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18日

绿色债券十年记:为资本市场的可持续性绘制蓝图

10 years ago, the World Bank issued the first green bond, transforming development finance and sparking a sustainability revolution in the capital markets. Photo: © Thinkstock

 

2007年年末,世界银行司库局突然接到电话,瑞典多家养老基金希望对有利于气候的项目进行投资,但不知道如何找到此类项目。不过,它们知道到哪里去找,于是便要求世界银行提供帮助。不到一年后,世界银行发行了首支绿色债券,为帮助投资者资金与气候项目建立联系开辟了一条新路。

从本质上讲,债券就是发行人与投资者签订的一份协议——依据该协议,发行人从投资者手中借款,并且必须在规定时间内以既定利率向投资者还清所借款项。政府、企业以及其它诸多实体通过发行债券为项目借取资金。发行债券对世界银行来说根本不是件新鲜事儿,因其自1947年以来就一直发行债券,从资本市场上为其发展项目筹集资金。但是,对于专用于某类特定项目的债券,其理念以前并未经过测试。发行绿色债券竟然成为了创造历史的事件,从根本上改变了投资者、发展专家、政策制定者以及科学家之间开展合作的方式。

严厉警告

2007年,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发布一份报告称,人类行动与全球变暖之间存在无可争辩的联系。该委员会系联合国下属机构,可提供关于气候变化及其政治经济影响的科学数据。该报告的结论,加之自然灾害造成的日益严重的后果,促使瑞典多家养老基金思考如何把其管理的储蓄款投资于某项解决方案。它们拜访了其开户行——瑞典北欧斯安银行(SEB),商讨可以做些什么。SEB把拟用于投资、寻求为投资者降低风险并产生正面影响的资金与世界银行建立了联系,因为世界银行拥有在世界各地对环境项目投资的丰富知识。

跳出常规框框思考问题

事后看来,该方案似乎简单明了。投资者希望把其资金置于安全之地,也希望看到自己确实起到了作用。世界银行拥有需要融资的环境项目,具备作为优质债券发行人的优良记录,也具备报告其项目影响的能力。不过,当时存在缺失的一环:投资者怎样才能确信其支持的项目解决了气候问题?

这触发了另一通电话,这次是打给了国际气候变化与环境研究中心(CICERO)。该中心设于奥斯陆,是从事气候研究的跨学科研究中心。该中心的科学家都是一流的气候问题专家,能够就项目是否会对环境产生正面影响给出可信的意见。

随后发生的是,相关养老基金、SEB、CICERO以及世界银行司库局之间开展了数次商讨。商讨通常难以进行,主要原因在于不同机构使用的语种不同,以及金融、发展与科学三者之间的鸿沟难以弥合。

为找到解决方案作出联合承诺

商讨最终于2018年11月取得了成功,当时世界银行发行了绿色债券。该债券的发行为如今的绿色债券市场绘制了蓝图。世界银行为绿色债券支持的合格项目制定了标准,把CICERO吸纳为第二意见提供方,并纳入了影响报告机制,使其成为绿色债券全过程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此外,世界银行也就投资者、银行、发展机构以及科学家之间相互合作的新模式开展了试点。得益于其承诺、毅力以及推力,相关各方最终找到了解决方案。

 

世界银行绿色债券提升了人们对气候变化挑战的认知程度,展示了投资者通过不失财务收益的安全投资支持气候问题解决方案的潜力,为国际资本市场协会后来协调制定的《绿色债券原则》奠定了基础,也凸显了债券有可能创造的社会价值以及更加重视透明度的必要性。


Image

截至目前,世界银行已面向全球机构和散户投资者以20个币种发行了近150支绿色债券,累计筹集了130亿美元资金。

2018财年底,合格项目总数达91个,承诺资助总额达154亿美元,其中85亿美元绿色债券资金已划拨并支付完毕,支持28个国家实施了项目;其余68亿美元尚待支付。

截至2018年6月30日,可再生能源和能效以及清洁交通运输等部门项目占绿色债券合格项目总数的比重最大。这些部门得到的承诺资助额合计约占绿色债券承诺资助总额的69%。

世界银行首份《绿色债券影响报告》赢得了绿色债券市场的广泛赞誉,被其视为影响报告的标准和模板。目前,其他绿色债券发行人包括规模各异的企业和银行以及一些国家。目前,所有发行人都在评估、跟踪并报告其投资项目的社会和环境影响。就单个年份而言,房利美是绿色债券发行数量最大的发行人。去年,斐济发行了首支新兴市场国家主权绿色债券。活跃在国际资本市场上的每家银行都安排有专人负责绿色债券或可持续债券融资业务。绿色贷款标准正在被纳入贷款业务。随着绿色债券市场发展,出现了由第二意见提供者和核证者构成的新行业,他们包括向投资者提供信息并向发行人提供支持的评级公司。绿色债券理念已被推广至其它类型债券,如社会债券和蓝色债券。

 


"Our generation may not be able to solve all the problems related to climate change, but we can do our part to leave a better planet for the next generation."
Image
Kristalina Georgieva
World Bank Group Interim President and World Bank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绿色债券如何帮助应对气候变化?

绿色债券提升了人们对气候变化挑战的认知程度,展示了机构投资者通过流动性工具、在不失财务收益情况下支持气候智慧型投资项目的潜力,也凸显了固定收益类投资的社会价值以及更加重视透明度的必要性。世界银行发行的全球首支绿色债券为国际资本市场协会后来协调制定绿色债券原则奠定了基础。

“我们需要对气候变化采取果敢行动,”世界银行集团临时行长兼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表示。“能否成功应对气候变化归根结底取决于一个简单选择:我们继续按常规办事,期盼最好结果;我们即刻行动起来,构建一个有韧性的未来。我们这一代人或许不能解决与气候变化相关的所有问题,但我们能够尽一己之力,为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更好的地球。”

 

绿色债券改变了投资者行为:十年后的今天,投资者实名购买绿色债券或其它“贴标”债券,在购买前给出报价,更清楚地认识到了用其投资支持相关项目的能力。

可持续变革

十年光阴如白驹过隙,资本市场已从投资者对其投资支持的项目知之甚少且关注甚少的市场演变为投资目的比史上任何时候都重要的市场。

绿色债券基本理念及其项目筛选、第二方意见以及影响报告模板正被推广至其它领域。因此,目前有了社会债券、蓝色债券等新型债券,它们所筹资金专用于特定发展目的。此类新型债券无一例外地采用注重影响报告的绿色债券模板。2008年以来,各类“贴标”债券的发行总额已逾5000亿美元。

世界银行司库局投资者关系和新产品处处长Heike Reichelt说:“投资者希望其投资具有竞争力,但我们也注意到,更多投资者也希望其投资能够对社会产生正面且可度量的影响。”

投资者关注其投资的社会和环境目的,体现了债券市场的根本转变。投资者知道其自身有能力支持其股东关注的项目,也知道在不必放弃回报的情况下投资。他们也希望得到能够显示其投资如何应对环境、社会和治理问题的数据,在其日益认识到自身不仅能够创造社会价值还能够缓解其投资面临的风险的情况下尤为如此。一般而言,发行人如采用良好且具有可持续性的做法,则其投资成效就会更好。发行人积极回应投资者并同他们保持接触,向投资者表明其发行的债券可提供取得财务和社会回报的机会。

当前,投资者正在跳出范围较窄的“贴标”债券市场,从其它债券市场渠道了解发行人如何使用其投资。其它市场的规模要大得多——仅世界银行每年就发行500亿美元的可持续发展债券,所筹资金用于其发展贷款业务。

这一变革之星火由绿色债券点燃。今后更大的任务是继续推进这一变革,保持变革势头,以助推到2030年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债券的架构和报告机制将更为复杂。未来某天,每个投资者都会问“我产生了哪些影响?”,也会希望发行人以明确且有说服力的数据给出答案。前方道路漫长,但应对气候变化的迫切性、行动的紧迫性、资本市场的威力以及投资者为通过做好事而把事情做好所作的承诺,将推动发展融资领域走向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