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稿

高风险行为对全球健康威胁日益增大

2013年11月20日

世界银行新报告称政策干预可扭转高风险行为上升趋势

2013年11月20日,华盛顿:世界银行新报告警告说高风险行为,如吸烟、使用非法药物、酗酒、不健康的饮食和不安全的性行为,在全球各地呈上升趋势,对个人健康构成的威胁日益增大,在发展中国家尤为如此。报告审视了导致这些行为的个人选择是怎样形成的,并研究了运用立法、税收、改变不良行为运动和现金转移支付等干预措施进行遏制的效果。

《拿你的健康冒险:高风险行为的原因、后果和预防干预》报告的结论认为,例如,立法和税收往往比较有效,特别是在与强有力的执法机制相结合的情况下。现金转移支付也被证明在某些情况下是有效的。改变不良行为的运动,如以学校为基础的性教育和热量标签法律等本身往往效果不大,但可与广泛的改变高风险行为运动相配合。

世界银行研究局高级经济学家、报告主编达米安·沃尔格说:“高风险行为不仅危害个人健康和缩短预期寿命,而且往往还会对别人造成后果。高风险行为对个人、家庭和整个社会带来的健康后果和经济代价是巨大的,因此有理由进行公共干预。”

报告发现,虽然近年来在干预和治疗方面取得了进展,但艾滋病作为高风险性行为最严重的后果之一,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依旧是一个沉重负担,在成年人中艾滋病感染率达11%,尤其是南锥地区成年人感染率高达26%。

在过去10年间,吸毒和酗酒情况相对比较稳定,但吸烟和与不健康的饮食相联系的肥胖症在许多发展中国家呈上升趋势,有可能导致发病率和死亡率大幅增加。全世界成年人口中近20%吸烟,而吸烟导致的死亡占全球男性死亡人数的15%以上,占女性死亡人数的7%。虽然在发达国家吸烟率出现下降,但在许多发展中国家却呈上升态势。

由于不健康的食物和缺乏体力运动导致的肥胖症在发展中国家也出现上升,尤其是在中东、太平洋群岛和拉美加勒比等地,在这些地区许多国家的男性肥胖率超过20%,女性超过40%。

报告认为,从事此类高风险行为,从长期来看会对个人的生产率造成严重损害。由于与那些从事高风险行为人员的亲近的人可能也会出现生产率下降,从而使整个社会受害。例如,儿童的风险特别大,他们可能会由于父母一方患病而辍学,抑或由于早期接触有害物质致使认知能力发展受损。

此外,在大多数低收入国家,由于缺乏健康保险和公共或私人残疾福利,很难为这些代价高昂的后果正式投保。根据世界银行的《世界发展指标》,2011年在低收入国家,75%的私人健康支出是个人自负的。

世界银行集团健康、营养与人口局局长蒂姆·伊万斯说:“在贫困人口中常见的个人高风险行为对整个人口都会产生涟漪效应,严重影响家庭的潜能,损害我们近年来所看到低收入国家和中等收入国家在健康和经济方面取得的巨大进步。通过为良好的健康选择创造社会条件,扭转这些不良行为趋势,会给全球各国和所有家庭带来红利,最终帮助我们终结极度贫困和促进包容性和健康的增长。”

报告的结论认为,与高风险行为相关的成本和溢出效应为公共干预提供了充足的理由,特定的政策如果得到妥善实施,就可以提高整体福利。有证据证明,立法往往比较有效,特别是在具有强大的执法机制的情况下。税收政策是预防吸烟和酗酒的高效率的机制。大部分证据来自发达国家,但也有越来越多来自发展中国家的证据,如中国和印尼的烟草税和肯尼亚的酒类价格,都指向同一方向。

媒体联系人
华盛顿

Mohamad Al-Arief
电话: (202) 458-0119

广播电视

Natalia Cieslik
电话: (202) 458-9369

新闻稿编号
2014/182/HD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