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讲话与实录

世界银行常务副行长英卓华在中国高层发展论坛上的讲话

英卓华

钓鱼台国宾馆

北京, 中国

2012年3月18日

书面讲稿

媒体联系人

在中国高层发展论坛上的讲话

走向2030年之路

世界银行常务副行长英卓华

2012年3月18日,钓鱼台

部长阁下,女士们,先生们,

感谢邀请我再次在这个重要而出名的论坛上发言。

克里斯汀刚才谈到世界经济前景堪忧,财政风险隐现,尤其是在发达国家。

我想重点谈谈中国的发展前景。

自从2011年3月我们在上次论坛见面以来,中国保持了快速增长,遏制了通胀,出台了指导未来5年改革的长远计划,在全球治理中发挥了更大的作用。

中国是在全球经济不景气的大背景下取得这些成绩的。

而中国的增长不仅有利于本国人民,也有利于广大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在2011年整体增长6%,而高收入国家的增长率仅有1.6%。

中国在过去32年所取得的成就令人瞩目,在以投资拉动为主和出口导向型增长推动下,年均增长接近10%,使得中国在2010年进入上中等收入国家的行列,人均GDP约为5000美元。

在这一时期,约有6亿中国人摆脱了贫困。

中国的快速发展是多种因素相结合的产物:

有利于高速增长的外部环境和生产走向全球化,为中国的对外开放创造了条件。

一系列国内政策改革:

  • 全面的市场化改革减少了扭曲现象,促进了竞争,加快了劳动力流动,缓解了基础设施瓶颈,从而带来了生产率的提高。
  •  改善人民生活福祉,为日趋城镇化的劳动力队伍创造就业,从而培育了一个崛起的中产阶级。
  • 新的技术使中国得以向更高的生产率水平跃进。

中国的成功不仅仅是通过做什么,也是通过怎么做而取得的。五年计划阐述的愿景得到积极、务实和勤奋的实施。

有选择地在部分省份或村庄开展改革试点,汲取经验,进行调整,再通过向全国推广加以巩固。在下一个发展层面重复同一过程。

最终,许多小的步骤产生大的成果。

发展是一个永无止境的旅程,充满着不确定性。路途中会浮现新的机会和风险。不断的变化要求不断地进行战略调整。中国在这方面非常出色。

展望未来,外部环境不再有利于像中国这样的出口推动型经济体

未来通过以下方面提供了新的契机

  • 全球化深化
  • 新兴经济体成长
  • 全球范围中产阶级从18亿人增加到50亿人,其中三分之二在亚洲(2030年)
  • 新技术

然而,世界已进入一个低增长阶段,往往被称为“新常态”,发达经济体的宏观金融风险上升。

因此,中国的增长模式可能需要进行重新设计,使其在社会、环境和全球方面更加均衡。这不是指增长水平,而是指提高增长质量,指公平性和包容性增长。

外部需求趋弱和全球增长放缓及低增长的大环境,促使将重点转移到内需增长上。

在国内方面,从投资拉动型增长转向消费和可持续性增长,会凸显几种压力:

  • 人口变化——中国出现老龄化,劳动力资源萎缩,劳动力成本上升
  • 社会压力——不平等(城乡、工农业)所产生的社会压力,人民要求公平分享发展成果
  • 环境压力——要求推进绿色增长,减少能源消耗和能源强度
  • 要求更好、效率更高的城市集群。

展望未来,改革的重点可以转向:

  • 促进创新,实现生产率的最大化
  • 投资人力资本,包括改善医疗、教育和社会保障的提供和质量,这些对于维护社会和谐很重要
  • 提供适当的激励措施和信号,推进更加绿色、节能的技术
  • 土地政策、减少价格扭曲和改善流程,以反映工业/城市增长与农村/农业需求之间的平衡。

许多中等收入国家都出现了不平等现象加剧。在获取公共服务方面存在的巨大差异以及公共服务的效率低下(原因往往是缺少竞争)是一项巨大的挑战,需要加以解决。

如果把这些与人口老龄化、中产阶级人数增加以及养老金计划相结合,中国就面临着双重威胁——中等收入陷阱(适当的制度调整滞后)和财政上不可持续的福利计划的高收入陷阱。

增加财政资源对社会服务的投入,需要与改善社会服务相结合,通过加强能力和增进透明度、问责性和基于服务提供质量与效率的竞争。

改善和加强财政分权化是必要的——使地方政府的收入与其支出职责相匹配,更加公平的财政转移支付,增进财政透明度,包括将公共资源纳入“预算内”。

中国与世界形成互利共赢关系,可以通过保持开放和增进中国企业的全球化来推动。鉴于中国的经济规模及其在全球事务中的作用不断扩大,中国将会被期望转变角色,从一个全球标准的接受者转变为积极参与塑造金融、外国直接投资、气候变化和治理等方面的全球标准的参与者。这种国内政策与全球标准的兼容将会变得日益重要。

这一战略的一个核心要素是重新思考政府的作用。重新设计增长模式使其趋向均衡,这不仅对于中国是重要的,对于其他新兴经济体也是重要的。

根据我担任印尼财政部长时的切身体会,这是最困难的任务。

政府的作用需要重新定位。在基础设施建设、根据比较优势实施产业政策、采取开放型的贸易政策和有利于技术追赶的投资政策等方面,政府干预的直接作用对于发展的初期阶段是适宜的,可以通过快速走过前人走过的路,收获“后发优势”的硕果。

而当一个国家日益接近技术前沿,政府直接干预却有可能实际上拖累增长,而不是有助于增长。政府需要从一个直接的参与者转变为一个监管者和市场推动者——确保市场有效地配置资源,企业有能力和创造力参与国际竞争,劳动力受到良好的教育和具有竞争力,能够应对不断变化的环境。

政府需要提供更多的无形公共物品和服务,这些包括有利于提高生产效率、促进竞争、促进专业化分工、提升资源配置效率、保护环境和减少风险的制度、规则和政策。

正如各国历史上的许多改革计划一样,成功取决于能否获得那些相信中长期成果的人的广泛的、至关重要的支持,同时应对那些热衷于维持现状的人。

中国将形成自己独特的发展道路来解决这些挑战。一旦成功,中国会成为一个和谐的、有创造力的现代化社会,在我们这一代消除与发达经济体的差距。这是符合中国和世界的利益的。在这一努力中,我们都是利益攸关者。祝旅途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