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话与实录

淘宝村是减少贫困和促进共享繁荣的利器

2016年10月29日

郝福满 江苏省沭阳县, 中国

书面讲稿

尊敬的江苏省副省长张雷,宿迁市市委书记魏国强,沭阳县县委书记胡建军,阿里巴巴集团总裁金建杭,各位专家,女士们,先生们,

我很高兴代表世界银行在今天的淘宝村高峰论坛上发言,感谢会议组织方的邀请。

我也很感谢沭阳县政府和阿里巴巴集团组织昨天的淘宝村考察,帮助我们深入了解淘宝村现象。

从广义上来看,淘宝村、阿里巴巴集团和中国的数字化发展始终处于当前世界各地正在发生的数字革命的前沿。数字技术在世界大部分地区快速传播。在许多情况下,数字技术促进了增长,扩大了机会,改善了服务提供。

目前发展中国家的居民中拥有手机的人数超过了有电或有清洁水源的人数,发展中国家最底层的1/5人口中近70%拥有手机。因特网用户人数在十年之内增加了两倍多,从2005年的10亿人,到2015年年底据估计已达到32亿人。因此,企业、民众和政府的连通性已经超过以往任何时期。

利用数字技术能够改变人民生活。数字身份识别系统,比如印度的Aadhaar系统,帮助政府将弱势人群纳入政府规划。阿里巴巴的淘宝电商网站大幅降低了协调成本,提升了中国经济的效率,也可以说是提升了世界经济的效率,并且据估计提供了上千万个就业岗位,占中国劳动人口的1.3%。

滴滴出行、优步和AirBNB使现有的汽车和住房得到更好的利用,在全球各地提供交通和住宿服务。非洲肯尼亚的M-Pesa数字支付平台推出金融部门创新产品,使肯尼亚人民以及世界人民受益。

包容、效率、创新——这些是数字技术支持发展的主要途径。淘宝村和中国的电商显示出因特网如何促进包容、效率和创新,从而促进发展进程,而这一切都发生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

我昨天参观了几个淘宝村,对电商促进沭阳县和江苏省的快速发展留下了深刻印象。江苏省的确是淘宝村的摇篮,处于其发展扩大的前沿。

以沙集镇的东风村为例,2006年,村里一名返乡农民工开了一家销售简易家具的网店。他的成功鼓舞了其他村民纷纷效仿,到2010年年底,村里已有了6家板材加工厂、2家五金配件厂、15家物流运输公司和7家电脑店,服务400家从事网上销售的商户,他们的产品销往全国各地甚至周边国家。

淘宝村促进了贫困偏远地区融入现代经济。在过去30多年里,中国沿海城市的经济快速发展,而农村和西部地区落在后面。

但中国在农村连通性方面的大量投资已经开始带来回报。到2015年年底,90%以上的乡村实现了固定宽带覆盖,为进一步扩大淘宝村的数量带来了巨大的机遇,阿里巴巴和其他网上平台正是以此作为依托。

网上商务使得乡镇和农村生产者得以参与国家乃至全球经济。到2015年,中国全国已有淘宝村约780个,沭阳县就有22个(我们刚刚听到的最新统计淘宝村已超过1000个)。

到2014年年底,淘宝村的商户数目已超过7万,其他农村地区还有更多。大多数电商商户规模都很小,员工人数平均2.5人,店主中4/10为女性,1/5过去无业,约1%为残疾人。的确,阿里巴巴的头号“网上创业者”之一因为一场事故导致残疾,他坐在轮椅上开网店,生意做得红红火火。

电商也促进了效率和生产率的提升。除了面向消费者的淘宝网零售平台以外,阿里巴巴和其他中国企业还建立了B2B的企业间电商平台,为效率已经很高的中国生产行业开展企业间贸易提供便利,促进出口,也方便了外国企业在中国销售产品。消费者受益于网上零售平台提供的更多选择和便利。

在线贸易不仅帮助提高农村收入水平,而且也使购物的效率更高。农村居民收入只有城市居民收入的1/3,但中国6亿农村居民的消费总量是巨大的,也在为实现从出口和投资主导型经济向消费主导型经济转型的国家目标作出贡献。

网上交易的蓬勃发展催生了大批提供快递服务的物流企业,他们有时在乡镇农村骑自行车送快递,这也创造了约200万个就业岗位。

淘宝和其他电商平台是通过规模经济大幅降低交易成本的创新案例。由于电商平台是高度自动化的,费用可以控制在低水平,运作费用往往就靠广告费。网上评分、托管服务和冲突解决机制能够解决有可能损害电商发展的信任问题。

阿里巴巴和其他电商运营企业积累的最宝贵的财富是数据。每笔交易都增加了对经济和消费者行为更好的了解。这种信息支持了新的业务,比如基于自动信用评估给小企业贷款,这样也能推广普惠金融。例如,在2015年初,阿里巴巴集团的蚂蚁金服与国际金融公司联手,扩大对中国女企业家的贷款服务。

今天,世界银行与阿里巴巴集团签署合作协议,开展对淘宝村现象的研究。对我们来说,这是更好地了解淘宝村成功经验的绝佳机会。

有了这些知识,我们希望能够帮助中国偏远贫困地区的农村也成为淘宝村,帮助它们摆脱贫困。我们不会就此止步,正像阿里巴巴是一个全球性的电商平台一样,淘宝村也可以成为一种全球现象。

前方仍存在许多挑战。虽然电子技术快速传播,但电子技术的红利未能快速普及,原因有两个。

第一,世界上还有很多人没有上网,不能以任何有意义的方式参与数字经济,就中国而言未上网人口大约占总人口的一半。一个人接入高速宽带,就有五个人没有接入。全世界还有大约40亿人没有任何互联网连接,近20亿人未使用手机,近5亿人居住在移动信号覆盖范围之外的地区。

第二,数字技术带来的一些好处被新的风险所抵消。很多发达经济体面临劳动力市场日益两极分化,不平等增加,一个原因就是技术增加了对高技能的要求,取代了常规的工作岗位,迫使很多劳动者去竞争低工资的工作。

各国怎样才能应对这些挑战呢?

首先是使互联网普及并负担得起。人人都能上网是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之一,这项未完成的任务可以通过市场竞争、公私合作以及对互联网和通讯行业的有效监管相结合的方式来实现。

互联网接入至关重要,但还不够。数字经济还要求具备一个坚实的模拟的基础,包括有利于打造活跃的营商环境的法律法规,让企业充分利用数字技术竞争和创新,还包括使劳动者、创业者和公务员能够在数字世界中抓住机会的技能等。

能够快速适应不断演变的数字经济的国家,将收获最大的数字红利,而其他国家有可能落后。

最后,在跨境电商方面还有相当多的挑战需要克服,中国国内的跨省交易亦然如此。在这种背景下,令人鼓舞的是,正如20国集团工商峰会(B20)所表明的,全球工商界非常有兴趣加强数字贸易及其他工作,阿里巴巴集团等企业提出了建立世界电子贸易平台(eWTP)的倡议,旨在统一电子商务规则和监管规定、税务和关税征收。

一旦克服了这些挑战,互联网和电子商务就能够真正改变所有经济体和所有乡村,帮助全球7亿剩余贫困人口和中国5500万贫困人口摆脱贫困,实现全球共享繁荣。

最后,我们世界银行希望能够继续学习沭阳县、江苏省和中国的经验,深化我们同阿里巴巴集团的合作,使建立一个没有贫困的世界的梦想成为现实。

我想祝贺沭阳县人民政府和阿里巴巴集团组织了此次高峰论坛,预祝会议取得圆满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