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稿

世界银行称尽管驱逐外籍劳工情况增多但发展中国家的侨民汇款保持强劲

2014年4月11日

2014年4月11日,华盛顿:世界银行今天发布的最新一期《移民与发展简报》指出,尽管部分东道国驱逐外籍劳工的情况增加,但发展中国家的移民劳工汇款收入预计今年可达4360亿美元。

根据最新一期简报提供的调整后的预测,发展中国家今年的侨民汇款流入预计将在2013年的4040亿美元的基础上今年再增长7.8%,在2016年增加到5160亿美元。估计包括高收入国家在内的全球移民汇款额今年可达5810亿美元,比2013年的5420亿美元有所增加,预计到2016年将增加到6810亿美元。

移民汇款仍然是发展中国家的一个重要的外部资金流入来源,远远超过官方发展援助,而且与私人债务和证券投资流入相比更加稳定。对于许多发展中国家来说,移民汇款是一个重要的外汇来源,超过了主要出口产品收入,并支付了进口的很大一部分。例如,在尼泊尔,侨民汇款几乎超过国家商品与服务出口收入近一倍。而在斯里兰卡和菲律宾,侨民汇款分别相当于其出口收入的50%和38%以上。在印度,2013年间的侨民汇款额达到700亿美元,超过其旗舰产品软件服务出口收入的650亿美元。在乌干达,汇款是其主要出口产品咖啡出口收入的一倍。

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考什克·巴苏说:“侨民汇款已成为各国国际收支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印度侨民汇款收入名列榜首,去年海外汇款额达到700亿美元,中国和菲律宾位居二三,分别为600亿美元和250亿美元。毫无疑问,这些资金流入可以用于消除贫困和促进繁荣。海外汇款与移民数据也是衡量全球和平与动荡的晴雨表,所以世界银行的KNOMAD倡议致力于组织、分析和提供这些数据是非常重要的。”

简报指出,虽然侨民汇款的中期前景看好,但由于东道国的冲突或驱逐导致移民返回原籍国的下行风险隐约可见。去年驱逐移民的情况加剧。在2013年11月之后的5个月里,沙特阿拉伯将37万多名移民遣送回国。这些移民中有很多是来自埃塞俄比亚、埃及和也门。在美国,超过36.8万移民(主要是试图进入美国而在边境被抓的移民)被驱逐出境,他们主要来自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特别是墨西哥、萨尔瓦多、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等国。

此外,内战和冲突导致寻求庇护者的人数飙升。根据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最近的一份报告, 44个发达国家在2013年收到的庇护申请多达612,700份,比2012年同比增长28%,仅次于20年来的最高水平。在欧洲,庇护申请的数量在2013年增长了32%,达到484560份。德国收到的庇护申请最多(109,600份)。庇护申请者绝大多数来自叙利亚、俄罗斯、塞尔维亚和科索沃。

伴随这种趋势而来的是反移民情绪上升,在一些欧洲国家包括法国、德国和英国愈演愈烈。在瑞士,2014年2月举行的全民公投以微弱多数通过了限制移民配额。

在2013年,各大地区的侨民汇款流量普遍强劲,但拉美和加勒比地区以及中东和北非地区除外,两个最大的侨汇接收国墨西哥和埃及出现汇款流入下降,一个原因是由于美国和沙特阿拉伯清除和驱逐移民。不过,这两个国家仍跻身全球最大的十个侨汇接收国之列。

印度依然名列榜首, 2013年侨汇达700亿美元。其他主要侨汇接收国为中国(约600亿美元)、菲律宾(250亿美元)、墨西哥(220亿美元)、尼日利亚(210亿美元)、埃及(170亿美元)、巴基斯坦(美元150亿美元)、孟加拉国(140亿美元)、越南(110亿美元)和乌克兰(100亿美元)。  

从海外汇款占GDP的比例来看言,名列前茅的国家为塔吉克斯坦(52%)、吉尔吉斯共和国(31%)、尼泊尔和摩尔多瓦(均为25%)、萨摩亚和莱索托(均为23%)、亚美尼亚和海地(包括21%)、利比里亚(20%)和科索沃(17%)。

世界银行发展预测局移民与汇款研究团队主管迪利普·拉瑟说: “除了每年大量的侨汇外,居住在高收入国家的移民估计每年还拥有超过5000亿美元的储蓄。这些储蓄就是一个巨大的资金池,发展中国家可以更多地加以利用。”

尼日利亚正在准备发行侨民债券,调动侨民储蓄用于和增加发展融资。

报告认为还需要在现有进展的基础上进一步努力降低通过官方渠道汇款的成本。在一季度,全球汇款的平均成本降低到交易价值的8.4%,低于去年同期的9.1%。然而,汇往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汇款平均成本一直居高不下,约占12%左右。此外,虽然南南汇款趋于上升,但在很多情况下由于冈比亚、加纳和委内瑞拉等许多发展中国家实行外汇管制而不被允许或者成本昂贵。

简报指出,索马里及其他脆弱国家关闭汇款运营商的银行账户的情况也令人担忧。侨民汇款在 “脆弱和受冲突影响的情况下” 提供了一条生命线,其数额在外国援助、外国直接投资和其他来源的国际金融的5倍以上。需要做更多的工作防止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的有关规定对发展目标和贫困人口产生不利影响。

拉瑟说:“发展专家们在讨论2015年后的议程时,他们也需要关注降低高昂的移民成本的问题,特别是低技术工人为在海外找到工作而向招聘代理支付高额费用的问题。 ”

世界银行集团认识到移民与发展之间的密切联系,正在加深在这个领域的介入。世行的介入的核心是建立和推进移民与发展全球知识伙伴( KNOMAD )计划,该计划的设想是在共享移民知识和政策专长方面发挥枢纽作用。 KNOMAD的工作计划通过12个专题工作小组来落实:数据、熟练劳动力、低技能劳动力、在当地社区的融入问题、政策和制度的连贯性、安全性、移民权利和移民的社会问题、人口、汇款、侨民资源、环境变化以及国内移民,此外还包括四个跨领域的主题:社会性别、监测与评估、能力建设和公众的看法。

地区发展趋势

在东亚与太平洋地区,据估计移民汇款在2013年增加了4.8%,达到1120亿美元,泰国、越南和菲律宾经历了强劲增长。地区内仍有大量的移民流动,主要推动因素是在机遇和收入方面长期存在的差距。虽然低技术工人占移民的大多数,但地区内对高技术工人的需求也在不断增加。预计2015年将实行东盟国家内高技术工人自由流动,汇款流量预计在2016年将突破1480亿美元。

在欧洲与中亚地区,移民汇款在2012年放缓后已出现反弹, 2013年增加了10%达到430亿美元。油价在2013年保持坚挺帮助推动了俄罗斯经济。俄罗斯是该地区其他国家的最大的侨汇来源。2014年以来乌克兰危机引起卢布大幅贬值,给2016年之前的预测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

在拉美与加勒比地区,各国的移民汇款流入在2013年小幅增长1.9%达到610亿美元。经历13个月的下滑之后,该地区的汇款流入于2013年下半年开始止跌回升。但是,该地区最大的汇款接收国墨西哥在2013年出现收缩。美国清除移民的行动部分抵消了美国经济复苏产生的积极推动作用。西班牙和意大利也是拉美移民的主要目的地,经济放缓和失业率高导致该地区的汇款减少。从中期来看,美国的就业市场改善预示着汇款增长趋强,预计2016年可达810亿美元。

在中东与北非地区,据估计移民汇款在2013年下降了2 %,因为埃及汇款减少而抵消了该地区其他国家的小幅增加。尽管油价继续坚挺并支撑着海湾合作委员会(GCC)国家的经济,但沙特阿拉伯遣返和驱逐移民以及其他干扰对汇款产生了不利影响。2013年下半年沙特阿拉伯有大约30万埃及移民回国,主要原因是劳工检查活动趋紧并设定特赦期。此外,自2013年11月以来,沙特政府已经驱逐了37万移民,主要来自孟加拉国、埃塞俄比亚、埃及和也门等国。叙利亚的难民危机愈演愈烈,超过250万叙利亚难民(占人口的11% )现在居住在邻国,仅在黎巴嫩一国难民人数就超过100万人。该地区的汇款流入预计将小幅增加, 2016年可达550亿美元。

南亚地区的移民汇款增长已经放缓,2013年小幅增长2.3%达到1110亿美元,而此前三年平均年增长13%以上。汇款增长放缓的主要原因是在2013年印度仅增长1.7%,而孟加拉国下降了2.4%。2013年印度卢比贬值似乎吸引了非居民印度人大量增加存款而不是汇款。在孟加拉国,汇款下降源于各种因素的综合效应,包括在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找到工作的移民人数减少、更多的移民离开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或遭到驱逐、以及孟加拉国塔卡对美元的汇率升值。不过,预计在未来几年内会出现一些反弹,该地区的移民汇款预计将在2016年增加至1360亿美元。

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移民汇款流入继2012年大致保持不变之后,2013年预计增长了3.5%达到320亿美元。汇款流量预计将在2016年增加到410亿美元,根据现有的官方数据显示,尼日利亚迄今为止仍然是最大的移民汇款接收国,在2013年侨汇收入约210亿美元。东非国家的汇款流入继续强劲增长,去年肯尼亚增加10%,乌干达增加15%。相比之下,西非国家如科特迪瓦和塞内加尔在2012年放缓之后2013年仅呈现温和增长。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官方发展援助额超过移民汇款额的地区,两者与外国直接投资或私募融资相比要稳定得多。该地区许多国家都有大批的海外侨民,有大量的侨民储蓄可供调动作为发展融资。

媒体联系人
新闻稿编号
2014/436/DE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