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 2017年12月2日

碳定价

Image

由全球领导人组成的碳定价联盟正在推动全世界制定并实施有效的碳价政策。

挑战和机遇

危险性的全球变暖不仅仅会造成环境灾害,在根本上还会对社会经济发展构成挑战。给碳排放设定价值或价格可从源头上应对气候变化,也可激励企业和个人改变其投资、生产和消费模式。借助明确、强大的价格信号,碳定价机制有助确定正确的激励措施,鼓励全世界立即大规模向低碳经济转型。

很显然,对碳污染采取行动并给其定价的势头日渐增强。2012年以来,已采用或计划采用的碳定价工具数量已近翻番。目前,42个中央政府和25个地方政府已为碳排放设定了价格。包括排放交易体系和碳税在内的此类碳定价机制的价值已达520亿美元,比2016年增长了7%。

世界银行报告《2017年碳定价现状和趋势》指出,中央和地方政府通过碳定价机制连续第二年筹集到了200多亿美元收入,并且仍有潜力筹集到更多收入。

借助世界银行平台市场准备伙伴机制(PMR),各国可进一步做好准备,实施气候变化应对政策,包括碳定价工具。PMR机制利用合作伙伴的经验,分享知识和最佳做法,包括分享碳定价方案设计方面技术性很强且很复杂的细节,如排放额度分配、法规制定、排放登记以及排放监测、报告和核证制度。

给碳定价是重要的一步,私营部门诸多人士坚定认为,政府应朝着这一方向迈进,才能有效应对气候变化。当前,若干企业(其数量快速增加)正在为碳排放成本增加的未来世界做准备——2017年,近1400家企业宣布将制定并实行内部碳价,其中包括100多家荣登《财富》全球500强榜单、年收入合计达7万亿美元的企业。

尽管取得了上述进展,但目前85%的排放仍未被纳入碳定价机制。此外,目前制定的大部分碳价大大低于40-80美元/吨二氧化碳(到2020年)和50-100美元/吨二氧化碳(到2030年)。碳定价高级别委员会发现,这些碳定价目标与《巴黎协定》的全球升温控制目标相吻合。该委员会由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和尼古拉斯·斯特恩勋爵出任联席主席,由世界银行提供资助。

碳定价是用以应对气候变化的一种简单易行、公平且有效的政策方案,还可产生额外效益,即减少空气污染和交通拥堵,同时避免与全世界当前高碳增长道路相关的补救措施的成本增加。

就企业而言,碳定价可助其管理风险、制定低碳投资计划以及推动创新。

不过,显而易见的一点是,在碳定价方面仍需加大行动力度。现行的碳价制度仅覆盖了全球15%的碳排放,其中定价低于10美元/吨的排放占75%。在这方面尚需取得更大进展,才能推助实现《巴黎协定》目标。

变革性行动

碳定价领导联盟把有关国家中央和地方政府领导人以及私营部门和公民社会领导人集中在一起,共同致力于制定有助于保持竞争力、创造就业岗位、鼓励创新以及实现实质性减排的有效碳定价政策。该联盟在2015年12月巴黎《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一次缔约方会议(COP21)上正式成立,目前正从多个方面推动气候变化应对行动:

1、在汇总有关主要议题的最新分析成果的同时,建立碳定价设计和实施方面的全球经验库,其中包括若干知识产品,如碳定价高级别委员会撰写的报告碳定价分布图以及与商界领袖召开的网上研讨会等等。

2、通过全球性会议或活动把公共和私营部门召集在一起。

3、同各利益攸关方协作,深化行业合作,包括建筑业价值链、银行业以及海事行业等方面的合作。

该联盟由世界银行集团帮助召集并提供支持,其目标是推进实施有效的碳污染定价制度,在全球推广该制度,同时助力各国保持竞争力、创造就业岗位、鼓励创新以及实现实质性减排。

截至2017年,该联盟共有超过25个中央和地方政府合作伙伴、150多个私营部门合作伙伴以及代表非政府组织、商业组织和高等院校的50多个战略合作伙伴。

预期成果

该联盟携手各合作伙伴,致力于实现全球经济领域应用碳价机制的长期目标。该联盟的具体目标有二:一是明确标有碳价的全球排放占比到2020年实现翻番,达到25%;二是该占比在此后十年内再次翻番,达到50%。

主要事实和数据

  • 42个中央政府和25个地方政府正在制定碳价。
  • 到2030年,每年将需要7000亿美元新增资金,才足以支持全世界向低碳经济转型。
  • 碳定价机制连续第二年筹集到了200多亿美元资金。
  • 近1400家企业将内部碳价纳入了其商业计划,其中包括100多家荣登《财富》全球500强榜单、年收入合计达7万亿美元的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