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稿

世行行长金墉称家庭暴力为“暴行”和阻碍妇女及女童发展的“盲点”

2014年3月5日

国际妇女节讲话突出性别与发展关键问题

2014年3月5日,华盛顿:金墉说:“我们这个世界极具毁灭性的现实之一就是战争和冲突中针对妇女的暴力。这是一个不可接受的和有据可查的普遍问题。但我们谈得不够的那种暴力是家庭暴力。如果家庭暴力继续得不到足够的重视,它对女性就意味着她们相比男性更无价值,力量更弱;破坏了她们做出选择和独立行动的能力,不仅影响到她们本身,也影响到她们的家庭、所在社区和经济体。“

金墉说,从全球来看,妇女遭受的最常见的暴力形式出自她们的丈夫、男友或伙伴之手。金墉将这种全世界近三分之一的妇女经历过的这种暴力行为称之为“暴行”。

在三八国际妇女节前夕召开的CARE全国大会上的讲话中,金墉还提到家庭暴力带来的令人震惊的经济后果:“根据保守的估计,因家庭暴力导致的生产力损失大约相当于多数政府花费在小学教育上的经费。”

金墉呼吁重新唤起紧迫感,进一步认清全球各地推进两性平等仍然面临的障碍。他列举了涉及改善妇女和女童生活时常见的“盲点”。 “这并不是说我们没有清楚地认识这个问题,但有时我们忽略了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特别是在距离太近的情况下。我们的大脑会自动地把盲点补上而使画面完整,”金墉说。

第一个盲点是确保教育机会惠及最贫穷最弱势的女童。教育中的性别差距已经缩小,而且三分之二的国家在小学入学方面实现了两性平等。在三分之一以上的国家,中学里女生人数明显超过男生。 

“但是对于贫困女童来说目前情况非常糟糕。虽然在印度和巴基斯坦等国家,较富裕家庭的女童可以和同龄的男童一起上学,但是在最贫穷的20%儿童中,女童平均受教育的年限比男童少五年。在尼日尔,每两个女童中只有一个上小学,每10个女童中只有一个上中学,而最令人震惊的是每50个女童中只有一个上高中。这是一种暴行,” 金墉说。

金墉指出,第二个盲点是,在有些国家虽然女童接受了更多的教育,但并没有转化为扩大就业机会。

“让我们来看看中东和北非。在那里平均每4名妇女中只有一名就业,而且在过去30年增加速度极为缓慢,年平均低于0.2%。按照这样的速度,该地区需要150年才能赶上目前的世界平均水平。去年做的一项研究发现,女性的经济活动参与率低下,导致中东北非地区损失了27%的收入。同一项研究估计,将女性就业和创业提高到男性的同等水平,可以使南亚的平均收入提高19%,使拉丁美洲的平均收入提高14%。”

金墉说,也许最大的盲点关系到针对妇女的暴力,以及“未能认识到无论是让女童上学还是尽量为她们创造就业机会,如果她们在自己家里都不安全,这些就都没有用。”

“家庭暴力之所以一直是这样一个大盲点,原因之一是很多人认为这是一件私事。我认为,家庭暴力是一个公共问题,而且我们必须把它作为我们全体从事发展工作的人面临的一项重大挑战。“

金墉说,在128个国家,对男女两性在法律上区别对待束缚了他们的经济机会。这些法律包括让女性不可能独立取得身份证、拥有或使用财产、获得信贷和找工作。在15个国家,丈夫甚至可以阻止妻子工作。 “文化规范可以成为根深蒂固的,但我们知道,根据世界各地的大量证据,习俗和观念是可以改变的,有时改变起来还会非常快,”金墉说。

金墉说,社会运动可以有助带来这种改变,他以马拉拉为例,这名巴基斯坦少女因为公开主张女童教育而遭到枪击。

金墉在结束讲话时提出:“以马拉拉面对塔利班枪手时表现出的大无畏精神直面性别压迫和残暴意味着什么?如果我们能够以这种决心开始共同推进——鉴于我们已经掌握的关于女性作用的证据——世界将会更加和平,更加繁荣,更加公正,对得起生养我们的母亲。”

关于世界银行帮助抗击基于性别的暴力的背景介绍

为了遏制基于性别的暴力在全球蔓延,世界银行集团致力于分析暴力的成本,系统地评估哪些干预措施有效哪些无效,并为具体项目提供资金:在过去一年共批准了10个关注性暴力或基于性别的暴力的新项目,总投入近1900万美元。

  • 在哥伦比亚,世行提供了6亿美元的新贷款,用于保护和救助受害者,为她们提供临时住房、交通及其他救助。我们还与私营部门和民间社会组织合作,并开展技术创新。
  • 在海地,我们与一个由极端性别暴力的女性受害者组成的社团KOFAVIV联手, 7000多名弱势妇女和儿童领到了健康和安全包,里面装有太阳能手电筒、防水布、手机、口哨、鞋子和卫生用品等必需品。坊间的证据显示性交易的发生率趋于下降,尤其是对比较弱势的青年女性而言。
  • 在巴西的伯南布哥州,世行提供了5亿美元的发展政策贷款,用于支持政府将基于性别的暴力纳入更广泛的战略中。在这笔贷款的资助下,我们正在帮助通过一个新成立的设有12个地区协调员的妇女秘书处促进妇女的经济赋权,并对2000名卫生工作者和执法人员进行社会性别相关问题的培训。
媒体联系人
新闻稿编号
2014/350/EC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