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世界银行集团如何帮助各国应对新冠肺炎 找出

新闻稿 2019年10月2日

世界银行《国际债务统计》称2018年发展中国家债务存量增至7.8万亿美元

净债务流量下降28%至5290亿美元;债务负担上升

2019年10月2日,华盛顿:世界银行《2020年国际债务统计》显示,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经济体去年债务总额增至7.8万亿美元,增幅5.3%,而来自外部债权人的债务净流量(支付总额减去本金)跌至5290亿美元,跌幅为28%。

报告指出,虽然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经济体的平均外债负担不算高,但多个国家自2009年以来处于债务持续恶化的轨道上。债务对国民总收入比率低于30%的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占比已从10年前的42%缩小至25%。同样,债务对出口比率高的国家占比出现上升。

 “要想增长得更快,很多发展中国家都需要更多的投资来满足他们的发展目标。” 世界银行集团行长戴维∙马尔帕斯说。“债务透明度应当扩展到所有形式的政府承诺,包括显性的和隐性的。透明度是吸引更多投资和建立高效资本配置的重要方面,而这些对于我们改善发展成果的工作至关重要。”

中国债务存量因投资者对人民币计价资产的胃口变大而猛增15%。除去10个最大的借款国(阿根廷、巴西、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墨西哥、俄罗斯联邦、南非、泰国和土耳其),外债存量增长了4%。除南非外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2018年的债务存量平均增长8%,该地区半数以上的经济体自2009年以来外债存量翻了一番。

多边债权人流向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债务净流入激增86%,主要原因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阿根廷的援助。除这一干预外,多边债权人向其他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经济体的净流入与上年持平。非巴黎俱乐部债权人面向仅符合世界银行国际开发(IDA)贷款资格的国家的贷款速度放慢。非巴黎俱乐部双边债权人的总承诺额占比降至17%(2010年为43%),而巴黎俱乐部双边债权人的总承诺额占比稳定在12%。

本期《国际债务统计》首次对公共债务和公共担保债务(政府和其他公共部门债务)以及政府担保的私人债务进行了分类。这种新的呈现方式不仅提供了政府债务数据,还提供了政府显性或有负债的数据。

 “借款模式和工具随着时间推移而发生了变化,《国际债务统计》的深度和范围也发生了变化。”世界银行发展经济学数据局局长傅海珊表示。“唯一没变的是报告的的核心目标,就是提供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外债的全面和及时的数据,以支持债务管理和相关的政策决策。”

在全球不确定性上升、资本市场收紧和信用评级下调的形势下,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债券发行量(很多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主要外部融资来源)2018年降至3020亿美元,降幅26%。然而,不包括南非在内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发行了创纪录的170亿美元债券。 2018年债券发行的特点是期限更长,并且全部实现超额认购。

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经济体的资金净流入(包括债务和股权)2018年下降19%,降至1万亿美元。除去中国(中国占债权净流量的一半和股权净流量43%),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经济体的资金净流入下滑28%。

《 2020年国际债务统计》提供了大量世界各经济体2018年外债存量和资金流量(债务和股权)的统计数据和分析,并提供了大部分报告国1970年至2018年的200多个时间序列指标。

下载《2020年国际债务统计》报告


新闻稿编号 2020/042/DEC

联系方式

华盛顿
Mark Felsenthal
(202) 458-0051
mfelsenthal@worldbank.org
电视采访申请
Marcela Sanchez-Bender
(202) 473-5863
msanchezbender@worldbankgroup.org
Api
A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