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世界银行集团如何帮助各国应对新冠肺炎 找出

新闻稿 2020年2月6日

世界银行称肥胖引起的疾病是大多数国家的三大杀手之一

2020年2月6日,华盛顿:肥胖长期以来被认为是高收入国家独有的问题,而证据显示全世界20亿超重和肥胖的个人中有70%以上生活在低收入或中等收入国家。面临残疾率、死亡率和卫生保健成本不断上升,生产率下降,肥胖正在成为所有国家(无论收入水平高低)日益严重的关切,世界银行今天在此发布的新报告称。

肥胖对于国民经济和人力资本都有重大影响,会降低生产率,缩短预期寿命,增加残疾率和卫生保健成本。据预测,在未来15年发展中国家肥胖的总成本将超过7万亿美元。

《肥胖症:一个迫在眉睫的全球性挑战的健康与经济后果》报告说,肥胖引起的疾病现已成为除撒哈拉以南非洲之外的全球三大杀手之一。近期的数据显示,自1975年以来,肥胖症发病率增长近两倍,每年造成全世界400万人死亡。

肥胖流行加剧的因素包括过度加工和含糖食品、体力活动减少和收入增加,随之而来的往往是不健康食品消费增加。

世界银行全球首席营养专家米拉·舍卡博士说:“随着各国经济增长和人均收入上升,肥胖的破坏性影响和负担将会继续转向贫困人口。”舍卡博士与北卡罗来纳大学的巴里·波普金博士共同撰写了这一报告。

在中国,2000至2009年期间,肥胖产生的卫生保健成本在中国年度卫生保健支出中的占比从0.5%增至3%以上。在巴西,肥胖产生的卫生保健费用预计将翻番,从2020年不到60亿美元到2050突破100亿美元。

除了直接增加卫生保健成本外,还有间接成本,比如降低劳动生产率、导致缺勤和提前退休,这些都会影响个人和社会。

全球各地很多国家也受到所谓“营养的双重负担“的影响,即,发育迟缓率高和肥胖率上升,进一步削弱了人力资本。

世界银行健康、营养与人口全球实践局局长穆哈麦德·佩特博士说:“应对肥胖症和其他非传染性疾病最有效的方式之一是增加对可负担的优质医疗服务的投资。无论是从健康还是从经济的角度来说这都是合理的。把更多的资源放在一线,在疫情变得严重之前尽早发现和治疗,拯救生命,改善健康成果,降低医疗成本,加强准备度。”

报告强调指出,为了防止子孙后代中肥胖率上升,政府和发展伙伴必须采取综合方式。有效的初级卫生体系至关重要,与重视预防措施相互配合,比如强制要求标明加工食品的营养成分、扩大消费者教育、减少食盐摄入和含糖饮料、投资早期儿童营养计划等。

报告也强调了强有力的财政政策的重要性,比如对非健康食品征税、提升城市设计比如学校运动场和步行或自行车专用道等。

本报告的编制得到日本政府通过日本扩大营养规模信托基金提供的资助。


新闻稿编号 2020/111/HNP

联系方式

华盛顿
Alexandra Humme
+1 (202) 458-5511
ahumme@worldbank.org
广播电视
David W. Young
+1 (202) 473 4691
dyoung7@worldbank.org
Api
A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