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关于有毒污染,您应该具备哪些认知:对话理查德•福勒

2015年4月21日


Image

加纳首都阿克拉附近原为湿地、现为垃圾倾倒场的阿博布罗西镇内某垃圾焚烧点附近的两个女孩。

图片: Pure Earth

理查德·福勒,Pure Earth (布莱克史密斯环境研究所)所长。该所现扮演全球健康与污染联盟秘书处的角色。该所为非盈利性机构,致力于清理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最贫困社区遭污染的垃圾倾倒点。这些倾倒点毒素浓度很高,对人体健康产生了灾难性影响。全球健康与污染联盟系国际合作机构,其宗旨是协调向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政府和社区提供技术资源和资金,用于减轻污染对人体健康的影响;其任务是传播关于各类有毒污染的知识。

1、何谓有毒污染?

福勒: 有毒污染系指对水、土壤和空气造成的有害或有毒污染。有毒污染物包括源自矿场的有毒重金属或源自工作的化学物等工业垃圾以及发电厂排放的污水和颗粒物。之所以用“毒性”一词,是为了把有毒污染与二氧化碳排放水平增加所致污染区分开来,后者可导致气候变化,但不会对人体健康产生直接影响。

有毒污染物可在饮用水、淡水鱼体内、遭污染农田所产粮食、游乐场、家中以及我们呼吸的空气中留存毒素。因此,如果您生活在遭污染之地,就有可能在吃饭、喝水、清洗、游乐或呼吸过程中暴露于这些毒素之中。

事实上,有毒污染是当今世界第一大“杀手”,但却是报道最不充分、投资最不足的全球性问题之一。

2、有毒污染物如何影响人体健康?

福勒:此类污染形式多种多样,对人体的影响方式各不相同而且有时不一定立即引起人们的注意。因此,人们把有毒污染称作“隐形杀手”。

因暴露于有毒污染之中引发的疾病往往被认为是其它因素所致。很多情况下,毒素在体内堆积数年并对身体造成多年伤害后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妇女和儿童尤其有可能受到伤害。

有毒污染可导致出生缺陷、不可逆的发育性和神经性失能以及免疫系统损害,还可引发多种疾病,如各种癌症以及心脏病和肺病。比较而言,有毒污染致死概率大于任何其它主要致死因素。通常,整个社区都会受到影响,经济增长能力也会因污染导致的人力资源和自然资源退化而受到削弱。

3、全世界受有毒污染影响人口多大?哪些国家受影响最为严重?

福勒:全世界七分之一死亡案例与污染有关。单从土壤污染来看,有毒污染对全世界2亿多人的健康造成了影响。城市空气污染影响的人口更多。总体而言,污染致死人数三倍于(pdf格式)艾滋病、疟疾和结核病致死人数总和 。

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受影响最为严重。2012年,这些国家因暴露于遭污染土地、水和空气之中而死亡的人数达840万,其造成的疾病负担占污染相关疾病负担的94%。尽管这些国家受影响最为严重,但其应对这一问题的能力最弱。受影响贫困人口(pdf格式)无力清理其存在毒害的社区,也无力迁往他地,因此其健康所受影响很大。

4、大部分有毒污染来自何处?其去向如何?

福勒:大部分剧有毒污染由地方小企业造成,其中很多企业不具备避免排污的技术、知识和动力。诸如已关停的排污工厂等废弃地也很常见。这些地方的污染源可能已不存在,但污染依然存在。我们将此类污染称为遗留性污染。

有毒污染的几大致因之一是废旧铅酸蓄电池回收利用。这种情况几乎存在于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所有城市。废旧电池回收是家庭收入的一个重要来源。家庭回收电池后,将电池拆解,之后在房中、厨房或后院加工制作新电池。由于这种情况相当常见,因此我们认为有毒的铅是全球儿童面临的第一大环境健康威胁

有毒污染的另一大来源是在作业过程中使用有毒汞的手工采金业。每年,手工采金业排放约1000吨有毒的汞,约占全世界汞排放总量的30%。全世界金供应总量中,手工采金业供应链至少占四分之一。全球约有1500万金矿工人,其中包括450万妇女和60万儿童,他们因直接接触汞而中毒。此外,汞可通过河流和空气迁移,在食物链中形成生物累积,进而对海产品造成广泛污染。



" 事实上,有毒污染是当今世界第一大“杀手”,但却是报道最不充分、投资最不足的全球性问题之一。  "
Richard Fuller

理查德˙福勒

Pure Earth总裁

Image

在索马里兰清理有毒污染。

图片: Pure Earth

5、现有哪些方案可清理有毒污染?这些方案在哪些国家已奏效?

福勒:好消息是有毒污染问题是一个在我们有生之年可以解决的全球性问题,因为我们已经拥有了解决方案,也具备了相关专业知识和专业技能。很多工业化国家已成功应对了最严重的有毒污染事件。我们只需要向贫困国家传授并与之分享解决方案。为使这些国家启动污染应对进程,我们急需大量资金。

通常,解决方案只需用占西方国家清理工业化过程遗留下来的有毒污染物所用资金的一小部分,就可以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得到实施。

在印度尼西亚,全球健康与污染联盟采用包覆方法,帮助清理了一块遭铅污染的足球场。该方法已经美国环境保护局批准,其操作步骤是首先把有毒土壤包裹在双层土工膜中,然后在其上覆盖黏土和一层薄薄的石灰石。即便遭污染土壤仍被埋在原地,但不会再构成健康威胁。这一过程耗资不到10美元/居民。越南某村的清理工作也采用了类似方法。

在阿塞拜疆,全球健康与污染联盟正在清理一处海滩,具体方法是铲除遭污染的土层,之后填上干净的土壤。在吉尔吉斯斯坦迈利赛镇(曾经的铀矿区),项目工作人员在学校和医院安装了滤水器,旨在防止饮用水遭铀肥料污染,为最脆弱居民提供保护。这两个项目均按照国际或美国环境标准实施。

6、为应对有毒污染,人们可采取哪些行动?

福勒:提升公众对污染问题的认识;了解污染问题并开展广泛宣传。污染可能不为人所见,似乎离我们很远,但人人都受到了影响。在生物多样性和气候变化背景下,污染问题通常遭忽视。我们必须转变全世界应对污染问题的方式。

7、国际社会为何应关注污染问题?

福勒:经济具有全球性,污染也是如此。一国遭污染的空气可对其邻国构成威胁。金矿和煤厂排放的汞可在鱼体内发现,世界各地的大米和其它出口粮食中也已发现了砷。一些国家的高污染行业已迁至贫困国家,后者缺乏管理和处理化学品所需的环保监管和技术。

我们同处污染之下,我们可以联手解决这一问题。我们需要各国合作,也需要国际社会作出承诺,还需要对污染防治进行投资。

全球健康与污染联盟为国际联盟,旨在帮助有关国家应对污染问题。能参与全球为应对污染问题付出的努力,该联盟深感自豪。


多媒体

Api
A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