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教育是强大的发展推动力,也是减少贫困以及改善健康、性别平等、和平以及稳定状况的最有力工具之一。尽管过去十年取得了重大进步,但是全世界仍有1.21亿左右儿童尚未接受小学和初中教育,2.5亿儿童不具备读写能力,尽管其中很多人上了学。

    从收入方面来说,教育具有巨大、持续一贯的回报,也可应对日益严重的不平等现象,但由于低得惊人的学习水平,这种潜力常常没有兑现。为所有孩子提供优质教育,向他们传授各种工作技能,对于到2030年消除贫困至关重要。

  • 世界银行集团致力于帮助各国达到可持续发展目标4,呼吁到2030年所有人都能享有优质教育和终生学习机会。世界银行帮助起草和签署《教育领域2030年行动框架》,将指导各国实施该目标。

    为了使这一愿景成为现实,世界银行集团正在动员一切可用资源。《世界银行2020教育战略:促进人人学习》强调,年轻人通过学习获得的知识和技能有助于他们摆脱贫困和促进发展。

    世界银行集团提供的教育援助侧重于对发展中国家非常重要的以下方面:

    投资于幼儿(从出生到五岁,甚至在他们进入小学之前),确保他们获得正确的鼓励、培养和营养,是一个国家可以做出的最明智投资之一,有助于应对不平等问题、打破贫困循环和提升生产率。题为{0>Stepping Up Early Childhood Development” report is a practical guide for policymakers and practitioners about how to invest in the early years.<}0{>《加大儿童早期发展力度》的报告是适用于决策者和从业人员的、有关如何在早期进行投资的实用指南。

    只有通过优秀的教师才能提供优质教育。题为《优秀教师:如何提高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学生的学习成绩》的报告提炼了有关教师政策改革的最新实证资料和实践经验。《上海是如何做的》重点介绍了上海教育系统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方面,即该市培养、支持和管理教师的方式,而教师正是旨在提高学校教育质量的任何工作的中心环节。

    支持女童和妇女是世界银行集团到2030年消除极度贫困和促进共同繁荣的双重目标的关键。2016年4月,世界银行集团承诺五年内对教育项目投资25亿美元,这些项目包含作为直接受益人的少女(12-17岁)。大约75%的投资将投入低收入国家,主要是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南亚地区。在不到一年内,世界银行集团已经投入6亿美元,支持通过少女教育促进积极变化的项目。

    为帮助提高劳动力市场的生产率,世界银行集团考察了教育如何在解决全世界许多国家存在的技能不匹配问题方面发挥的作用就业和生产技能评估调查通过生成有关成年劳动者技能的国际可比较的全新数据,深入阐明技能缺口和不匹配问题。其他有关技能的报告包括《辍学和失业:拉美地区年轻人(15-24岁)面临的风险与机遇》《劳动力市场全球化和国家增长前景》

    实现人人学习目标还意味着从为教育系统需要的投入提供资助转向加强制度建设来取得成果。各国对结果导向型融资的需求不断增长,这一系列工具可以根据实现预先约定结果的情况提供资助,从而使激励措施与预期成效保持一致。

    这种方法已经显示出前景,可以帮助各国充分利用所需的财政资源来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2015年5月,在韩国仁川举办的历史性世界教育论坛期间,世界银行集团承诺,其今后五年内对教育领域的结果导向型融资将翻番,达到50亿美元,其中超过一半已经比原计划提前交付。

    世界银行集团其他教育在线平台

    世界银行集团的取得更好教育成果的系统方法(SABER)平台正在帮助评估世界各地的教育政策,确定切实可行的优先重点。

    世界银行集团开展并支持严格的影响评价 ,生成有关教育领域的哪些工作处于不同状况下的更有力实证资料。同样,在非洲,服务提供指标项目开展的调查跟踪各国随时间推移交付教育和健康服务的绩效和质量。

    在全球层面,世界银行集团的教育统计网站罗列了超过2500项有关可及性、完成率、学习成绩、支出等的国际可比较教育指标。

  • 2000年至2016年间,世界银行集团在教育领域投入了506亿美元。同一时期,教育占贷款的比例翻了一番,从5%上升至大约10%,这充分表明教育在整体投资组合中的重要性。世界银行集团2016财年的教育贷款为36亿美元。

    在许多国家,世界银行集团资金也正在帮助政府和其他发展合作伙伴投入更加庞大的资源,从而产生协调的教育项目和更低的政府交易成本。

    下面是世界银行集团在国家层面取得的一些教育成果:

    孟加拉国,世界银行集团参与了各级教育工作——从初等教育到技术培训和高等教育。在第三初等教育发展项目下,约12.7万所学校在2016学年的第一个月收到了超过1.1亿本教科书,并在偏远和贫困地区修建了另外22444间教室,以缓解学校过度拥挤现象。

    保加利亚,将近80%的在保加利亚社会包容项目下接受过早期儿童教育的弱势儿童(包括罗马裔儿童)成功地通过了入学准备诊断测试(2016年),而在2010年项目开始之前仅有40%。

    在世界银行集团支持下,2006年首次对学生的高棉语进行了全国性评估,并在2009年重新进行了评估。结果显示阅读水平非常糟糕。从2010年到2012年,柬埔寨重点考核试点学校的阅读技能。数千名学生收到了自己的课本,并有数千名教师和教育官员接受了教学方面的培训。2014年,一项全国性评估显示,几乎所有八年级学生都能够阅读和理解课文。

    海地,从2012年到2016年,逾43万名学生获得了学费减免资助,使弱势儿童能够免费上学。向37万多名学生提供了餐食、维生素、驱虫药和维生素A。该项目为海地贫困农村社区的6500多名儿童提供了上学机会。快速岗前教师培训培养了另外3570名合格的小学教师。飓风“马修”在2016年10月过境之后,该项目开始修复120所学校,这些学校也可以用作避难所。此外,该项目还为89所学校的22000名学生提供了紧急校餐。

     印度,全国逾3600所寄宿学校正支持40万名年龄介于10岁至14岁之间的女童接受教育。这些寄宿学校提供宿舍、膳食和全日制中等教育的寄宿学校得到了印度第三基础教育项目的支持。

    印度尼西亚,2007年至2013年间,交通不便的贫困地区的50多万名0-6岁儿童获得了儿童早期教育。2016年,作为儿童早期教育村级精明一代人项目的一部分,印度尼西亚25个地区的超过15000名教师接受了儿童早期教育方面的培训。

    约旦,作为由多个捐赠方资助的教育知识促进经济改革项目支持的综合改革工作的一部分,该国修订了初年级课程,使享有学前教育的比例从2009年的50%提高到2015年的60%,同时推广了新的信息管理系统(OpenEMIS)。该国还实施了基于成绩的教师招聘流程和学校责任制,以提高教师队伍质量。

    科威特,开发并采用了用于普通教育的能力本位课程。开发并采用了用于普通教育的能力本位课程。2015年以来,为一至九年级的所有科目编制了课程和标准文档,十所学校引进了高度创新的战略领导和管理,逾1000名核心专业人员获得转型学校管理和改革方面的援助。

    拉脱维亚,世界银行集团与政府合作开发了针对高等教育的基于绩效的资助模式。因此,该行业的公共资金增加了六个百分点,这些资金被根据绩效分配给各所大学。

    尼加拉瓜教育行业战略支持项目通过为期两年的培训,向超过2300名社区学前教师(占全国教师总数的27%)提供认证。此外,该项目向中等学校的学生分发了19.1万册书籍,内容涵盖以下五个关键科目: 西班牙语和文学、数学、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英语。

    2016 年,在尼日利亚,世界银行集团为国家教育规划投资项目批准了1亿美元追加贷款。该项目将有助于博尔诺、约贝、阿达马瓦、包奇、贡贝和塔拉巴等东北诸州的学生——尤其是女童——重返学校。该项目携手各合作伙伴,帮助识别失学儿童,尤其是女童,并为他们/她们重新入学策划各种途径。

    巴基斯坦2017年实施的教育行业的首套数字系统正对教职员工、学生和学校基础设施进行透明、有效的监测。采用生物特征信息记录了超过21万名教职和非教职员工的个人资料,覆盖超过26200所学校。截至目前,针对4万名缺勤教师和6000名逃课者实施了惩罚措施。

    罗马尼亚,世界银行集团正与政府合作解决过早辍学、高等教育、终生学习和教育基础设施等方面的问题。其中一些战略将对410万人的生活产生影响,它们对于该国使用欧盟资金必不可少。这些战略包括解决弱势群体和罗马裔学生需求问题的措施。

    坦桑尼亚结果规划贷款教育项目已经在小学和中学层面显著促进了学生学习成绩提高。二年级学生斯瓦希里语的每分钟平均阅读字数从2013年的17.9词上升到2016年的每分钟23.6词。数学方面,2013年至2016年间,二年级学生每分钟正确回答的答案数量从7.6个上升至9.1个。

    越南8000多名贫困学生获得了在非公立高中和职业中专读书的学费补贴。该项目采用基于成绩的资助方法,将支付学费补贴与学生的表现挂钩。这帮助增加了接受高中教育的机会,降低了12个省份弱势学生的辍学率。此外,世界银行集团资助的某项目为超过250名六岁以下的聋哑儿童在家中提供手语教育,让他们为接受正规学校教育做好准备。该项目还帮助培训200名用手语讲课的教师。

    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师资教育促进项目帮助将1-4年级合格教师的比例从2010年的39%提高到2015年的62%。此外,学校-工作过渡项目正在通过与私营部门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不断加强高等教育课程的相关性。截至目前,约4000名学生接受了创业和软技能培训,从而提高了其就业能力。

    非洲西部和中部地区,在七个国家建成了依附于大学的19个非洲杰出教育中心,向年轻学生讲授对于非洲发展至关重要的科学相关科目。尼日利亚救世主大学传染病基因组学的该中心发布了有关埃博拉病毒的重要研究成果。目前,两个地区的2410名学生参加了短期、硕士和博士课程。

    也门,世界银行集团在五个地方行政管辖区实施了面向女童的中等教育发展项目。共计14350名教师接受了科目模块培训,另外培训和聘用了89名女性教师。这极大地鼓励了家长们把女儿送到学校接受教育,在中等教育层面尤为如此。此外,该项目还兴建了43所学校,为50所学校配备了图书馆以及科学和计算机实验室。了解有关世界银行集团教育成果的更多内容,请点击 这里

     

  • 世界银行集团与其它联合国机构和发展合作伙伴密切协作,将在各国努力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同时向其提供强有力支持。

    2002年,世界银行集团在建立多个捐赠方参与的全球教育伙伴机制(基础教育领域的一个重要合作伙伴)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世界银行致力于更好地协调来自该机制和世行面向最穷国的基金——国际开发协会的教育融资,这方面的工作正在进行当中。

    2016年,世界银行集团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共同启动了儿童早期发展行动网络。该网络与合作伙伴一道,把政府、发展合作伙伴、民间团体、国会议员和私营部门集中在一起,增加对早期儿童发展领域的投资。

    世界银行集团与双边捐赠国(如挪威、美国和德国)合作,共同实施“确保所有儿童的教育成果”计划(REACH program),为建立教育领域结果导向型贷款的实证资料而开展的工作提供支持。

    其他信托基金合作伙伴包括澳大利亚、欧洲委员会、爱尔兰、韩国、荷兰、日本、西班牙、俄罗斯以及英国。

    当前,世界银行集团也在与新的合作伙伴开展合作,包括 为人人提供教育集团、阿拉伯世界倡议组织、儿童早期教育磋商小组全球阅读网络、“建立教育领域实证资料”集团以及和 学习捐赠方网络全球契约组织。


其他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