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世界银行集团如何帮助各国应对新冠肺炎 找出

Skip to Main Navigation
2020年11月10日

扭转减贫进程倒退势头要求各国合力实现有韧性复苏

印度孟买:孩子们在家门前贫民窟的空场上玩耍。 © Shutterstock.com 

17岁的姆芭鲁·塔克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就穷。她居住在冲突后国家塞拉利昂的某村庄,村中只有一所小学和一只自来水龙头,不足以为全体村民服务。村中没有通电,道路也未硬化。

她的梦想是进一步深造、搬到城里住、将来在银行工作,这样她就能帮到自己的家人、村子和国家。但是,她父母均为农民,在不借钱的情况下偶尔会没钱给她交学费。

一项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项目改变了她的运势。

塔克是参与该项目学习肥皂制作方法和销售技巧的一群年轻女性之一。项目由世界银行集团成员机构之一的国际金融公司提供资助,由信仰组织“世界希望”负责实施。肥皂制作不仅有助于保护社区居民,使其免于感染新冠病毒,还可以为最有可能遭遇经济困难的居民提供收入来源。

每天,她和同事们都会开会商讨并敲定肥皂生产计划以及未来她们用挣到的钱做些什么。

“项目实施前,我们挣不到这么多钱,”她说,如今,她自己就能交学费甚至买书。

塔克为自己及其所在社区创造更美好未来的愿望,也是全世界成百上千万穷人的愿望。但是,这些人目前正面临多种挑战的空前冲突。 

新冠肺炎疫情、冲突以及气候变化影响将改变全球贫困格局

近25年来,全球极端贫困人口稳步下降,但目前却出现了一代人时间内的首次增长。这一倒退的主要致因是各国特别是贫困人口规模较大国家面临的三大挑战——新冠疫情、冲突以及气候变化影响。2019年至2020年的极端贫困人口增幅预计将大于世界银行开始持续跟踪全球贫困状况以来的任何时期。尽管新冠疫情为新出现的障碍,但冲突和气候变化多年来持续导致极端贫困人口增长。

世界银行新报告《贫困与共享繁荣2020:运势逆转》阐释了减贫面临的威胁,就如何度过当前艰难时期提出了建议。

1990年至2017年,全球极贫人口从19亿大幅降至6.89亿。1990年至2015年,全球极端贫困率年均降速达1个百分点,但2015年至2017年的年均降速不到0.5个百分点。

一段时期以来,降速放缓的主要原因显而易见,但其影响目前被新冠疫情放大了。

全球40%以上贫困人口生活在受冲突影响国家。暴力冲突令最贫困人口最为遭殃,破坏了其生计,同时也挫伤了其对本社区进一步投资的积极性。例如,受叙利亚和也门国内冲突推动,中东和北非地区的极端贫困率在2015年至2018年间几近翻倍。

最极端暴力可导致战争,进而破坏民生、家庭、资产以及自然资源,留下有可能要用数年时间才能愈合的创伤。

气候变化也是对减贫的一大持续威胁,其在今后数年内将进一步加剧。为上述报告开展的最新分析估计,到2030年,气候变化将使6800万至1.35亿人陷入贫困。气候变化对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南亚地区国家构成了尤为严重的威胁——这两个地区集中了全球大部分贫困人口。此外,气候变化造成的影响也可能食物价格上涨、民众健康状况恶化以及对洪灾等既影响贫困人口也影响普通人口的灾害的暴露。

新冠疫情势必会增加以往受影响程度较轻人群中的贫困人口

尽管暴力冲突和气候变化多年来持续威胁着减贫事业,但新冠疫情却是最新、最直接的威胁。

新冠疫情将会对减贫事业产生迅速、实质性的影响。单在2020年,疫情就有可能使极贫人口大幅增加8800万至1.15亿。新冠病毒正导致方方面面的中断,从日常生活到国际贸易无一幸免。目前,最贫困人口正在遭受全世界最高的新冠肺炎发病率和死亡率。

“这意味着儿童将不能上学,(人口)死亡率会受到影响,营养不良率、水质以及其它很多指标也会受到影响,”世界银行主管运营的常务副行长阿克塞尔·冯·托森伯格在上月召开的2020年年会上表示。“我们已然从卫生和教育数据中看到了这一点。我们对此表示关切和关注,也愿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努力应对这一挑战。”

新冠疫情催生的贫困正在侵入相对幸免于过去经济衰退的人群。较之长期贫困人口,“新穷人”可能更多的是城镇人口,受到更多教育,更多地从事非正规服务和制造业工作,更少地从事农业生产。印度和尼日利亚等中等收入国家可能集中了75%的新穷人。

Image

继续采取迅捷、重大且实质性的政策行动

新冠疫情、冲突以及气候变化将会造成巨大人员和经济代价。《贫困与共享繁荣2020》报告指出,如不采取迅捷、重大且实质性的政策行动,到2030年将全球极端贫困率降至3%以下的目标将无法实现——在新冠肺炎出现之前,该目标的实现已然面临风险。

当前的危机非同寻常。史上没有哪种疾病像新冠肺炎这样如此快地成为一大全球性威胁,世界最贫困人口也从未像今天这样如此集中地居住在受冲突影响国家和地区。人类活动引发的全球天气格局变化前所未见。

“我们大声呼喊,寻求帮助,”塔克说。全世界今天采取何种方式应对这些重大挑战,将会对以下两方面产生直接影响:一是当前全球减贫进程出现的倒退势头能否得到扭转,二是像塔克及其家人和邻居这样的成百上千万人能否有一线机会发挥其潜力并实现其理想。

眼下,世界各地的最优先要务必须是拯救生命和恢复民生。做到这两点所需的政策和制度已部分到位,如社会保护制度。举例说,巴西和印度尼西亚已扩大了现行现金转移支付制度的覆盖范围。

世界银行集团正支持各国努力在短期内拯救生命和恢复民生并在中长期内确保有韧性复苏。针对极端贫困人口日益集中、武装冲突尤为普遍、大量人口面临从洪灾到蝗灾等气候变化相关灾害严重威胁的地区,世界银行集团已加大了对其支持力度。

“我们正围绕众多紧急议题开展工作,包括食物援助、数字化互联互通以及新冠肺炎诊断方法、治疗方法和疫苗的公平获取等,”世界银行集团行长戴维·马尔帕斯表示。“随着我们逐步跳出新冠疫情应急响应范畴,政策制定者们应当继续关注更广泛的发展挑战。”

紧急行动和长期发展可以共享经验

尽管应对新冠疫情至关重要,但各国仍应继续出台解决方案,以克服减贫持续面临的障碍。

 《贫困与共享繁荣2020》报告就互为补充的“双管齐下”策略——短期内有效应对当前紧迫危机,同时继续着重解决冲突和气候变化等根本性发展问题——提出了如下建议:

1、缩小政策抱负与实际效果的差距

阐明的政策及其实践中的效果之间往往存在很大差距,因此公民的期望值及其日常经历之间也在存在很大差距。

政策抱负值得称赞,但其实现程度和各群体从中受益的程度可能存在很大差异。举例说,在地方层面,在社区中影响力最小的群体或许不能获得基本服务。在全球层面,政治经济关切会以全球范围内供应有限的医疗设备对富国和穷国的可及程度得到体现。要缩小差距,关键是要制定能够迅速、灵活作出响应的实施策略。

2、加强学习,完善数据

目前,关于新冠病毒的很多细节仍未可知。病毒在全世界传播的速度和范围已致富国和穷国的响应系统不堪重负。创新性响应措施通常来自社区和企业,它们对应当优先解决的问题可能有更好的认知,也可能拥有更大的合法权力来传递并执行诸如居家要求等艰难决定。人人相互学习的速度越快,学习所起的作用将会越大。

举例说,韩国新冠疫情响应行动之所以广受赞誉,部分原因在于其刻意从应对2015年中东呼吸综合征新冠病毒的“痛苦经历”中汲取了经验。

3、对危机准备和预防措施投资

“现在不付出,日后会吃苦”或许是陈词滥调,但当前全世界肯定再次以惨痛代价汲取这一教训。预防措施的政治回报往往较低,对其所起的避灾作用的赞誉也很少。随着时间推移,未亲身经历过灾害的人群可能会洋洋自得,认为灾害风险已消除或在发生时能够轻易加以应对。

新冠疫情加上气候变化和持久性冲突提醒我们认识到全面、主动对危机准备和预防措施进行投资的重要性。

4、扩大合作与协调

助推公共产品生产并维系产品供给需要广泛合作与协调。合作与协调对促进广泛学习、巩固政策制定工作的数据主导型基础、在危机期间形成团结意识以及确保官员作出的艰难政策抉择得到信任和值得信任至关重要。

最后,有效的响应行动必须始于对以下方面的认知:导致相关挑战的因素不仅有差异且难以处理,而且会对贫困人口产生重大影响。如不能紧急采取全方位行动,就会对未来构成更大挑战。与当前应对这些冲击同等重要的是,各国必须不懈聚焦于持续践行发展议程,促进包容增长、投资于人力资本和生产性资产并对其加以保护——唯有如此,各国才能持续推进减贫事业。

然而,扭转运势的严重逆转(如新冠疫情导致的逆转)态势既有必要,也有可能做到。我们在过去就做到了这一点,如战胜了当时被认为无法克服的挑战,包括消灭天花、终结二战以及修复臭氧层空洞;未来我们将再次做到这一点。

没有哪个国家通过单独行动就能有效控制更不必说预防诸如全世界当前经历的此类紧急事件。未来准备、预防和危机响应措施必须具有全球性和合作性。要应对发展挑战——无论其大小,全世界必须要紧急对合力实现有韧性复苏作出承诺,也必须确保不遗余力地帮助像塔克及其所在村其他村民这样的成百上千万民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