路和改善排水,其成本是受损结构重置价值的5.5倍。
  • 关于如何建立韧性已有大量知识,但需要在相关机构和学科之间加强合作。世界银行和其他合作伙伴在建立韧性领域积累了丰富的全球专业知识,但需要更好地协调气候和灾害管理议程以防止地方能力和全球资源的碎片化。

世界银行提供、汇合和利用不同类型的资金来帮助各国应对气候和灾害风险。世界银行通过全球基金减灾与恢复基金和气候韧性试点方案,已经帮助了70多个国家将气候和灾害风险管理纳入其发展规划和投资。

此外,世行还为为高危国家和人群提供咨询建议、工具、网络平台以及特定国别风险评估。

凯特说: “在世界银行集团,我们把灾害风险管理放在议程的首位。 遗憾的是,我们必须提升和整合灾害风险与发展。我们可以帮助政府改善计划流程,制定抗灾标准,建立早期预警系统。世行在这个领域的投资正在迅速增加,我们在这个领域的投资每3块钱就有2块钱用于预防和准备,而不仅仅是应对。”

在飓风海燕过后,世界银行正在与菲律宾政府密切合作,我们随时准备以力所能及的任何方式支持其恢复重建。

《建立韧性:将气候与灾害风险纳入发展》报告是由世界银行与全球救灾与灾后恢复基金编制的。下载报告请登录:www.worldbank/climatechange

媒体联系人
新闻稿编号
2014/189/SD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