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世界银行集团如何帮助各国应对新冠肺炎 找出

专题报道

利用散居侨民资源,推动非洲发展

2011年6月16日


文章重点
  • 非洲散居侨民每年积累的存款估计可达530亿美元。
  • 在这一资源发挥其促进发展的潜力之前,各方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 “散居侨民债券”理念可对散居侨民自身及其祖籍国政府创造双赢局面。

华盛顿,2011年6月16日 -- 如果每个非洲国家突然了解到有一位潜力尚未挖掘的捐款人——一位具有强烈企业家敏感性的个人成功积累了数以十亿计美国存款且与其祖籍国有着密切的文化联系,会发生什么情况?

看起来,这似乎是一个为发展项目找到新资金来源的绝佳机会,但如果无人知晓这一神秘之人身居何处或款项存于何处或该捐赠人可能对资金用途存有哪些顾虑,情况又会如何呢?

这就是希望借助其海外侨民社区力量缓解财政压力的非洲发展中国家和其它发展中国家目前所面临的境况。这些侨民数量众多,他们通常在高收入国家生活和工作。按照发达国家的标准计算,大部分散居侨民的收入处于中等水平,其存款在发展融资界看来似乎微不足道,但正如世界银行经济学家Sonia Plaza和Dilip Ratha负责编辑的《散居侨民促进非洲发展》(en)所指出的, 如将其力量集中起来,散居侨民可筹集数额惊人的资金。

放眼全球,非洲散居侨民每年积累的存款估计可达530亿美元(en),其中包括撒哈拉以南非洲散居侨民的300多亿美元存款。

非洲散居侨民促进发展的潜力“不仅仅在于汇款”,世界银行经济发展前景预测小组高级经济学家Plaza表示。世界银行移民与汇款局局长Ratha说,政府应将其散居侨民视为“未开发的石油资源”。这不仅仅指流动性财富,也指以在海外工作过程中所获得的知识和专业技能形式现的“人力资本”。对于遭受人才流失影响的国家而言,这种人力资本是一种重要资源。

“工具开发阶段”

非洲散居侨民与非洲发展之间已然在发生非正式或小范围联系。散居侨民成员已在房地产、企业创办和资本市场等领域进行投资,他们或与朋友一道筹集资金,或成立投资财团。但是,如缺乏正规金融工具来组织和有重点地使用此类投资,他们的努力仍将是微不足道,只能对发展产生间接影响。

“非洲散居侨民已……组织起来,也已迫不及待地行动起来,”总部设于伦敦的非洲发展基金会创办人之一的Chukwu-Emeka Chikezie说。目前,他以散居侨民身份回到塞拉利昂,从事散居侨民相关发展方面的咨询工作。

Chikezie认为,非洲散居侨民社区目前刚步入“工具开发阶段,着手开发散居侨民可用于筹措资金的工具。”非洲散居侨民市场就是其中一例。该市场由西联汇款公司和美国国际发展署共同创办,帮助居民在美国的散居侨民企业家筹资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创办前景良好的企业,但目前所做的还远远不够。

情感债券

世界银行的目标是围绕这些联系建立一种正式架构,以便各国能直接利用这些联系实现其发展目标。前景最好的想法之一是“散居侨民债券”(en)—— 一种以相对较小面额面向拥有一些闲散资金但缺乏企业家组织资本能力的部分散居侨民发售的一种零售储蓄债券。

Ratha 说,该债券为买卖双方创造了双赢局面。同一般不太关心其投资领域的高端净资产投资者不同的是,典型的散居侨民成员可能依据其情感投资或根本不投资。一国政府“可利用这一情感获得利率折扣”,该利率可能低至4%,大大低于近期为一年期加纳国库券设定的两位数利率,Ratha说。

对买方而言,由于该债券专为散居侨民成员而设并专向其销售,因此4%的回报率大大高于一般银行储蓄利率或现金存款利率。而且,由于该债券属于在目的地国债券市场上发售的正规债券,因此其必须要遵守当地金融法规,因此类法规能确保债券的可靠性。

除了上述金融效益外,还有更多无形效益,而最好的散居侨民债券计划则可通过发动海外侨民参与选择和设计所资助的项目而带来大部分金融和无形效益。事实上,很多专家强调指出,试图调动其散居侨民参与的任一国政府都绝对必须要考虑散居侨民的利益,避免“身份政治”陷阱,明确界定发展成果,了解并倾听海外侨民的心声,通过实行问责制增强信任感。

Chikezie说,各国政府应避免如下形象,即它们看起来“像吃、喝、抽、赌、永远不能将一份好工作保持几个月以上时间、认为能够从其更专注于勤奋工作的兄弟姐妹那里获得资助、打……感情牌且很少感到内疚的大哥。”

换句话说,它们应该记住,很多散居侨民的父母或祖父母当初是由于治理不善而离开的,因此他们对遏制任何炙热爱国情感的此类问题仍记忆犹新。Ratha引用埃塞俄比亚近期试图为发电行业发售散居侨民债券的案例说,这是一次很受因政治原因而移居海外的侨民欢迎的发售,但最终因其认为存在很高的政治风险而彻底失败。

扭转人才流失态势

当然,散居侨民的潜力不仅仅在于提供资金,他们还能作出更多贡献,如人力资本。人力资本方面的贡献可始于知识传授,即通过协作、辅导和培训等形式由散居侨民将知识传授给其祖籍国。

然而,围绕散居侨民融资的很多此类问题也这里也适用,包括对表决权或迫使散居侨民作出艰难且通常是不可更改抉择的公民资格规定的更多顾虑。“除非(祖籍国)政府能够改善工作条件,否则人们是不会回国的,”Plaza说。另一方面,提供太多待遇吸引高技能人才回国的做法,有可能招致那些从未出过国之人的不满情绪。

Ratha说,为解决这一问题,一些国家向归国人士授予在政府部门工作的高级职称或头衔,有时甚至用管理顾问公司和猎头公司去寻找候选人,而不是用散居侨民对祖籍国的“良好意愿和情感依附”来吸引候选人。“政府对散居侨民说:‘我们确实需要你回来’,”他说。

例如,中国为吸引高技能人才回国建立了资金配备充足的研究中心。尽管各非洲国家均无力像中国那样集中国家财力,但它们可以通过区域合作组建规模更大的研究机构——Plaza说,这种情况已开始发生。

营造势头

为将这些想法付诸实践,世界银行正在推进实施多项计划,设计由散居侨民债券共同资助的项目,旨在吸引基础设施融资、银行贷款和开展债务管理工作。随着希腊最近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散居侨民债券申请书,势头营造工作不久后可能会达到最高潮,从而吸引其它国家仿效。

迄今为止少数成功打入美国市场的债券项目由于各种原因基本失望而归,但以色列和印度的项目除外。以色列“散居侨民归国潮”这一独特性,可能会使得其它国家难于仿效这一模式,但印度以同某项基础设施项目(如孟买至艾哈迈达巴德子弹头列车项目)明确挂钩方式予以补充的模式,可能是一种好模式。

Ratha说:“我们需要拿出一些新案例供非洲借鉴(其经验)”。“希腊案例将会使美国政府部门敏感地认识到相关效益,”,从而促使双方逐步建立应对监管流程的专业团队,因这一流程关乎散居侨民融资。

 


Api
A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