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话与实录

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在布鲁金斯学会

2012年7月19日

世界银行行长金墉 华盛顿, 美国

实录

关键时刻的全球发展:与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对话

金墉博士:谢谢您,斯特洛普。站在这里令人高兴,但是当您说我的接班人来过这里,作为对华盛顿无所不知的人,我想:“老天,他知道什么我不知道的。”我还有五年时间。

谢谢您客气的介绍,我想在开始讨论之前先和各位说几句话。

克马尔,我很高兴今天和您一起参会,您是世界银行的一个英雄。

从很多方面来说,布鲁金斯研究院和您所领导的全球经济与发展项目是实证政策研究的一个示范,是对于世界银行目前具有重要意义的一种模式。

在座的各位很多人都知道,这是我到世界银行的第三周,我还在了解这个伟大的机构。所以,我想利用这个机会分享一下我对世界银行在当今全球发展中的作用的初步感受。我想先讲两点。

首先,过去十年对于许多虽然不是所有发展中国家都很好。进步来之不易,来自于辛勤努力,来自于从成功和失败中学习,来自于大胆改革和紧密合作。这十年的成就激发了我们对未来十年发展工作的乐观情绪。

我的第二点是,虽然我们应当为过去十年取得的进步感到自豪,但我们也必须承认,还有13亿人仍然生活在每天1.25美元以下。这是我们集体良心上的一个污点。积极进攻贫困,在道义上和经济上都是必要的。我们要想取得进步,下一阶段的全球发展将要求我们应对关键的挑战。作为一个拥有188个成员国的全球性机构,世界银行必须在提供解决方案建立一个没有贫困的世界方面发挥关键性的作用。但是,为了取得成功,世行自身也必须发展和变得更好。我来解释一下。

在过去十来年,发展中国家发生了显著的变化。2000年以来,将近30个国家每年增长6%以上。我们从未见过这么多国家同时取得这样快速和持续的发展。高收入经济体也以每年1.6%左右的速度增长,因此我们目睹了增长与趋同。发展中国家是当今推动全球经济的火车头,占全球增长约三分之二。我们可以公平地说,50年没有实现的“发展的十年”的概念现在终于实现了。

这个转型变化的故事不仅仅是关于印度和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而是基础广泛的,扩大到像卢旺达那样的内陆国家,我曾多次去过这个国家,扩大到像老挝那样的小国和像印度那样的大国,扩大到没有自然资源的国家,比如埃塞俄比亚,也扩大到那些曾经陷于战乱的国家,比如莫桑比克。

这个转型变化的故事也是关于反贫困斗争的新成果的。数百万人民摆脱了贫困;许多家庭现在可以送孩子上学;许多社区通了电,通了水,获得了医疗保健服务。非洲儿童死亡率的下降速度比十年前提高了一倍。发展中国家每天生活费低于1.25美元的人口总比例在2008年达到22%,只有1990年的一半。在1990年的基础上将极度贫困发生率降低一半的千年发展目标业已实现。

过去十年的启示是,进步对于所有人都是可能的,没有什么是预先确定的。我从一个一度被称为“废人”的国家来到美国,我凭我的直觉知道,我们必须十分小心永远不要再给任何国家贴上这种标签。

虽然我掌管世界银行之后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但我抱着不可动摇的乐观情绪,坚信所有国家都能够促进繁荣和消除贫困。

各国之间有许多不同之处,但各国也有一些不断扩大的共同点。他们都有稳定的政府奉行审慎的经济政策,提供必要的基础设施和服务,采取长远的眼光看问题。他们都利用全球市场提供的机遇,他们都拥有充满活力和具有竞争力的私营部门。

通过贷款、知识和专长,世界银行始终是支持这些国家取得成功的一个重要伙伴。

我在过去三周里会见了几百名员工,我发现了许多世行工作最杰出的例子。世行与中国合作修建梯田,使小农户增加产量和收入,现在这种模式正在卢旺达的山坡上试点。世行与各国政府合作改善公共财政管理提高透明度,把纳税人的钱用得更好。

世行帮助各大洲各国分享经验。由于世行促进知识开发与转让的工作,土耳其的经济过渡为北非和中东的改革人士带来灵感。很多非洲国家在模仿印度的IT服务业。巴西向非洲国家提供农业知识。

在各发展中国家,我们的私营部门窗口国际金融公司和多边投资担保机构一起,率先提出创新模式,调动私营部门在农业、制造业和清洁能源领域进行投资。

但是,正如这些国家所显示的,成功或失败都不是预先确定的,我们也知道,未来的进步也不是预先规定的。为了加快我们战胜全球贫困的步伐,我们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我认为主要有四大挑战:

  • 首先是保护发展成果防范全球经济风险;
  • 第二,我们需要将发展扩大到那些被遗漏的国家,特别是所谓脆弱和冲突国家;
  • 第三是我们必须确保增长具有可持续性;
  • 第四是要求增长具有包容性。

在我们这个联系紧密的世界,我们知道一个地区或一个行业的危机能影响到所有国家。比如,即使欧元区的危机得到遏制,它仍可能导致世界大部分地区的增长率降低1.5%。欧洲发生重大危机会使发展中国家的GDP降低4%以上,足以引发各地的深度经济衰退。此类事件威胁到反贫困斗争近年来取得的许多成就。

坦率地说,欧洲今天发生的事情影响到塞内加尔的渔民和印度的软件程序员。因此,当务之急是欧洲各国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恢复稳定。我对最近采取的建立财政和银行联盟的措施以及部分G20国家为IMF追加资金的措施感到鼓舞。

世界银行随时准备帮助发展中国家保护增长、就业和穷人。由于对国际开发协会的慷慨捐资和增资,世行拥有充足的资源增加贷款和投资,分享无可比拟的技术专长。我们能够与客户国一起努力快速支付,维持有利增长的投资。我们能够帮助各国提高财政支出的质量。国际金融公司的融资为中小企业提供信贷,提供贸易融资。国际金融公司也支持在新兴市场国家的西欧分行和其他银行增加流动性和信贷。

我们能够帮助各国建立低成本而有效的社会安全网,能够保护人民防范外来冲击。我从在世界各地的社区工作经验中了解到,最贫困的群体也是最脆弱的,最容易更深地陷入贫困。如果一个家庭中的主要劳动力生病,就会危及到整个家庭的未来,这是我在自己的工作中多次亲眼所见。在发展中国家,五分之三的脆弱群体缺少社会安全网,在最贫困的国家这个比例是五分之四。

社会安全网必须是持续可用的,才能提高抵御疾病或金融危机等冲击的能力,而建立社会安全网需要有政治意愿。一个好消息是,有效的社会安全网不需要花很多钱。墨西哥和巴西的旗舰项目只用了GDP的0.5%左右,远远少于其他国家花在没有目标和低效的项目或燃料补贴上的支出。世界银行在40个国家与政府合作扩大社会安全网,我们的目标是确保每个发展中国家都拥有高效和可持续的社会安全网。

第二,除了目前的动荡,还有一些陷于冲突与不稳定恶性循环中的地区和国家落在后面。15亿人生活在受脆弱与冲突影响的地区。没有一个低收入国家或受冲突影响国家有望实现哪怕一个千年发展目标。这些国家需要一个比现在反应更快的世界银行,一个有能力及时地提供适当的资金和技术援助的世界银行。

以阿富汗为例,世界银行与阿富汗政府合作建立了“全国团结项目”,尝试采用一种让地方理事会牵头实施农村重建和减贫项目的方式。截至目前,这个项目已使2000多万人受益,在阿富汗全国各省的2.8万个村庄开展。这就是世行必须推广到其他脆弱国家的那种成功介入的典范。

第三,即使是在成功的国家,下一阶段的发展将要求进一步推进结构变革以保持增长。中等收入国家必须实现能源多元化。他们必须推进经济结构和政府规划的现代化。他们必须创造优质的就业岗位来符合公众不断提高的期望值。这些国家必须掌握更多的发展融资选择方案,但是有很多国家仍希望获得世界银行的贷款、专长和知识。特别是,他们需要一个更灵活的合作伙伴,帮助他们解决基础设施和制度上的不足。

最后,增长与发展必须具有包容性,确保收益得到广泛分享。虽然发展中国家加入中产阶级行列的人数史无前例,但最贫困人口中的一部分人落在后面,而中产阶级中的一部分人也面临着返贫的风险。正如埃及和突尼斯的青年人提醒我们注意的,即使是在中等收入国家,发展成果也是不平衡和不完整的。对尊重个人权利、法制和司法公正的要求是与包容性发展密切相关的,这就要求制度更加开放和负责任。

这就是为什么世界银行要扩大合作伙伴关系。吸取阿拉伯之春的教训,世行正在建立 “社会问责全球伙伴”,利用国际复兴开发银行的收入并从基金会和双边捐助机构动员资源来提供种子资金。这将是世界银行首次从收入中拨出具体资源用于支持与公民社会的合作。

我们世行将尝试去做最成功的国家在过去十年所做的事情。我们将会付出不懈努力,我们将会继续吸取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我们将会在必要时开展大胆的改革;除此之外,我们将会对我们所服务的人民负责任,以我们的成果而不是我们的意图作为对我们的评判标准。

我在开头时讲到过去十年的成就,我想在结束时讲讲对未来的希望。发达国家通过援助作出了重要贡献。他们必须继续这种介入,因为他们与一个强大而充满活力的全球经济利益攸关。新兴经济体必须增加他们的贡献,与他们不断增强的经济实力相称。

世界拥有前所未有的资源、知识和专长来推进发展议程。我希望未来的十年被定义为“大趋同”,我们将把贫困减少到从未想象过的水平;将有更多的人加入全球中产阶级的行列,享受更好的生活条件和更多的机会;世界将承担起为下一代留下一个更健康的地球的重任。时不我待,任务紧迫。我期待着这场对话。

谢谢各位。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