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话与实录

世界银行集团行长金墉在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的演讲:‘相信我们’

世界银行集团行长金墉

在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的演讲

华盛顿, 美国

2014年4月1日

书面讲稿

谢谢米歇尔的热情介绍,也感谢我们的东道主外交关系委员会今天邀请我来戴维·莫尔斯讲座发表演讲。我很荣幸来到这里,我想利用这个机会谈谈全球发展的一些根本问题以及世界银行集团在帮助各国和私营部门迎接未来巨大挑战中的作用。

很长一段时间,富人在一定程度上知道世界各地的穷人是如何生活的。当今世界的最新情况是,对穷人严守的最大秘密——即,有钱人是如何生活的——现在已经暴露无遗。拥有电视、互联网和各种手持仪器的穷人迅速增加,过去穷人对美欧国家富人和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只有模糊的概念,而如今这些每天都通过彩色图像传输到他们的家里。这可是天壤之别。

我们看到世界各地发生的政治动荡有着各种直接的起因,但一个根本的原因就在于当今世界的这个新特点。生活在发展中国家的几乎每一个人都在问自己一个问题:他们和他们的子女怎样才能拥有世界上那么多人都拥有的​​经济机会?每个人都知道别人是如何生活的。

我去年在玻利维亚和莫拉莱斯总统一起去了一个海拔14000英尺的村庄,去踢足球,在我们到达时,村民们都拿着智能手机对着我们拍照。我访问印度最贫困的北方邦的一个街区时,我发现印度人在智能手机上看韩国肥皂剧。为什么每个人都希望得到更多,特别是为自己的子女,这已不是未解之谜。

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平等的世界。贫富差距在华盛顿特区和在任何其他国家的首都一样显而易见。那些被经济进步排斥在外的人群在很大程度上仍被我们许多生活在发达国家的人视而不见。用教皇方济各的话来说:“无家可归的人冻死街头不是新闻,股市下跌10个点才是悲剧。”

虽然我们生活在发达国家的人可能对穷人的痛苦视而不见,但世界各地的穷人却十分了解富人的生活,而且他们已表明他们愿意采取行动。

我们决不能对经济抉择给贫困和弱势人群造成的影响继续故意视而不见 ——这不仅是因为从道义上我们主张应以尊严对待邻居,也因为从经济上我们主张增长应包容妇女、青年和穷人才能使人人受益。不平等使所有人受到伤害。中东北非的妇女经济参与率低造成的收入损失高达27%。与此相反,包容性增长在人民与政府之间构成更强大、更可靠的社会契约,也建立起更强大的经济。例如,如果我们将妇女就业率提高到与男性同等水平,可以使南亚的平均收入水平上升19%,拉美的平均收入水平上升14%。

一年前,世界银行集团理事会批准了两大新目标:第一,我们将集中精力到2030年终结极度贫困。极贫人口每天的生活费不到1.25美元,还不到我们很多人每天晚上从口袋里清出的硬币。但是目前中等收入国家和贫困国家还有10多亿人就靠这点钱挣扎求生。

我们理事会批准的第二个目标是确保发展中国家底层40%的人口能够共享经济繁荣的好处。不过我们知道,即使各国以过去20年同样的速度增长,如果收入分配保持不变,到2030年世界贫困率只会从2010年的17.7%下降到7.7%。在过去的20年里,全世界实现了平均每年使3500万极贫人口脱贫。但是,如果我们想要在2030年达到终结极度贫困的目标,我们需要每年帮助5000万人脱贫。

我们知道当今世界的根本问题影响的不是几百万人,而是几十亿人。近20亿人无法获得能源。据估计有25亿人无法获得基本的金融服务。而我们所有人——全世界70亿人口—— 都面临气候变化即将带来的灾难,除非我们今天就行动起来,拿出相应的对策。      

马丁·路德·金曾经说过:“道德宇宙的弧线是漫长的,但它会偏向正义。”今天我们必须扪心自问,我们是否像金博士生前那样尽己所能,尽力弯曲历史的弧线使其偏向正义,使其偏向帮助10多亿人摆脱极贫的灾难。我担任世界银行集团行长21个月以来,每天都在扪心自问。

我上任刚三个月时,我们将自己定义为一个“解决方案银行”,利用我们大量的实证和知识经验储备,用于解决当地的问题。我上任一周年之际,执董会批准了我们的两大目标。半年前,执董会批准了我们的战略,根据这些目标调整了我们的业务。从那时以来,我们进行了实质性的变革,而且我们正在成为我们设想的“解决方案银行”,帮助我们的客户应对最严峻的挑战以实现两大目标。

你们知道,我感到庆幸的是我任职的机构人才济济—— 有将近1000名经济学家和2000名博士——而且这些博士们在任何一个问题上都至少有4000种观点。我在世界银行集团期间,你们可以想像我从来不乏来自员工的尖锐意见。

他们的热情和洞察力每天都在提醒我:我们的员工十分在意自己的使命。我们最近开展了一项员工调查,其结果特别令人鼓舞:90%的员工表示他们对在世界银行集团工作感到自豪。现在我们的责任是构建一个集中全部经验、人才和知识、使其更便于任何有需求的国家或企业使用的机构。

我们需要改变工作方式,才能反映出世界上的一个不争的新现实——政府和企业可以从很多地方寻求融资和知识。我们的比较优势必须清晰可见,以便国家、企业和其他合作伙伴来向我们寻求世间可以找到的最佳实地经验和建议。现在我们整个机构各部门要更加紧密合作,以使从事公共部门工作的世行员工、从事私营部门工作的国际金融公司员工和提供风险保险和担保的多边投资担保机构的员工把他们的集体经验集中起来,更好地为客户服务。

我们还建立了我们称为“全球实践”部门,这些部门将形成14个专业领域的专家团队,比如水、卫生、金融、农业和能源。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将宣布大部分实践部门的主管任命。

想象一下,假如我任命你担任水资源实践部门的高级主管,那会是怎么样。比如,你负责设计水与环境卫生投资项目,为了让女孩子们不用每天早上走很远的路到距离最近的小河去取水做饭和洗衣服,而不是去上学。不久,你的团队里会拥有大约200名水利专家。你环顾我们在世界各地的水务项目,并开始把这些专家部署到孟加拉、秘鲁、中国或安哥拉,做出选择将拥有特定知识的人才派到特定国家去解决当地的问题。你与借款国、世行管理层和执董会合作,为水资源设定全球目标。你时刻牢记世界上还有25亿人没有适当的卫生设施。你确保不断推动具有变革潜力的项目,而且你监测项目的成功与否。你最重要的任务是提供解决方案。对你的期望是找到水与环境卫生领域的最佳模式,能够帮助亿万贫苦大众脱贫。在我看来,你和你的200名专家拥有在你的专业领域里世界上最好的工作。

我们世界银行集团的整个领导层,包括各全球实践部门的主管,将负责传播知识和扩大成功项目的规模,即我们所说的“交付科学”。交付就是确保以预期或接近预期的成本使预期的成果惠及预期的受益人。为了实现规模化,我们需要管理知识,擅长解决问题,对付复杂系统,推进社会目标,衡量工作成效。如果我们能够兑现承诺,就会给世界带来巨大的影响。

当然,世界的发展需求远远超出世界银行集团满足需求的能力。但我们可以做的更多更多。随着我们向客户提供知识和解决方案的水平不断提高,为了满足预期之中的需求上升,我们不断加强我们的财政能力,扩大收入规模,拓展资本来源。

今天我很高兴地在此宣布,在世行执董会的支持下,我们现在已有能力将每年向中等收入国家提供的贷款额增加近一倍,从年均150亿美元增加到280亿美元。这意味着世界银行的贷款能力——或者说我们的资产负债表能够承受的贷款额——可以在未来十年增加1000亿美元,达到约3000亿美元。除此之外,国际开发协会有史以来实现的最大增资还可为最贫困国家提供近520亿美元的赠款和优惠贷款。

与此同时,我们也不断增加对私营部门的直接支持。多边投资担保机构计划在未来四年内将新增担保额增加近50%。国际金融公司预计将在未来十年内将其资产组合增加近一倍达到900亿美元。我们相信十年后国际金融公司的年度新增承诺额将增加到260亿美元。

总的来看,世界银行集团的年度承诺额目前为450亿到500亿美元,预计今后几年将突破700亿美元。财力的增加标志着世界银行集团前所未有的成长。我们现在处于有利地位可以每年调动和利用总额多达数千亿美元的资金。

与此同时,从廉政的角度来说,我们需要从机构内部寻找节约开支的途径。几乎每个大型机构都有提高效率的空间。我们已宣布了在未来三年节约四亿美元的目标,并将在今后几天提供大部分节支途径的详细情况,然后我们将把节约的资金再用于各国的投资项目。我认为我们必须瘦身才能更加强大。

未来几年我们将会做什么?我们将遵循实证指引,我们将大胆作为。事实是,世界上三分之二的极贫人口集中在五个国家——印度、中国、尼日利亚、孟加拉国和刚果民主共和国。如果再加上五个国家——印尼、巴基斯坦、坦桑尼亚、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总数会达到极贫人口的80%。预期我们会专注于这些国家,但我们也不会忽略其他国家。我们将要奉行的战略是确保在迈向2030年目标的进程中不让任何一个国家掉队。

那么,我们怎样才算大胆作为?

一个例子是中国,上周我们和政府一起发布了中国城镇化报告。这份报告有100多名世行员工参与研究,并已促使中国作出应对发展与城市化重大挑战的政策决策,包括促进绿色增长,治理污染和保障农民的土地权益。这份报告将帮助中国将关注点从增长的数量转向增长的质量,提高国民的生活水平。我们希望这些中国的经验对于世界各地的城市也会有益。

第二个例子是我们围绕印加水力发电项开展的工作。就在两周前,世行执董会批准向刚果民主共和国提供赠款7300万美元。印加有可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水电站,装机容量超过40GW,相等于整个撒哈拉以南非洲目前装机总容量的一半。此外,这个项目与煤炭发电相比在30年里可实现碳减排80亿吨。非洲迫切需要电力,目前整个非洲大陆十亿居民的能源消耗总量仅仅相当于比利时1100万居民的能源消耗量。这是一种能源种族隔离,我们必须加以解决,才能真正有助于非洲各国的经济增长和为全体非洲人创造机会。

       第三个大胆作为的例子是我们在支持有条件的现金转移支付计划方面的工作。比如,这些计划每月给贫困家庭提供现金供他们送孩子上学或者看病做检查。其结果一直令人惊叹。在没有实行有条件的现金转移支付计划之前,柬埔寨部分地区的贫困儿童入学率为60%,而在该计划启动后,如今近90%的儿童都上了学。在坦桑尼亚,我们与联合国以及该国领导人联手,决定大规模推广有条件的现金转移计划,该计划在2010年启动时涉及2万户居民。到明年年中,我们估计将达到100万户居民,包括该国5到6百万最贫穷的人口。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发现成功的项目,与合作伙伴密切协作,大规模推广具有变革意义的解决方案。

这是我们为了更好地服务于各国所选择的路径。世界银行集团更加致力于寻找更有效的方式加强与其他主要合作伙伴及利益相关方的合作,也包括与公民社会和私营部门加强合作。我们需要伙伴关系,需要强大的国际机构,需要充满活力的私营部门,需要做出承诺的政治领袖。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团结全世界人民,共同投入一场争取终结贫困的全球性运动。

作为一名医生、健康活动家和后来的卫生政策制定者,我有幸参与了上世纪90年代兴起的国际艾滋病运动。艾滋病之战是一个反映人类巨大痛苦的故事,但也是一个有史以来成功进行全球社会动员实现共同目标的最鼓舞人心的例子。

随着上世纪90年代抗逆转录病毒疗法的出现,各个机构跨越国界建立了一个真正的全球性艾滋病运动,致力于向所有人提供治疗。在过去十年间,发展中国家艾滋病治疗的可及性扩大了200倍,正是这一运动取得的硕果,数以百万计的生命得以挽救,数以百万计的儿童仍有父母荫蔽。

社会运动可以产生针对貌似无法解决的问题的解决之道。我们需要从这些努力中汲取经验教训,并将其运用于围绕当前的巨大挑战发起一场运动:终结贫困……促进共享繁荣……并确保我们的经济发展不会因为气候变化而对子孙后代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害。

去年秋天,我曾有机会与教皇方济各探讨这些问题。当我介绍了我们决心开展一场全球性运动推进2030年终结极贫的目标时,教皇的回答很干脆:“Cuenta conmigo,”相信我。有了像教皇方济各这样的领导人,开展一场在我们有生之年终结贫困的全球性运动是完全有可能的。

我们国际社会各方必须团结起来,将建立更公正、可持续的经济的愿景转化为坚定的行动,这将成为我们留给未来的遗产。在国际机构、政府、企业和世界各地的社区,人们已开始致力于使这一愿景变为现实。对所有这些人,对在座的各位,我要说:我们和你们站在一起。

我们准备好了。Cuenten con nosotros。你们可以相信我们。

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