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清洁空气与健康肺脏:如何更有效应对空气污染

2015年2月19日


Image
Photo: Sura Nualpradid / Shutterstock

文章重点
  • 借助专项治理空气污染的项目而非其它类型项目下治理空气污染的附加子项目,可以最有效地改善空气质量。
  • 在城市化进程加速下,非洲和亚洲国家建设质量更高的空气质量管理基础设施,可在当下挽救生命,在今后为经济发展提供支撑。
  • 项目必须采用依据扎实分析工作制定的综合性跨部门方法来应对空气污染。

每当您听说致命性空气污染,你可能会联想到雾霾充斥的城市和拥堵的公路。印度和中国不少城市因面临空气污染挑战及其带来的健康影响而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然而,全世界并非只有印度和中国城市居民面临程度堪忧的空气污染。从塞内加尔到秘鲁,数以百万计的人们每天都在吸入被污染的空气,遭受一系列健康影响。世界卫生组织称,2012年,全世界约有370万人死于空气污染相关疾病。空气污染不仅仅限于大城市。如算上烹饪和取暖等家庭污染源造成的污染,死亡数字则会升至700万左右。众多家庭、城市和社会都感受到了空气污染造成的影响,包括医疗费用增加、生活质量下降、生产能力丧失以及经济机会错失等等。

世界银行新报告《清洁空气与健康肺脏:完善世界银行空气质量管理之策》,介绍了世行自身在过去十年间与发展中国家合作改善空气质量方面的经验,为世行和发展中国家今后更有效应对这一重大挑战提供了参考。

该报告定稿之前,《污染管理与环境健康计划》刚刚编制完成。该计划的重点是帮助发展中国家减少污染,构建更健康、经济更稳定的社区。最近,世行对其空气污染所致损失测算方法进行了审议。该方法将为空气污染防治行动提供更具说服力的实证资料。世行是健康与污染全球联盟气候与清洁空气联盟等多个倡导和知识分享联盟的伙伴合作。这些联盟旨在加深人们对污染挑战和有效解决方案的了解。

非洲将步亚洲后尘?

多数人可能会说亚洲地区空气污染最为严重,其理由充分:世界卫生组织2014年空气污染数据库显示,全世界环境空气污染浓度最高的前50个城市中,大部分位于亚洲,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和埃及尼罗河三角洲城市等多个城市也位列其中。尼日利亚拉各斯和加纳首都阿克拉的排名也不太靠后。

世界银行高级环境工程师叶万德·阿维说:“我们需要主动应对非洲空气污染,才能避免出现本可预防的死亡事件。我们必须即刻采取行动,而不是等待时机或在污染格局成型之时应对这一危机。”预计非洲城市人口将于2010年至2050年间增长两倍,达到12.3亿,这意味着非洲城市人口将占全球城市人口总数的五分之一。



" 如国家领导层积极主动地实行合理政策并投入适当资金,则可在推进城市化的同时改善空气质量。 "

保罗•卡巴雷罗

世界银行环境与自然资源全球发展实践局高级局长


更优质数据及监测

报告也发现,经检查的世行项目中,除少数几个项目之外,大部分 未把空气污染控制列为主要目标。因此,这些项目在以下两方面错失了时机:一是收集关键数据,二是建立有助于衡量其所资助的减污措施成效的本底数据。  

许多发展中国家均缺乏收集和分析数据所需的基础设施和标准化方法,而这些数据可能为作出更好决策提供依据,也可能有助于制定国家空气质量标准。如国家打算应对空气污染,则更优质数据和系统化监测不可或缺。全面的分析数据及对污染变化情况的有效监测,是智力圣地亚哥等城市取得成功的部分关键要素,该市政府实行了成功降低空气污染程度的更清洁交通方案

智利、蒙古、秘鲁等国实施的世行项目表明,积极与发展中国家全体利益相关方开展对话至关重要;需要采取综合性方法,首先查明所有污染源,最后制定出经济有效的干预措施;需要调动多个从交通到卫生、城市规划、农业等多个行业参与项目实施。经验表明,在应对空气污染问题上取得进展的国家和城市,其综合采取的技术、政策和经济措施 也很有效,例如中国和墨西哥城即是如此。中国在各城市实行了排污费制度,墨西哥城取消了倒退性且低效的化石燃料补贴。

非洲和亚洲的未来增长将主要仰仗于城市。推进城市化并非一定意味着遭受致命性污染且不可供人们呼吸的空气将成为新常态。如辅以更严格标准,则提升交通运输、工业、能源、建筑、农业等行业以及垃圾管理系统的清洁度即可挽救生命,为城市未来发展提供支撑。

世界银行环境与自然资源全球发展实践局高级局长保罗·卡巴雷罗说:“如国家领导层积极主动地实行合理政策并投入适当资金,则可在推进城市化的同时改善空气质量,公民也就可以在享用城市化带来的经济效益的同时享有清洁空气和健康肺脏。”



Api
A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