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话与实录 2018年3月25日

世界银行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在2018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的发言

Image

图片: 新华社


 

 

主席先生,易纲行长,

 

 

我感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方及其合作伙伴对我的邀请,感谢我们长达数十年的紧密伙伴关系和友谊,我也祝贺易纲行长出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

今年,我们纪念邓小平发表著名讲话《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启动改革40周年。在改革初期,世行的第一笔对华贷款用于恢复大学教育,从今天的角度看,这显然是一项关乎国家长期发展的明智投资,帮助培养了未来的人才,带来了中国的巨大变化。

从1978年作为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之一,中国现已成为一个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而且极有可能在未来10年内成为一个高收入国家。

在改革进程中,中国使8亿多人摆脱了贫困。中国的成功已经并将继续造福全球经济,特别是造福其他发展中国家,包括通过学习中国的经验。

金融部门改革与发展从改革初期以来始终是中国进步的组成部分。与1978年之前实行的社会主义单一银行体系相比,今天中国的金融部门已经面目一新。

今天,中国的金融部门与市场经济的需求已经非常接近,更加多元化,融入世界的程度更高,受到更好的监管,并有能力为中国充裕的储蓄提供中介服务。

但挑战依然存在。今天,我想强调三项关键挑战:第一项关键挑战是维护金融部门的稳定。

根据国际经验,我们知道维护金融稳定是成为高收入经济体的一个关键要素。自从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的金融部门支持政府的经济刺激方案,在增长与就业方面取得了良好成效,但系统风险也随之上升,当局已清楚地认识到这些风险。

金融危机后信贷快速扩张,导致债务与GDP的比率从10年前不到150%上升到了250%以上。虽然这个规模和经合组织国家相当,但其在过去10年的快速增长引起关注。

在银行系统内,大型国有银行的贷款份额从远超60%降低到了40%以下,而能力较弱、受地方政府影响较大的中小型地方银行增加了市场份额。

此外,中国的影子银行发展迅速。虽然按照经合组织(OECD)的标准衡量还不算大,但其快速发展、监管宽松以及与正规银行体系的联系紧密增大了风险。

令人鼓舞的是,政府把金融部门的风险管控作为一项首要任务。习主席在中共十九大的讲话以及刚刚结束的全国人大的政府工作报告都重申了这个重点。

管控金融风险至关重要,尤其是考虑到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常态化可能造成国际金融市场波动,而且由于保护主义威胁有可能中断全球经济复苏。这不仅对中国,而且对世界经济都很重要。由于中国的体量巨大,被视为具有系统重要性的国家,因此,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定期审查其金融部门的健康状况。

最近一次审查,即《金融部门评估规划》(FSAP)于去年底完成,主要结论是:中国的增长需要减少对国内刺激的依赖,以便收紧货币政策和降低信贷增长,减少财政刺激,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当局认识到,要想使经济走上更可持续的发展之路,就需要放缓中期信贷增长速度,并逐步调整货币政策来推进这个目标。

此外,近年来当局收紧了对影子银行和金融套利的监管。当局还加强了宏观审慎监管,特别是对房地产贷款。

政府也逐步收紧了对地方政府举债的管理,从而限制了地方政府融资工具风险暴露的增大。

政府也开始通过加快钢铁、铝、煤炭等产能过剩行业的企业结构调整,解决企业部门的高杠杆率。

最近成立的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将有助于管控风险,可以对日益复杂的金融部门进行更好的、更综合的监管,以及监管者之间更好的协调。

最后,填补监管漏洞和进一步加强危机管理框架,也有助于在短期内减少金融部门的风险。

目前是解决中国金融风险的良好时机:中国经济增长速度超过预期,就业增长创纪录,世界经济复苏迅速。

因此,中国的增长需要减少对国内刺激措施的依赖,以便收紧货币政策和降低信贷增长,减少财政刺激,加快产业结构调整。

今天,中国有机会重建遏制这些风险可能需要的政策空间。

第二项关键挑战是如何改革中国的金融部门使其能够支持中国新的发展目标。

正如中共十九大所表明的,这些目标是雄心勃勃的:对于下一个发展阶段,中国寻求高质量的增长、生产率和创新驱动型增长、包容性增长和更加绿色的增长。

要实现生产率驱动型增长,信贷必须流向生产率最高的公司。我们即将和国研中心推出的增长新动能新报告显示,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信贷与生产率逐渐的关系趋于减弱,扭转这种趋势是中国未来增长的关键。

中国明白,要想达到生产率驱动型增长,市场应当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这一点对于金融部门更为重要——因为商业银行需要根据商业条件做决策。

具有良好监管和发达的资本市场可以支持大规模的长期融资,在人口老龄化背景下提供必要的可投资资产和长期储蓄的避险工具。

更加平衡的金融部门结构也会有助于减轻银行系统那些更适宜由资本市场处理的风险负担。特别是在这个领域,中国最近做出的向外国金融机构开放金融行业的决定会带来回报。

中国在普惠金融方面取得了巨大进步,金融服务可及性在发展中国家名列前茅。在仍有差距的领域,比如中小企业融资,我们在与中国开展密切合作。金融科技发展迅速,中国处于全球领先地位,也推进了普惠金融。

以阿里巴巴为例,阿里巴巴的数字金融工作令人难以置信。他们有个系统叫“3-1-0”,他们能够根据人们的在线活动在3秒钟内判断他们的信用,贷款额度可达百万人民币,花1秒钟转账,贷款过程需要的人手为“0”。假如我们把这项业务推广到全世界最贫困的人口会怎么样?这是具有变革性意义的。我们和中国人民银行合作,总结中国的普惠金融经验,与其他发展中经济体分享。

最后,绿色金融在中国建设生态文明过程中将会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中国是这个领域的领军者,包括在国内以及在2016年担任G20主办国期间。

中国已是世界最大的绿色债券发行国。制定绿色金融的高标准,开发能够大规模执行这些高标准的工具,是下一个阶段的任务。的确,中国在建立绿色金融体系方面的成功具有全球性意义。

中国金融部门面临的最后一个关键挑战是如何管理好自身的国际化。

近年来,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发挥出与自身经济实力相匹配的更大的作用。

虽然中国明智地选择了渐进式推进资本账户开放,但中国的对外投资已经在全世界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这些投资对于接受国是巨大的发展机遇,以往的投资已证明了这一点。

我们坚信,如果对外投资遵循中国金融机构在国内践行并已成为国际社会规范的高标准,就能实现效益最大化。

这些标准以社会和环境标准为主,但中国也越来越需要考虑接受国的债务可持续性。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目前正在制定一个新的债务可持续性框架,预计今年7月1日生效。在这方面我们很乐意与中国合作。

主席先生,最后我想说,世界银行集团在过去40年一直积极参与中国金融部门的发展以及中国更广泛的改革规划。我们承诺与中国在下一发展阶段继续我们的长期合作关系,与你们共同努力应对国际发展的挑战,与我们全世界的客户国开展合作。

谢谢大家!

Api
A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