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Navigation
新闻稿 2021年5月12日

汇款流动在疫情期间保持强劲降幅小于此前预测

World Bank Group


2020年中低收入国家收到汇款5400亿美元比2019年减少80亿美元

2021年5月12日,华盛顿:尽管有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汇款流动依然保持韧性,降幅小于此前预测。2020年官方记录的中低收入国家汇款流入达到5400亿美元,仅比2019年5480亿美元的汇款总额低1.6%,世行最新《移民与汇款简报》称。

2020年记录的汇款流量降幅小于2009年全球经济危机期间(4.8%),也远低于中低收入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FDI)流入降幅,在不包括中国的情况下,2020年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降幅超过30%。因此,2020年中低收入国家的汇款流入额超过了外国直接投资(2590亿美元)和海外发展援助(1790亿美元)的总和。

汇款流量稳定的主要驱动因素包括财政刺激在东道国创造了好过预期的经济条件、汇款从现金转向数字和从非正规渠道转向正规渠道以及油价和汇率的周期性波动。汇款(包括正规和非正规汇款)的真实规模据信大于官方报告的数据,但疫情对非正规汇款的影响程度尚不清楚。

世界银行社会保护与就业全球实践局局长米哈尔·拉特科夫斯基指出:“由于疫情仍影响着世界各地的家庭,汇款继续为贫困弱势群体提供重要的生命线。支持性政策应对与国家社会保护制度一起,应继续覆盖所有社区,也包括移民。”

拉美加勒比、南亚和中东北非等地区的汇款流入出现上升,升幅分别为6.5%、5.2%和2.3%。而东亚太平洋、欧洲中亚和撒哈拉以南非洲等地区的汇款流入则出现下降,降幅分别为7.9%、9.7%和12.5%。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汇款流入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尼日利亚汇款流入下降28%。在不包括尼日利亚的情况下,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汇款流入上升2.3%,显示出韧性。

疫情期间汇款流量的表现相对强劲,也凸显出及时获得数据的重要性。由于汇款是中低收入国家日益重要的外部资金来源,有必要从频率、报告及时性和按照汇款走廊和渠道细化几方面加强汇款数据的收集。

《移民与汇款简报》主要作者、移民与发展全球知识伙伴倡议负责人迪利普·拉塔表示:“汇款流动保持韧性是很不寻常的。汇款有助于满足家庭对生计支持的需求增长。不能再把汇款看成是小钱。世界银行持续监测移民与汇款流动将近20年,我们也在与政府及伙伴机构合作及时提供数据和提高汇款效率。”

世界银行协助成员国监测通过各种渠道的汇款流动情况、汇款费用和便利性以及保护影响汇款流动的财务安全。世行与二十国集团国家和国际社会合作降低汇款费用,增强对贫困人口的金融普惠性。

在2021年和2022年全球增长预期进一步回弹的情况下,预计中低收入国家的汇款流入将在2021年增长2.6%,增至5530亿美元,2022年增长2.2%,增至5650亿美元。尽管许多高收入国家在接种疫苗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但几个大发展中国家的感染率依然很高,汇款前景仍不确定。

2020年四季度汇款200美元的全球平均费用仍高达6.5%,比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规定的3%高出一倍多。南亚平均汇款费用最低(4.9%),而撒哈拉以南非洲平均汇款费用依旧最高(8.2%)。支持汇款基础设施建设和维持汇款流动也包括努力降低汇款费用。

地区汇款趋势

由于疫情的不利影响, 2020年东亚太平洋地区的正规汇款流入下降7.9%,降至约1360亿美元。来自美国和亚洲汇款的正增长有助于在很大程度上抵消来自中东和欧洲的汇款减少,2020年来自中东和欧洲的汇款分别下降10.6%和10.8%。就2020年汇款在GDP中所占的比重而言,占比最大的汇款接收国包括很多小经济体,例如汤加(38%)、萨摩亚(19%)和马绍尔群岛(13%)。就2021年来说,由于沙特阿拉伯、美国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等主要东道国的预期复苏,预计2021年将出现2.1%左右的温和增长。汇款费用:根据世界银行汇款价格全球数据库, 2020年四季度向该地区汇款200美元的平均费用略有下降,降至6.9%。该地区费用最低的汇款走廊(主要是向菲律宾汇款)平均费用为3%,而费用最高的汇款走廊(南非至中国汇款是一个异常值,不包括在内)平均为13%。

由于疫情和油价疲软对移民工人的严重影响,欧洲中亚地区在2020年汇款流入下降约9.7%,降至560亿美元。与2009年和2015年的危机相比,2020年的经济危机并非前所未有,前两次危机导致该地区汇款流入分别下降11%和15%。 2020年该地区几乎所有国家的汇款均出现下降。俄罗斯卢布贬值大幅降低了该地区汇款流入的美元价值。由于预期该地区经济危机后复苏缓慢,预计2021年汇款流入将进一步下降3.2%。汇款费用: 2020年四季度向该地区汇款200美元的平均费用略有下降,降至6.4%。俄罗斯仍是全球汇款费用最低的国家,汇出费用从2.1%降至1% 。在地区内部,各汇款走廊之间费用差别很大:费用最高的是从土耳其向保加利亚汇款,而费用最低的是从俄罗斯向格鲁吉亚汇款。

2020年拉美加勒比地区的汇款流入据估计增长6.5%,达到1030亿美元。尽管疫情导致2020年二季度汇款骤降,但三季度和四季度汇款出现反弹。美国就业状况改善虽然尚未达到疫情前的水平,但支撑了墨西哥、危地马拉、多米尼加共和国、哥伦比亚、萨尔瓦多、洪都拉斯和牙买加等国的汇款流入增长,大部分汇款来自在美国就业的移民。另一方面,西班牙经济疲软对2020年玻利维亚(-16%)、巴拉圭(-12.4%)和秘鲁(-11.7%)等国的汇款流入造成了负面影响。预计2021年该地区汇款流入将增长4.9%。汇款费用: 2020年四季度该地区的汇款费用为5.6%。但很多小汇款走廊的费用仍很高昂。例如,向古巴汇款的费用超过9%。从日本向巴西汇款的费用也很昂贵(11.5%)。

2020年中东北非地区的汇款流入增长2.3%,达到约560亿美元。增长主要归功于埃及和摩洛哥的强劲汇款流入。2020年埃及的汇款流入增长11%,达到近300亿美元的创纪录水平,而摩洛哥的汇款流入增长6.5%,突尼斯也有所增长(2.5%)。相反,该地区其他经济体在2020年出现汇款减少,吉布提、黎巴嫩、伊拉克和约旦出现两位数下降。在2021年,由于欧元区温和增长以及海湾合作委员会(GCC)国家汇款流出疲软,该地区汇款流入可能增长2.6%。汇款费用:向该地区汇款200美元的费用在2020年四季度略有下降,降至6.6%。各汇款走廊之间费用差别很大:从经合组织高收入国家向黎巴嫩汇款的费用仍然很高,多为两位数。另一方面,在某些汇款走廊从海合会国家向埃及和约旦汇款的费用在3%左右。

南亚地区的汇款流入2020年增长约5.2%,达到1470亿美元,主要原因是孟加拉国和巴基斯坦的汇款流入激增。印度是目前该地区最大的汇款接收国, 2020年汇款仅下降0.2%左右,主要是来自阿联酋的汇款下降17%,抵消了来自美国及其他东道国韧性强的汇款的影响。巴基斯坦的汇款流入增长约17%,增幅最大的是来自沙特阿拉伯的汇款,其次是来自欧盟国家和阿联酋的汇款。2020年孟加拉国的汇款也呈现快速增长态势(18.4%),斯里兰卡的汇款增长5.8%。相反,尼泊尔的汇款流入下降约2%,主要是2020年一季度下降17%的结果。从2021年来说,由于高收入经济体增长放缓,预计该地区汇款流入将略有放缓至3.5%,预计向海合会国家移民的人数将进一步减少。汇款费用: 2020年四季度向该地区汇款200美元的平均费用为4.9%,是所有地区中最低的。由于汇款量大、市场竞争激烈和技术的采用,在某些费用最低的汇款走廊(来自海合会国家和新加坡的汇款),费用低于可持续发展目标的3%。但在费用最高的汇款走廊,费用超过10%。

2020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汇款流入据估计下降12.5%,降至420亿美元。汇款下降的原因几乎完全是由于占地区汇款40%以上的尼日利亚的汇款流入下降27.7%。在不包括尼日利亚的情况下,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汇款流入增长2.3%。据报告,赞比亚(37%)、莫桑比克(16%)、肯尼亚(9%)和加纳(5%)的汇款流入都出现增长。在2021年,由于高收入国家增长前景向好,预计该地区汇款流入将增长2.6%。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汇款流入数据稀少且质量参差不齐,一些国家仍在使用过时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国际收支手册》第四版而不是第六版,还有一些国家则根本没有数据报告。在一些国家开展的高频率电话调查发现,尽管官方来源报告说记录的汇款流入有所增加,但很大一部分家庭的汇款却出现下降。由于边境关闭以及汇款从非正规渠道转向正规渠道,在一定程度上是央行记录的汇款增加的原因。汇款费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仍然是汇款费用最高的地区, 2020年四季度汇款200美元的平均费用为8.2%。在该地区内部国家之间移民流动频繁,但从南非向博茨瓦纳(19.6%)、津巴布韦(占14%)和马拉维(16%)汇款的费用高昂。

对于地区和全球汇款趋势的详细分析可从《移民与发展简报》34期查阅,参见:www.knomad.org and http://blogs.worldbank.org/peoplemove/

世界银行新冠肺炎疫情应对

世界银行作为发展中国家最大的资金与知识来源之一,采取了广泛快速的行动,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健康、社会和经济影响,包括投入120亿美元帮助中低收入国家进行疫苗采购和分配、检测和治疗,加强免疫接种系统。这笔资金建立在更广泛的世界银行集团新冠肺炎疫情应对的基础上,世行帮助100多个国家加强医疗卫生系统,支持最贫困家庭,创造支持性条件维持受影响最大群体的生计与就业。


新闻稿编号 2021/147/SPJ

联系方式

华盛顿
Rebecca Ong
rong@worldbank.org
电视采访申请
David Young
+1 (202) 473-4691
dyoung7@worldbank.org
Api
A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