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世界银行集团如何帮助各国应对新冠肺炎 找出

2020年5月22日

投资自然为人类和生物多样性带来回报

现年40岁的尼日利亚咖农Tsefaye Kidane,现居地处该国西南部的卡法生物圈保护区。摄影:Kaia Rose/气候合作项目/世界银行。

如果你打理土地,它就会眷顾你,现年40岁的尼日利亚咖农Tsefaye Kidane说。他现居卡法生物圈保护区。该保护区地处尼日利亚西南部,被认为是野生阿拉比卡咖啡的原产地。

Kidane家的农地距主路一英里多,只能沿着一条蜿蜒、狭窄的盘山小路进入,该小路宽度只够把产品运往市场的摩托车或自行车行驶。Kidane说,他从父亲手中把农场接过来时,地里土壤贫瘠,种植的庄稼也不固定——气候变化造成的破坏和几十年的土地退化使得这一不固定性进一步增强。

不过,在世界银行贷款土地可持续管理项目支持下,Kidane成功地扭转了这种状况。他通过一系列措施解决了水土流失问题,包括把陡坡地带改造成梯田、修建护堤、堆肥以及水土保持。“在开展水土保持活动之前,地里甚至不能生长饲草,”他边把小女儿抱在大腿上边解释道。

当前,全球共有10亿人生活在受森林砍伐、水土流失和生产率下降影响的地区,Kidane即是其中一员。通过保持土壤健康、获得可靠的供水和保护授粉动物等措施打理土地和保护生物多样性, 对向农村人口提供生计来源至关重要,特别是在经济因诸如当前新冠疫情大流行遭受的冲击之时。

健康的生态系统已被证明能够向最贫困人口提供生命线。据收集24国森林周边社区家庭收入数据的贫困环境网络项目测算,环境收入(大部分来自森林)占此类家庭总收入的比重达28%(Angelsen等人,2014)。


"在新冠疫情过后的恢复期内,大自然在确保人类健康与地球健康的更好统一方面将发挥关键作用。大自然并非奢侈品,而是经济稳定、减贫以及共享繁荣的基础。"
Image
Karin Kemper
世界银行环境、自然资源与蓝色经济全球实践局局长

“养护土地类似于养儿育女并让其自食其力,”Kidane说。“经过精心照料,孩子就会长大,之后就会照料你,对吗?与此类似,如果你把土地养护好,它就会助你实现最初目标。”

Kidane夫妇和一头家养耕牛最初生活的普通房子如今已被砖瓦房取代。砖瓦房面积更大,刷有黄褐色涂料,建有坚固的铝制屋顶,设有供邻居们与夫妇二人一道分享经验和种子的迎客门廊。耕牛不再养在家中,岁数较大的孩子们已入学,他们都受益于从咖啡树、鳄梨树、香蕉树、芒果树、一种被称为sweetsop的本地蔬菜以及玉米和大豆等一年生作物获得的收入。咖啡树是最大的收入来源,其产量约为每公顷2000-3000公担(2-3吨),大大高于他开始种植时的500-600公担。

野生动植物重现曾经荒芜的土地

Kidane的蜂箱数量也从3只增加到20只左右。蜂箱被整齐地并排摆放在地里的小丘顶上,上面用茅草覆盖,使蜜蜂免受恶劣天气影响。这些授粉蜜蜂不仅能够生产优质蜂蜜,还对本地原生植物、鸟类以及重现曾经荒芜土地上的野生动物有好处。黑白疣猴也回到了树上,森林里出现了迪克小羚羊和其它野生动物。此外,Kidane也看到了更多蛇,它们猎食啮齿动物等害虫。

 “随着我们在咖啡地里栽种更多遮阴树,曾濒临灭绝的野生动物纷纷返回,”Kidane说。他家的农地位于允许开展农作和经济发展活动的传统产区——卡法生物圈保护区内。在该保护区的核心区内,除了自然栖息地监测和研究活动之外,禁止开展其它人类活动。核心区长满了本地原生植物,也是数千种咖啡树的宝库。卡法生物圈保护区已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保护)计划。该计划旨在通过增强人与自然的伙伴关系促进可持续发展以及对生物和文化多样性的综合性科研和保护。

Image
卡法生物圈保护区内从最近道路通往Tesfaye Kidane 农田的一英里长步道沿线的峡谷风光。摄影:Kaia Rose/气候合作项目/世界银行

埃塞俄比亚境内近半数高原(约占该国总面积45%)水土流失严重,日益减少的自然资源和不断下降的农业生产力每年使该国农业GDP缩减2-3%。

可持续土地管理

在土地可持续管理项目下,约90万公顷土地得到了可持续管理,这使得250万人从中受益。该项目提高了供水可及性,减少了水土流失,提高了农作物产量,实现了收入来源多样化,提升了粮食安全水平——这些成果增强了民众生计的韧性,增加了该国人力资本。土地生产力提高和水土保持也改善了总体生物多样性。这一为期十年的项目使得埃塞俄比亚成为了土地可持续管理领域的“领头羊”。

尽管取得了上述成果,埃塞俄比亚五分之一人口仍以退化的土地为生。2019年6月,世界银行批准了“通过景观管理采取气候行动”项目,将在五年内向埃塞俄比亚政府提供结果导向型贷款,助其推广采用土地可持续管理方法,提升农村地区有保障土地权利的可及性。该项目将把土地可持续管理项目覆盖的埃塞俄比亚高原面积从占水土流失严重的高原总面积的7%提高到20%左右。此外,基于结果支付贷款的模式可迅速推广到其它土地退化的地区。世界银行对土地可持续管理的支持也包括打造绿色走廊,即被连片本地原生植被覆盖、把已恢复景观与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连成一体、有助恢复生物多样性有可能丰富的小流域的条状地带。此类走廊也将有助于开展生计活动,包括蜜蜂养殖这一埃塞俄比亚不断壮大的产业。该项目的另一个子项目包括有偿使用环境服务和探索如何向保护生物多样性的农户提供专项奖励。

Image
吉姆博县Meti-Yeba小流域保护区内的年轻男子Cheneke W/Micheal。他帮助保护已恢复的土地,使其免遭人与动物干扰。摄影:Kaia Rose/气候合作项目/世界银行

全球自然保护新框架

埃塞俄比亚农村地区实施此类项目的同时,全世界大自然正面临前有未有的压力。全世界从未像今天这样有如此多的动植物频临灭绝——近100万种物种(物种总数约为800万种)面临灭绝风险。就生物多样性保护而言,明年将是非常关键的一年,因为《生物多样性公约》秘书处将出台一项新框架,设定生物多样性保护、可持续利用并共享生物多样性保护效益的具体目标,以此取代十年前在日本爱知设定的目标。

世界银行的生物多样性相关工作将为围绕该全球新框架的谈判提供参考信息。举例说,创新性经济建模工作将对生态系统服务丧失对全球经济的影响进行评估,识别促进更健康地球上经济更健康发展的最有效政策方案。世界银行也将编制关于生物多样性与大自然对人类贡献的立场文件,并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发布该文件。但善意需要资金支撑,因此与国际金融公司共同编写的一份文件将提出释放私营部门资金用于保护生物多样性和“绿化”金融体系的建议。此项工作旨在为设定《生物多样性公约》目标和制定全球新框架提供参考依据。

“新框架和新目标为出台一项新的全球协议提供了一代人才能获得的一次难得良机。该协议将转变我们的粮食生产方式、基础设施建设方式以及为使地球免遭气候变化影响而对其进行保护的方式。埃塞俄比亚和其它国家的农民向我们展示了在找到自然与生计的平衡后能够做到的事情,”世界银行环境、自然资源与蓝色经济全球实践局局长Karin Kemper说。

新冠疫情大流行向我们提示了人类健康与地球健康之间的密切联系。据测算,在所有新出现的人类传染病中,75%为人畜共患疾病(即能够从动物传染给人的疾病)。在环境出现改变(如森林砍伐导致的改变)、自然生态系统因人类活动和气候变化而承压以及食用千奇百怪的野生动物(其中很多被非法交易或在受压条件下养殖)情况下,病原体就会旺盛生长。

Kemper表示,“在新冠疫情过后的恢复期内,大自然在确保人类健康与地球健康的更好统一方面将发挥关键作用。大自然并非奢侈品,而是经济稳定、减贫以及共享繁荣的基础。”

资助生物多样性保护,产生全球公益

1992年《生物多样性公约》通过以来,世界银行持续积极资助生物多样性保护,因其认识到发展中国家拥有全世界大部分生物多样性,具备生物多样性的生态系统系一件全球公共产品。我们最近开展的项目大检查表明,世界银行贷款项目支持建立并整合了合计面积超1.16亿公顷的海洋和沿海保护区、1000万公顷的陆地保护区以及300多个受保护栖息地、生物缓冲区和保护区。近年来,世界银行在对核心保护工作提供资金支持过程中,更多地利用了其召集力和全球影响力——二者推助了多个全球伙伴机制的建立和管理,如亚马孙可持续景观计划署,其采用多国参与方式在亚马孙流域内开展保护工作;全球野生动植物计划署,其通过提供技术援助和促进原产国、过境国以及目的地国之间的全球合作应对野生动植物物种非法贸易。

确保包容女性

Image
埃塞俄比亚农民Tadelech Kebede受益于助其开展土地改造的世界银行贷款土地可持续管理项目。目前,她在自家地里种植阿拉比卡咖啡、蔬菜和本地原生开花植物。摄影:Kaia Rose/气候合作项目/世界银行

鉴于土地与人的复杂联系,世界银行采用了一种综合性更强的景观方法,即在增强生态系统韧性的同时增强生计的韧性——生态系统包括生产性(农业)生态系统和保护区生态系统。世界银行也高度重视确保包容女性,如埃塞俄比亚农民Tadelech Kebede,她二十多年前开始守寡, 如今成为了世界银行贷款土地可持续管理项目的受益人。Kebede家的地位于似乎能够抗地心引力的陡峭山坡上,但梯田建成后,她栽种了大量阿拉比卡咖啡树和香蕉树。此外,她家还拥有一处繁茂的菜园,其中长满了菠菜、辣椒、根茎类作物等多种蔬菜,也长有本地原生开花植物——它们使她在当地报纸上获得了“模范农民”的赞誉。

“我家土地就是我的食物来源”

从前饥饿的日子令Kebede记忆犹新。当时,土地严重退化,动物很少,自己和八个孩子难以维持生活。下雨时,她眼睁睁看着地里土壤同庄稼一道被冲入沟谷。为解决这一问题,Kebede修建了堤防,种植了可以固土的当地狼尾草。之后,她栽种了小豆蔻树、咖啡树和果树,也栽种了甘蔗和被当地人用于做面包的“假”香蕉(红粗柄象腿蕉)。受气候变化影响,她调整了种植时令,目前种植了更多种庄稼。“如果一种庄稼绝收,我还能仰仗其它庄稼,”她说。这种多样化种植产生了回报——目前仍住在家里的孩子们都上学了,一个孩子正就读于师范学院,另一个孩子在当地电力公司工作。

“生活很美好,我自己有房,房中有起居室、卧室和厨房,”Kebede说。“我家土地就是我的食物来源,也是我的经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