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稿 2018年5月9日

世界银行报告:发展中国家在过去30年代际经济流动性陷于停滞

2018年5月9日,华盛顿:发展中国家的贫困人口一代代陷于由其出身所决定的贫困周期,因机会不均而无法向上攀登经济阶梯,世界银行集团今天发布的新报告《公平的进步?世界各国代际经济流动》说。

报告说,流动性在过去30年陷于停滞。流动性是跟踪父母和子女之间通过教育实现经济流动的指标,教育是影响一个人终生收入的一项重要资产。报告审视了1940年和1980年之间出生的人口,发现从底层向顶层流动性最低的50个国家中有46个是发展中国家。

然而,性别差距在缩小,在高收入国家,目前女生在高等教育中的表现超过男生,发展中国家的女生也在迎头赶上。不久的将来,在全球范围,教育水平超过父母的女生比例将会超过男生的这一比例。

报告指出,不论一个人的父母的社会经济背景如何,向上攀登经济阶梯的能力有助于减少贫困和不平等,通过给予每个人发挥自身才能的机会,可以有助于促进经济增长。生活在流动性较大的社会里的人们对其子女的未来更加乐观,这就可能导致社会具有更高的期望,更大的凝聚力。

“所有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过上比他们更好的生活,可是许多人的愿望、特别是贫困人口的愿望因机会不均而受挫,”世界银行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说。“我们需要从幼儿时就开始投资,使他们营养充足,接受良好的教育,确保地方社区成为儿童生长、学习和茁壮成长的安全场所,通过创造良好的就业机会、改善融资渠道,建立公平的经济竞争环境。”

报告利用一个新开发的“代际流动性全球数据库”的数据,其覆盖面达到148个国家,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96%。报告详尽地描绘了世界各地社会经济流动性与机会不均等的状况,并通过研究75个国家的现有数据展示出收入流动性的格局和驱动因素及其与教育流动性的关系。

数据显示,平均来看,在发展中经济体,底层人群向上流动性下降,陷于底层无法自拔的人数增加。对出生在较贫困家庭的个人来说,在平均生活水平已远低于高收入经济体的许多经济体,向上攀登阶梯的机会在缩小。

 “教育流动性较高的国家在推动未来增长以及减少贫困与不平等方面更有优势。相反,流动性停滞引起对未来进步的担忧,特别是集中了大量贫困人口且子女的前程与父母的社会经济地位紧密相关的非洲和南亚令人担忧,”世界银行贫困与公平全球实践局高级局长卡罗来纳·桑切斯说。

但报告发现,在发展中国家中代际流动的程度也存在巨大差异。例如,在中非共和国、几内亚和南苏丹,1980年代出生的人口只有12%获得了高于其父母的教育水平,而在韩国该比例为89%,泰国为85%。

通过对巴西、中国、埃及、印度、印度尼西亚和尼日利亚六个发展中大国的认真研究发现,从1940年代到1980年代,这些国家的经济流动性都上升了,尽管程度不同。然而,自1960年代以来,其中四个国家进展速度放慢,而中国和尼日利亚则完全停滞。巴西、中国、埃及和印尼反映出性别融合的全球性趋势,男女童之间的流动性差距已接近于零。在印度和尼日利亚则没有出现这种融合,性别差距之大几乎与半个世纪前无异。

然而,在很多高收入经济体以及东亚、拉美和中东部分地区,教育流动性的上升让我们略感乐观,这说明正确的政策措施能够减少机会不均等。例如,巴西、埃及和印尼的教育流动性从1940年代出生人口到1980年代出生人口出现大幅提高,尽管这些国家的收入流动性依然处于低位。

 “这份报告描绘的发展中国家经济流动性和机会不均等的状况令人清醒且细致入微。一方面,一般发展中国家的代际经济流动性都很低,而且最令人担忧的是在过去30年没有任何真正的改善。另一方面,一些国家的经验表明,有了政治意愿和正确的政策,这种情况是能够改变的。”世界银行贫困与不平等高级顾问弗朗西斯科∙费雷拉说。

报告全文和相关数据集下载:www.worldbank.org/poverty


新闻稿编号 2018/158/DEC-GPV

联系方式

华盛顿
Indira Chand
+1 (202) 458-0434
+1 (703) 376-7491
ichand@worldbank.org
Yanina Budkin
+1 (202) 458-7532
ybudkin@worldbank.org
广播电视
Huma Imtiaz
+1 (202) 473-2409
himtiaz@worldbankgroup.org
Api
A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