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话与实录

教育新视野:从教育机会到教育质量

2015年5月19日


世界银行行长金墉 韩国仁川世界教育论坛 Incheon, 大韩民国

书面讲稿

教育是我们这个时代消除极端贫困的一个最有效办法。在千年之交,我们制定的首要目标显然是让所有孩子都能去上学。从那个时候起,发展中国家已经在这个方向做出了巨大努力,并得到在场很多合作伙伴的支持。

世界银行是世界上最大的教育融资者,自从在达喀尔承诺任何国家只要拥有可靠的普及初等教育计划,就会得到资金支持,我们过去15年在教育部门投资已达400亿美元。之后不久,我们还帮助启动了“全民教育——快车道计划”,就是现在的“全球促进教育伙伴关系”,并通过这个平台为42个国家提供了支持。

但是,全世界的孩子——我们的孩子——有权得到更多支持。只有全部孩子都进了学校并学习基本技能,我们才能宣告成功。为每个孩子提供教育机会并不容易,因为小学和初中之外的那1.21亿个孩子是最难触及的,他们由于贫穷、性别障碍、偏远、残疾等原因没能入学。我们需要更大的决心才能接触到他们。但摆在我们面前更为严峻的问题是如何确保所有孩子入学之后的学习。

事实是,大多数教育系统并没有为最贫穷的孩子提供良好的服务。如果2015年仍然有2.5亿个孩子不能读写,而其中很多人都上过多年学,这无疑是个悲剧,严重背离了我们的庄严承诺。微乎其微的学习效果带来了严重后果。今天,有近十亿人仍深陷极端贫困,其中部分原因就是缺乏二十一世纪开启人类潜能所需要的读写、计算和非认知技能。

教育中的公平及学习应该是发展的核心要素,要在2030年前结束极端贫困,我们所做的最后努力不能离开教育公平和学习。我之所以这么认为,有三个原因。

第一,教育可以帮助人们迅速摆脱贫困。从全球看,职工所受教育每增加1年,收入即平均增加10%。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女性平均教育收益率往往更高。教育也提高了非正规部门的生产力,并且能提高健康水平和适应能力。总之,教育能改变社会。

第二,受过教育的女性尤其能够有效推进社会经济变化。受过教育的母亲往往会推迟生育,少生孩子,对孩子的健康和教育投资更多,生活质量更好。例如,在巴基斯坦,即使母亲仅仅接受一年教育,她们的孩子在家学习时间就会多一个小时,考试成绩也要高一些。从国家层面上看,女童教育可以改变整整一代人。

第三,通过测算职工在校实际所学内容的多少而得出的学习成果质量,能够可靠地预测出经济增长率。例如,最近的实证分析表明,如果拉美学生能赶上他们东亚同龄人的学习成绩,拉丁美洲就能赶上经济增长率较高的东亚。而且我们知道,建立在人力资本上的繁荣也更有可能成为共同繁荣——这种繁荣与自然资源开发所实现的增长相比范围更广。

要消除贫困,促进共同繁荣,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目标,我们必须利用开发融资和技术专长,进行彻底变革。必须采用更为智能、更加强调证据的解决方案,改变最贫困家庭。可以肯定的是,比起15年前,我们更了解哪些方法在今天更为有效。

世界银行集团正在与政府合作,强化教育体系,为所有人提供优质学习。我们将重点放在体系上,也就是说,我们会为教师提供更为有效的支持,为他们的教学提供技术帮助,制定明确的学习标准,并经常评估学生学习。

我们知道哪些措施能够让弱势儿童,包括女童,走进学校。2001年,阿富汗只有200万在校生,而女生所占比例不到1%。现在,招生人数已翻了两番,达到800万,女生占到39%。取得这样的成就依赖整体的、跨部门的解决方案——如学校靠近社区、学校环境安全、高年级有女教师、修建女厕所、现金或食物奖励、公共信息宣传活动等。

      我们致力于帮助各个国家将数据和证据转化为行动。我们推出的“改善教学的系统方法”项目(Systems Approach for Better Education Results),收集和分析世界各地教育系统政策数据,采用以证据为基础的框架,突出最利于全民学习的政策和制度。在人类发展指数非常低的安哥拉,这种方法为大型评估改革活动铺平了道路。

采用技术可以越过目前做法,将与外界隔绝的教师和学生带入二十一世纪网络教室,帮助教师创建或访问多媒体创新教学材料,如可汗学院的免费内容。事实上,我们是在探索在尼日利亚城市和圭亚那农村使用可汗学院内容的方法。即使在个性化数字学习时代,教师仍然要承担很多责任。但是,很多教师缺乏工作所需的培训和支持。显然,我们必须做出更多努力去解决中低收入国家使用技术的挑战、根据不同环境调整内容并评估技术影响。

在与各国合作上,我们更为重视结果。一方面提高对贫困人群服务交付的责任,一方面用激励措施完善体系。条件适宜的情况下,则是提供更多融资以获得可衡量、可验证的结果。在坦桑尼亚,我们的“教育立竿见影”项目(Big Results Now in Education)将融资与事先商定的结果相关联,例如,更公平地配置教师、在2年级末之前提高学生成绩。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将融资与结果相关联会起到明显作用。这就是为什么在过去五年中,基于成果的融资已增长到约25亿美元,占我们教育总投资的20%。我很高兴地宣布,在未来五年,世界银行集团基于成果的融资将加倍,增加到约50亿美元。这将有助于加快实现全民教育和全民学习的新全球目标。

通过这种转变,政府和发展伙伴将共同承担责任,实施真正的、可持续的改进。

对于很多发展中国家政府,在全球经济中竞争的唯一方法就是迅速提高你们学生的学习成果。在座所有的教育部长们,如果你们还怀疑教育在全球经济的竞争性,去参观一下韩国的学校吧。韩国的家长们常常会对孩子说“Yeolsimhi gongbu hay”,字面意思是:对学习要热情似火

对我们的开发伙伴,我向你们保证,我们将更有效地利用公共和私营部门资源,使2030年前结束极端贫困所需的资金从数十亿美元增加到数万亿美元。

我们知道,实现这一目标,原来的业务模式是远远不够的。让我们迈出大胆一步。教育界需要听取马丁路德金的那句话,“我们面临的是,”他曾经说过,“无比迫切的当下”。我们必须尽力多聚,更深切地分享教育方面的经历和创新经验,提高全民学习的质量。我们要确保所有国家的所有儿童,不论他们在哪里出生,不论男女,不论家庭收入,都能上学并获得高质量教育和终生学习的机会。我们必须尽一切努力——投入似火热情——去实现教育这一启迪人心的愿景——教育要成为结束极端贫困、促进共同繁荣必不可少的公益事业和基本权利。

谢谢大家。


Api
A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