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话与实录 2019年9月18日

通过增长取得良好成果——通向发展成功之路:世界银行集团行长戴维·马尔帕斯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讲话

回到彼得森研究所感觉真好。我渴望聆听你们对增长与发展的挑战性问题的看法。考虑到世界目前面临的诸多挑战,包括英国退欧、负利率、贸易摩擦以及很多发展中国家贫困率上升,此时讨论正当其时。

目前有一系列的发展问题有待解决,包括私营部门面临的障碍、妇女的充分融入以及健康、教育、环境和基础设施等方面存在的严重问题。

我今天想提出四个议题:世界经济增长放缓;固定资本形成率低下,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负收益率债券标志着资本冻结;以及这些趋势对发展中国家和世界银行的影响。这些问题相互关联,形成一个不利于发展的增长环境。

世界经济增速放缓

全球经济增速放缓是显而易见的。世界银行集团6月期《全球经济展望》(GEP)报告将我们对2019年实际全球增长的预测下调至2.6%。鉴于最近的发展,我预计实际增长率达不到这个水平。

按照名义价值计算,2019年美元国内生产总值增速将放缓至3%以下,与2017年和2018年6%的增速相比大幅下滑。2018年世界美元国内生产总值达到84.7万亿美元,其中美国为20.6万亿美元,中国为13.6万亿美元,欧盟五大经济体(德国、英国、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总计13.1万亿美元,日本5万亿美元。

全球增速放缓的基础广泛,包括中国经济增长放慢;阿根廷、印度和墨西哥的增速大幅下滑;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增速令人失望。欧洲部分地区陷入衰退或接近衰退。德国和英国经历了一个季度的衰退,意大利和瑞典已出现连续几个季度的停滞。

投资增速放缓

我再来谈谈资本形成。我们6月期《全球经济展望》报告的副标题是“紧张局势加剧,投资低迷”。在全球金融危机后,全球投资增速从1992-2007年平均约6%降至2010-2018年的4%左右。

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平均投资增速从1992-2007年约年均10%放缓至2010 -2018年的6%以下。除中国外,2010-2018年期间其他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平均投资增速仅为4%左右。 6月期《全球经济展望》报告预计2019年和2020年增速会温和上升。但最近的数据显示,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实现,资本形成率远低于以往的平均值,不足以创造提高生活水平所需要的增长和就业。

资本冻结

与此同时,超过15万亿美元的债券收益率为零或负值,一些新发行债券的长期收益率为负。这种冻结资本意味着未来增长放缓。在经济理论中,收益率应与资本成本和预期投资回报率相关。债券低收益率或负收益率意味着许多资本池已接受数年甚至数十年回报率很低甚至为负的市场前提。

上周欧洲央行宣布进一步下调负利率,尽管收益率低仍实行开放式债券购买。欧洲央行不会为其债券付息,而是向给欧洲央行提供债券的银行收取0.5%的利息,这将对增长造成压力。

当大量全球资本陷入低收益债券、按历史标准衡量总固定资本投资增长缓慢的情况下,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因当前资本存量恶化和枯竭,经济增速、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增速将持续缓慢。鉴于我们的目标是帮助各国攀登发展阶梯,这对世界银行集团来说是一个挑战。

发展挑战

全球增长缓慢和发展中国家投资低迷两者的结合,可能导致一些国家出现贫困加剧,致使世界银行的许多减贫目标无法实现。

使问题进一步复杂化的是,全球增长放缓和资本冻结的不同影响加剧了不平等,削弱了我们促进共享繁荣和提高收入中位数的使命。

挑战是巨大的。 2015年全世界约有十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极端贫困之中,与过去相比是显著改善,但也显示各国通过发展实践争取更大进步的任务紧迫。减贫与发展中国家的增长密切相关,这本身又与发达国家的增长和增长导向型政策相关。历史上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在没有经济增长的情况下长期坚持减贫。由于发展中国家总投资率已经放缓,增长前景正在不断弱化,使得结构性改革愈发紧迫。

最近在比亚里茨举行的七国集团首脑会议上,我指出无效的政府支出和缺乏债务透明度导致投资环境疲软,产生发展面临的各种结构性问题。我敦促协调解决这些问题:世界银行正在通过强有力的国别计划寻求良好的发展成果,广泛工作流程的目标是促进增长、可持续性和广泛提高生活水平。

我相信结构性改革可以朝着正确的方向推进,但我也认识到许多关键改革面临着强大阻力。问题包括寡头垄断;过大的政府就业和养老金承诺;货物、服务和融资补贴,这些都是各国难以修复的问题。我们在引入可竞争性方面取得了一些成功(例如通过拍卖市场),但许多发展中国家的经济依然被削弱竞争力的保护主义所主导;被国有企业和银行所主导,其中很多都是扭曲性的,消耗了可用于更有效投资的资源。

缺乏债务透明度和不可持续的债务负担是很多国家存在的问题,特别是在非洲。缺乏清洁的水、可靠的电力和公路、基本医疗服务和教育仍然困扰着我们的很多客户国。

低利率和低债券收益率的好消息是,当各国改善经济框架后是有资本可用的。当更好的投资机会出现时希腊和菲律宾的债券收益率出现迅速下滑。

乌克兰可能已进入这个阶段。我8月22日至24日访问基辅与泽伦斯基总统及其团队讨论经济改革的优先事项。政府正在形成,新计划还在酝酿之中,因此世界银行集团的参与恰逢其时。凭借实质性改善政策的政纲,泽伦斯基总统以73%的选票获得压倒性胜利,他新成立的政党在议会选举中取得了决定性的多数席位。

泽伦斯基总统广受欢迎,使他有机会让乌克兰走上更快、更可持续的增长之路。我敦促他迅速采取行动实施改革,把重点放在那些通过自由化快速造福人民的改革上。泽伦斯基总统确认了几项关键的促增长措施:进行土地改革,开放天然气行业,取消国有企业和银行业垄断,尊重央行的独立性。我在8月25日《金融时报》上发文鼓励他采取这条路径。

我预计市场和投资者在评估这样的改革时会投机取巧。对于许多新兴市场来说,全球资本的可用性进一步强调了旨在加强资本市场和吸引海外侨民资金的改革,海外侨民在出现改善时往往最渴望投资,并且最了解有意义的进展。

发展中国家能够做些什么?迫切需要精心设计的结构性改革,以消除增长障碍,为未来繁荣奠定基础。各国需要优先考虑良好的政策:

  • 基于市场的定价;
  • 协调借贷与投资决策,使生产性项目吸引而不是排挤私营部门;
  • 债务透明度,这是债务可持续性和资本有效配置的关键环节;
  • 参与全球价值链,这可以通过国内和国家之间更自由的贸易和投资来实现;
  • 稳定的、基于市场的货币,这是至关重要的,这样投资者才可以进行长期投资;
  • 审慎的财政管理,辅以合理的税收水平和审慎的支出——可实行的最具挑战性的改革之一;
  • 增强可竞争性、竞争性定价和市场竞争,这是很多国家、特别是拥有大量国企的国家的一项关键性改革。

如上所述,促增长的结构性改革需要很多配套改革才能发挥作用。下一步包括对人力资本、健康和教育的投资以及妇女的充分融入。

总而言之,全球增长与投资正在放缓,大量资金被冻结在低收益债券中。这两者的结合加剧了许多发展中国家面临的挑战,也增加了实行广泛有利于增长、投资与民生的政策的紧迫性。

谢谢各位。

Api
A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