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稿

世界银行称全球经济前景2015年有望改善但不同趋势构成下行风险

2015年1月13日

2015年1月13日,华盛顿:世界银行集团今天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称,在2014年经过令人失望的又一年后,发展中国家今年有望看到经济增长出现回升,其推动因素包括油价下跌、美国经济走强、全球利率持续低位和一些大型新兴市场国内逆风减弱。

这份世行一年两期的旗舰报告预测说,继2014年估计增长2.6%之后,全球经济预计今年可增长3%,2016年增长3.3%,2017年增长3.2%[1]。发展中国家2014年增长4.4%,预计2015年小幅升至4.8%,2016年和2017年分别升至5.3%和5.4%。

世界银行集团行长金墉说:“在这种不确定的经济环境中,发展中国家需要审慎地部署资源来支持针对贫困人口的社发项目,并开展结构性改革投资于人。对于各国来说,消除私营部门投资面临的不必要的障碍也很重要。私营部门是迄今最主要的就业渠道,能够帮助亿万人脱贫。”

在这种脆弱复苏表面之下的是对全球增长具有重要影响的日益两极分化的趋势。在美国和英国,随着劳动力市场康复和货币政策继续维持极度宽松,经济活动势头逐渐加快。但是在欧元区和日本,经济复苏始终乏力,金融危机阴魂不散。与此同时,中国正在经历精心管控的经济放缓,今年增速预计将放慢至7.1%但依旧强健(2014年增速为7.4%),2016年增速预计为7%,2017年增速预计为6.9%。而油价崩溃将会产生赢家与输家。

前景面临的风险向下行一方倾斜,主要因素有四:第一是全球贸易持续疲软。第二是由于主要经济体的利率在不同时段上调可能引发的金融市场波动。第三是低油价对石油生产国的资产负债表造成的压力有多大。第四是欧元区或日本陷入长时期的经济停滞或通货紧缩的风险。

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考什克·巴苏说:“令人担忧的是,一些高收入经济体、甚至还有些中等收入国家的复苏停滞可能是结构性弱点加深的一个征兆。由于很多国家人口增长放慢,青年劳动力资源减少,给生产率造成了压力。但是乌云背后都有阳光。油价下降且2015年预期还会持续走低,降低了世界各国的通货膨胀,也有可能延迟发达国家的利率上调,这就为石油进口国、如中国和印度创造了一个机会;我们预期到2016年印度的增长会上升到7%。对各国来说重要的是要利用这个机会开展财政和结构改革,以便促进长期增长和包容性发展。”

随着劳动力市场逐渐复苏,预算紧缩状况得到缓解,大宗商品价格疲软,而融资成本仍然很低,高收入国家作为一个整体的增长预计今年小幅上升至2.2%(2014年为1.8%),2016年至2017年增长预计为2.3%左右。美国的增长预计今年加快至3.2%(去年为2.4%),2016年和2017年回落至3.0%和2.4%。在欧元区,令人不安的低通胀可能会证明是长期的。对欧元区2015年的增长预测为缓慢的1.1%(2014年为0.8%),2016至2017年升至1.6%。日本2015年的增长预计升至1.2%(2014年为0.2%),2016年为1.6%。

2015年贸易流量可能继续疲软。自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全球贸易增长显著放缓,2013年和2014年增长不到4%,远低于危机前年均7%的增速。报告分析发现,造成贸易增长放缓的部分原因是需求疲软以及世界贸易似乎对全球经济活动变化的敏感度降低。全球价值链的变化和进口需求构成的改变可能导致贸易对经济增长的反应变慢。

2015年大宗商品价格预计维持在低位徘徊。正如报告第一章所述, 2014年下半年油价非同寻常的暴跌可能大大减轻了进口石油的发展中国家的通胀压力,改善了经常账户和财政收支余额。

世界银行发展预测局局长阿伊汗•高斯说:“油价下跌将会导致大量实际收入从石油出口国向进口石油的发展中国家转移。无论对石油出口国还是石油进口国,低油价都为开展能够增加财政资源和有助扩大环境目标的改革提供了一个契机。”

印度是从油价下跌中受益的大型中等收入国家之一,预计其增长今年将加快至6.4%(2014年为5.6%),2016年至2017年升至7%。在巴西、印度尼西亚、南非和土耳其,油价下跌将有助于降低通胀和减少经常账户逆差,这对其中许多国家是主要的脆弱性来源。

然而,持续的低油价将会削弱石油出口国的经济活动。例如,俄罗斯经济预计在2015年将收缩 [2.9]%,2016年勉强恢复正增长,增幅预计为[0.1]%。

与中等收入国家相比,随着公共投资增加、服务业大幅扩张、农业丰收和大量资本流入,2014年低收入国家的经济活动得到加强。低收入国家的增长预计在2015年至2017年保持在6%的强劲水平上,但石油及其他大宗商品价格下降会对出口大宗商品的低收入国家的经济增长产生抑制作用。

 “全球经济面临的风险是相当大的。拥有相对可信的政策框架和改革导向的政府的国家在应对2015年的挑战方面将处于更有利的地位,” 报告主要作者弗朗西斯卡·奥恩佐格总结说。

地区概要:

东亚与太平洋地区继续逐步调整以适应放缓但更平衡的经济增长。由于政策收紧和政局紧张抵消了部分高收入经济体持续复苏带来的出口增加的有利影响,地区增长在2014年下滑至6.9%。中期增长预测是在2015进一步放慢至6.7%,之后前景企稳,反映出中国经济逐渐放缓的影响,但这将被该地区其他国家在2016至2017年增速回升所抵消。在中国,推进结构性改革,逐步退出财政刺激政策,以及继续采取审慎措施抑制非银行信贷扩张,将导致增速从2014年的7.4%到2017年放慢至6.9%。在中国以外的该地区其他国家,在出口企稳回升、政局稳定性出现改善和投资走强的支持下,到2017年经济增速将从2014年的4.6%回升至5.5%。

东欧与中亚地区的增长据估计在2014年下滑至低于预期的2.4%,欧元区复苏乏力和俄罗斯经济陷入停滞形成逆风。相比之下,土耳其的增长超过预期,尽管增速放慢至3.1%。地区增长预计到2015年回升到3%,2016年升至3.6%,2017年升至4%,但地区内差异较大。俄罗斯的经济衰退对独联体国家的增长产生了抑制作用,而欧元区的逐渐复苏应能提振中东欧和土耳其的增长。俄乌紧张局势及其经济制裁、欧元区出现长时间停滞的可能性和大宗商品持续跌价仍是该地区面临的主要下行风险。

拉丁美洲与加勒比地区的增长在2014年显著放缓至0.8%,但地区内发展差异较大。南美增长急剧减速,原因是由于主要贸易伙伴的经济减速和全球大宗商品跌价致使国内问题加剧,对该地区部分最大的经济体造成伤害。相比之下,在美国经济活动走强的拉动下,北美和中美国家增长强劲。在高收入国家持续复苏和资本流动活跃的带动下出口企稳回升,应能在2015年至2017年将地区GDP增长提升至平均2.6%左右。中国增长放缓幅度超预期和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对其经济前景构成主要下行风险。

中东与北非地区在经历多年动荡之后部分经济体渐趋稳定,但增长依然脆弱和不平衡。石油进口国在2014年的的增长大致持平,而石油出口国的经济活动在经历2013年的收缩后略有复苏。财政和外部失衡仍很显著。增长预计到2017年(2014年为1.2%)逐渐回升至3.5%。地区动荡和油价波动构成的风险相当大;政府换届与安全的挑战依然存在。针对长期存在的结构性挑战的措施迟迟未出台,高失业率仍是一个关键的挑战。油价下跌给该地区的石油进口国取消高额能源补贴提供了一个契机。

南亚地区2014年的增长据估计从2013年的十年来最低点4.9%上升至5.5%。推动复苏的是经历两年温和增长后异军突起的该地区最大经济体印度。由于印度的改革缓解了供方制约,巴基斯坦政局紧张趋缓,孟加拉国和尼泊尔的移民汇款持续强劲,地区出口企业的需求回升,该地区的增长预计到2017年将上升到6.8%。过去的调整减少了易受金融市场波动影响的脆弱性。风险主要是国内风险和政治性风险。保持改革步伐和维持政治稳定是保持近期增长势头的关键。

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增长在2014年仅小幅回升至4.5%,反映出该地区一些大型经济体、特别是南非经济减速的影响。2015年增长预期与上年基本持平为4.6%(低于此前预期),主要原因是大宗商品价格疲软,预计到2017年逐渐回升至5.1%,其提振因素为基础设施投资、农业产量增加和服务业活跃。增长前景面临的下行风险来自埃博拉疫情再度蔓延、暴力叛乱、大宗商品价格走低和全球金融状况动荡。由于基础设施制约问题突出,政策重点包括该地区一些国家需要施加预算限制和将支出逐渐转移到生产性目的。项目选择和管理有待改善,增加公共资源使用的透明度和问责性。

[1] 若采用2010年购买力平价加权则全球增长2015年可达3.6%,2016年和2017年可达4.0%。



媒体联系人
华盛顿
Merrell Tuck-Primdahl
电话: +1 (202) 473-9516, +1 (202) 476-9897
mtuckprimdahl@worldbank.org
Indira Chand
电话: +1 (202) 458-0434, +1 (703) 376-7491
ichand@worldbank.org
广播电视
Mehreen Sheikh
电话: +1 (202) 458-7336
msheikh1@worldbankgroup.org



新闻稿编号
2015/271/DEC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