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广东农业污染面源控制项目效果初显

2015年10月23日


World Bank Group

2015年10月23日,广东 - 纪严宇是广东省惠州市恒沥镇天光村的村民,他家种着6亩稻子。过去,他和绝大多数中国农民一样,总是毫不吝惜地使用农药和化肥,觉得这样才放心,才能确保高产。 

纪严宇说,以前稻子长出来,“我们看着就打(农药),看着就打。”可是,去年他只打了两次农药。化肥也一样,他用了一种新的四合一的肥料,用量也比以前少很多。 

可是收成反而增加了。他去年收了5,400斤稻谷,比2013年增收了1,200斤。

这个让人高兴的结果,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他参加的一个世界银行在广东省实施的农业污染控制项目。 

目前,中国的农业污染主要有两个来源:一是化肥和农药的过量使用,二是养殖业产生的废物,比如牲畜的粪便。“过量使用的化肥和农药、牲畜粪便会被释放到环境中带来水污染,并带来食品安全方面的问题,”负责这个项目的世行项目经理茹江说。 

2010年,中国环保部、国家统计局和农业部联合公布了全国首次污染源普查的结果,普查的标准时间是2007年。在这一年,涵盖种植业和养殖业的农业产出了全国44%的化学需氧量,57%的总氮,和67%的总磷。化学需氧量、总氮和总磷是衡量水污染物的最重要的指标。 这意味着,中国农业造成的水污染已经超过了其他行业。 

世界银行和广东农业部门的专家经过三年多深入的调研和设计,于前年正式提交了这项计划投资2亿美元的项目方案。这一方案很快被批准并于去年年初正式启动。项目覆盖约28万亩农田和300个大型养猪场。


" 我还是在一个试运行的阶段,这个试运行的阶段我已经都很满足了,我一天到晚都是在猪场住的,现在首先空气好了,就是说空气没有臭味了。 "

张志强

农场主


在项目的种植业部分,项目方先选出合格的农资商店和农资供应商,然后通过它们向参加项目的农户提供高效、长效、低毒的农药和化肥。 

“中国农民总是倾向于多用,其实本不需要那么多,但是他们觉得用得越多越保险,”世行农村发展专家曹文道说。 

为了鼓励农民在使用化肥、农药时不超过实际所需用量,这个项目采用了一个IC卡系统来管理给农民的补贴。每个参加项目的农民会得到一张IC卡,里面记录着他的姓名、田地面积、根据他的田地面积和相关情况计算出的化肥和农药用量、定价等信息。指定的农资商店根据IC卡里的信息向农民出售这些物资。如果农民想购买超过定量的化肥和农药,他只能用原价购买,不能享受补贴。

“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想办法降低化肥、农药的用量。最后,我们想出了IC卡这个方法,”曹文道说。

这个方法在项目执行第一年收效良好。省项目办公布的数字表明,去年项目区早造化肥用量平均降低24%,晚造降低12%。台山项目区的用药量减少27%。

显然,让粮食产量不要减少是一个关键,否则农民不会有积极性继续参加项目。在这方面,第一年的结果也让人满意。项目区去年早稻增产6%,晚稻增产19%。

广东省农业面源污染治理项目管理办公室主任胡学应说:“这个是不容易。我们从去年的实施来看,我们做到了减肥减药不减产,这样一个目标实现了。”

除了IC卡补贴系统,项目还因地制宜地采取了丰富多样的方法,以帮助农民减少化肥和农药的用量。

当地一些地区的耕作习惯不尽合理,破坏了土壤保持营养和农药的能力。针对这一问题,项目专家为这些地区设计了新的作物轮作方案,以减少耕作带来的破坏。

在病虫害防治方面,采用了多样的方法,比如灭虫灯、粘虫板、生物虫药和害虫动物天敌的引入。在大片田地区,项目支持采用统防统治的专业服务公司。

惠州市的张志强参加了这个项目的养殖部分。他的兴趣观光农场每年可以生产4000头生猪,去年猪场在农业污染控制项目的支持下安装了新的污物处理系统。现在他非常高兴。

“我还是在一个试运行的阶段,这个试运行的阶段我已经都很满足了,”他说。“我一天到晚都是在猪场住的,现在首先空气好了,就是说空气没有臭味了。第二,排出来的水、产出来的猪粪我都利用上了。”

新系统处理过的水完全达标,张志强用这个水冲猪栏;猪的粪便用来产生沼气,沼气发的电可以提供猪场本身的用电。

世界银行这个项目一共会支持300个中型到大型猪场改造他们的污物处理系统,这300个的生猪存栏量占全广东省的8%。项目还会支持建造一些新的二层构造的猪舍,猪在二层,粪便会漏到一层直接堆肥处理。项目的设计者们希望这种新的猪舍成为示范项目,带动一种更易于解决污染问题的生猪生产方式的转变。


Api
A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