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稿

世界银行称全球经济处于转折点

2014年1月14日

2014年经济增长前景易受美国退出量化宽松的影响

2014114日,华盛顿: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称,世界经济预计今年会逐步走强,经过五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后,发展中国家和高收入经济体的增长率看来终于逐渐走出谷底。

支撑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走强的因素是高收入国家的增速加快和中国的持续强劲增长。不过,增长前景仍容易遭遇来自全球利率上升和资本流动潜在波动的逆风,特别是当美联储开始退出其大规模的货币刺激政策之际。

世界银行集团行长金墉说:“高收入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看来都在逐步走强,但下行风险继续对全球经济复苏构成威胁。发达经济体表现出复苏势头,这会在未来数月里支撑发展中国家更强劲的增长。不过,要想加快减贫步伐,发展中国家需要实行有利于促进就业、加强金融体系和巩固社会安全网的结构改革。”

今年的全球GDP增长率预计将会从2013年的2.4%提高到3.2%,之后逐渐趋稳,2015年和2016年[1]分别达到3.4%和3.5%,初始增长加速主要反映出高收入经济体的增长走强。

发展中国家今年的经济增长率预计将从2013年的4.8%上升至5.3%,低于早先的预期,在2015年达到5.5%,2016年达到5.7%。虽然这一增长率与2003年至2007年的高增长时期相比大约低2.2个百分点,但较低的增速并不令人担忧。几乎所有的差异都反映出危机前不可持续的高速增长逐步降温,并非源于发展中国家增长潜力减少的缘故。此外,与上世纪80年代及90年代初期相比,即使这种较低的增长速度也代表着巨大(60%)的改善。

对于高收入国家,财政整顿和政策不确定性对增长的拖累将会有所缓解,有助推动今年的经济增长从2013年的1.3%上升至2.2%,在2015年和2016年稳定在2.4%。在高收入经济体中,美国的经济复苏一马当先,截至目前已连续保持10个季度的GDP增长。美国经济预计今年增长2.8%(2013年为1.8%),2015年可达2.9%,2016年可达3.0%。欧元区的经济增长经过两年收缩后,预计今年可达1.1%,2015年和2016年分别可达1.4%和1.5%。

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考什克·巴苏说:“全球经济指标呈现改善。但无需特别精明的人也能看出在表象之下潜伏的危险。欧元区虽已走出衰退,但好几个国家的人均收入仍在下滑。我们预计发展中国家的增长在2014年会超过5%,其中有些国家还会超出相当幅度,安哥拉预计可以达到8%,中国达到7.7%,印度达到6.2%。但重要的是要避免政策凝滞,以防新生的绿芽变成枯萎的残茬。”

发展中国家面临着来自高收入国家的制衡力。一方面,高收入国家的增长走强会刺激对发展中国家出口产品的需求。另一方面,利率上升会对资本流动产生抑制作用。报告预测今年的全球贸易增长率将从估计2013年的3.1%上升到4.6%,2015年和2016年可达5.1%。

然而,大宗商品价格下落会继续影响贸易收入。从2011年年初达到峰顶到最近2013年11月跌至低位的这段时间内,能源和粮食的实际价格分别下落了9%和13%,金属和矿产品价格下落了30%。大宗商品价格面临的这种下行压力预计还会持续存在,原因之一是供应增加。

世行发展预测局代理局长、报告主笔安德鲁·伯恩斯说:“高收入国家的复苏加快是非常令人欢迎的,但随着货币政策收紧也带来了破坏性风险。迄今为止,量化宽松逐步退出进展顺利。但如果利率上升过快,发展中国家的资本流入就有可能在数月内下降50%以上,就有可能在某些比较脆弱的国家引发危机。”

发展中国家的私人资本流入对于全球金融形势仍很敏感。随着高收入国家的货币政策随着经济增长走强而回归常态化,全球利率预计会缓慢上升。预计金融形势的有序收紧对发展中国家的投资与增长的影响将是温和的,发展中国家的资本流入预计将从2013年发展中国家GDP占比的4.6%逐渐缩减至2016年4.1%。然而,假如出现诸如2013年春夏之际对量化宽松何时退出的种种猜测所引发的无序调整,利率上调速度就有可能大幅加快。取决于市场反应的严重程度,发展中国家的资本流入就有可能在数月内锐减50%以上。在这种情境下,经常账户存在巨额赤字的国家、外债占比较大的国家以及近年来信贷大量扩张的国家最容易受其影响。

报告指出,虽然过去5年间占据全球经济的主要尾部风险已经消退,但潜在的挑战依旧存在。此外,虽然发展中国家采取了财政和货币刺激措施来应对全球金融危机,但此类措施的适用范围已经缩小,大多数国家的政府预算和经常账户余额都存在赤字。

政策制定者现在需要考虑他们如何应对全球金融形势的收紧。具有充足政策缓冲和投资者信心的国家也许能够依靠市场机制、反周期宏观经济和审慎政策来应对资本流入减少。在其他情况下,比如可操作范围比较有限的情况下,国家可能不得不收紧财政政策以减少融资需求,抑或调高利率以吸引更多的资本流入。在存在充足外汇储备的情况下,可以利用外汇储备来延缓汇率调整的速度,同时,放松资本流入管制并对外国直接投资采取激励措施,可能有助于实现平稳调整。最后,通过改善较长期的增长前景,可信的改革议程能够在提振投资者和市场信心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这样也可以启动在中期实现增强投资包括外资和产出增长的良性循环。

报告全文及相关数据集见:www.worldbank.org/globaloutlook

地区概要:

东亚太平洋地区2013年的增长率据估计为7.2%,连续第三年放缓,主要原因是印尼、马来西亚和泰国增长放慢、大宗商品收入减少以及为解决国内经济过热而采取的政策收紧削弱了经济活动。实行扩张性政策期间所产生的国内脆弱性仍是该地区的一个抑制因素。中国的GDP预计2014年将持平在7.7%,此后两年放慢至7.5%,反映了去杠杆化和减少对政策性投资的依赖的结果。该地区容易受到中国投资的无序调整和全球融资形势突然收紧的风险影响。大宗商品出口国还容易受到大宗商品价格降幅超过预期的影响。

东欧中亚地区的发展中国家2013年的增长估计可达3.4%,支撑因素包括对欧洲高收入国家的出口增加以及中亚能源出口国的持续强劲。凭借与欧洲高收入国家紧密的贸易和金融联系,中东欧经济体将从经济复苏中获得最大利益,但出口增加所带来的增长动力一部分将会被国内需求疲软所抵消,而导致内需不振的原因是正在进行的银行业重组、国际金融形势收紧以及一些国家正在进行或者计划中的财政整顿。各种因素的组合将使2014年的增长保持稳定在3.5%,2015年和2016年逐渐上升至3.7%和3.8%。面临的风险包括欧元区或俄罗斯恢复疲弱状态、全球金融形势收紧引起的无序调整以及大宗商品价格进一步暴跌。

拉美加勒比地区的许多国家在2013年全球贸易疲弱、融资形势收紧和大宗商品市场乏力等因素的影响下苦苦挣扎,增长相对疲软。内需增长放缓,尤其是在巴西,但墨西哥的经济活动已开始复苏,中美洲出口出现反弹,这部分归功于巴拿马运河扩建工程。该地区的增长在2014年预计将逐渐回升至2.9%, 2015年达到3.2%,2016年加快至3.7%。强劲的出口增长以及稳定的消费增长预计将支撑巴西的增长率在2016年达到3.7%。取决于美国的经济回升,墨西哥预计2014年增长可达3.4%,2016年加快至4.2%。该地区存在的下行风险包括全球利率的无序波动和大宗商品价格长时间和进一步下跌。

中东北非地区的发展中经济体继续处于低迷。埃及政局动荡、突尼斯政治僵局和叙利亚内战升级及其对邻国黎巴嫩和约旦的外溢效应,削弱了石油进口国的经济活力。与此同时,安全受挫、罢工、基础设施问题以及针对伊朗的国际制裁,都对石油出口国造成了不利影响。该地区的增长在2013年缩水0.1%,在不确定性笼罩的前景下预计还会继续疲弱。该地区2014年的总增长率预测为2.8%,2015年升至3.3%,2016年可达3.6%,远低于该地区的潜力。

南亚地区的增长率在2013年小幅上升至4.6%,反映出印度在高通胀下经济疲软以及经常账户和政府财政赤字的影响。近期以来该地区的出口已出现复苏,原因是外需增强和早些时候的印度卢比贬值。该地区的增长率预计在2014年将改善至5.7%,2016年提高到6.7%,主因是高收入经济体的进口需求复苏和地区投资。但是,预计的回升将取决于宏观经济稳定、坚持政策改革和推进减少供方制约等诸多因素。印度的增长预计将在2014-15财年上升至6%以上, 2016-17财年升至7.1%。经济前景面临的主要风险是财政和政策改革偏离轨道、阿富汗、孟加拉国和印度等国的选举带来的不确定性、通胀预期增加,以及美国退出量化宽松所引起的资本无序调整。

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在资源性投资的强力支持下,其增长率在2013年出现回升。据估计该地区的实际GDP增长率上升至4.7%。除南非外,该地区其他国家平均增长6.0%。在2013年上半年,经济复苏在石油出口国(安哥拉、加蓬、尼日利亚)呈现弱势,而南非的工业产值在三季度出现收缩。内需强劲,外国直接投资流入富有弹性,通胀降低,这些都应有助于支撑该地区的增长率在2014年达到5.3%左右,2015年达到5.4%,2016年达到5.5%。该地区对全球利率上调相对不敏感,但很容易受到大宗商品价格跌幅超过预期和诸多国内风险的影响,这些国内风险包括恶劣天气对当地粮食收成和粮价的影响、政治纷争、尼日利亚北部的安全隐患以及有可能增加运输成本和扰乱地区贸易的几内亚湾海盗袭击事件等。

[1]如果采用2005年购买力平价加权,2014、2015和2016年的全球增长率分别为3.7%、3.9%和4.0%。

 

 

媒体联系人
新闻稿编号
2014/290/DE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