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世界银行集团如何帮助各国应对新冠肺炎 找出

publication 2017年9月19日

税收和转移支付分配的影响:八个发展中国家的实证资料

Image

当前就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财政再分配进行的政策讨论重点讨论财政政策对降低不平等程度的作用,但对财政政策对贫困人口生活水平的影响讨论较少。不过,世界银行一本新书——《税收和转移支付分配的影响:八个发展中国家的实证资料》揭示,尽管财政体系总是体现了平等化,但通常会减少贫困人口对商品的实际消费量。

本书由世界银行与美国杜兰大学“对平等的承诺”(CEQ)研究所联合发表,对税收和公共支出对各类家庭、个人和社会经济团体以及对收入在全体人群中的分配的影响进行了评估。本书采用CEQ研究所开发的通用方法框架,对税收和转移支付的组合影响以及单项干预措施对减少贫困和不平等现象的边际贡献进行了测算,并提供了便于各国间比较的测算结果。



本书分析了八个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政府的财政收支状况,可被视为《拉美地区税收和社会支出再分配的影响》一书的姊妹篇。这八国是亚美尼亚、埃塞俄比亚、格鲁吉亚、印度尼西亚、约旦、俄罗斯、南非以及斯里兰卡。同后者一样,本书发现,税收和转移支付可降低八国的不平等程度。税收和转移支付再分配能否取得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财政资源总量及其递增程度。尽管直接税收和直接转移支付总是体现了平等化,但对贫困人口而言并非如此。分析结果显示,由于基本商品的高消费税,一些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贫困人口成为了财政体系中的纯纳税人。

其它主要发现:

  • 一国提高家庭收入分配平等程度的能力由其预算规模和构成决定。在所调研的国家,财政总收入占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从危地马拉的12.2%到俄罗斯的近35%不等。在调研的所有国家(墨西哥和南非除外),直接税收占财政总收入的比重更大。社会总支出占GDP的比重从印度尼西亚的5.6%到巴西的25.3%不等。不论一国收入水平如何,教育支出往往是社会支出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大小类似国家的医疗卫生支出存在更显著差异。
  • 税收和转移支付即便可降低不平等程度,但却会提高贫困率。在所分析的国家中,税收和转移支付降低了贫困率的国家占半数,包括格鲁吉亚、印度尼西亚、约旦、墨西哥、秘鲁、俄罗斯、南非以及乌拉圭。然而,在实行税收和直接转移支付再分配之后,玻利维亚、埃塞俄比亚、加纳、危地马拉、斯里兰卡等国的贫困率却上升了——在这些国家,诸如增值税等间接税负超出了直接转移支付给处于分配架构底层的人群带去的收益,从而加重了其贫困程度。
  • 直接税和直接转移支付一般会递增并体现平等化。在亚美尼亚、格鲁吉亚和南非,直接转移支付对平等化所起的作用特别大,直接税对降低不平等程度的影响大于直接转移支付。
  • 间接税通常会提高不平等程度,但有时其实际影响基本为零。尽管间接税一般会递减(即应税种类占比随市场收入减少而减少),但不一定会提高不平等程度,前提是税收资金基本惠及了处于分配架构底层的人群。
  • 可以获得数据的所有国家的面向贫困人群的教育支出占教育总支出的比重大大高于其它人群。所有国家的学前教育支出均偏向贫困人群,其初等教育支出也是如此,但埃塞俄比亚除外,因其初等教育支出基本面向各收入组别人群。埃塞俄比亚、加纳和危地马拉三国的中等教育支出呈现出相对递增和平等化趋势,亚美尼亚和印度尼西亚的这一支出基本各收入组别人群,其它国家的这一支出则偏向贫困人群。埃塞俄比亚、加纳、危地马拉和印度尼西亚四国的高等教育支出不平等,但其余国家的这一支出则呈现出平等化趋势。
  • 巴西、多米尼加、格鲁吉亚、南非、斯里兰卡以及乌拉圭七国的医疗卫生支出偏向贫困人群。亚美尼亚、玻利维亚和墨西哥三国的这一支出基本面向各收入组别人群,埃塞俄比亚、危地马拉、印度尼西亚、秘鲁以及俄罗斯五国的这一支出基本面向各收入组别人群。尽管医疗卫生和教育总支出一直面向贫困人群,但保障贫困人群获得并便利其使用公共教育和医疗卫生服务的力度尚不足以实现机会平等化,在政府提供的学校教育和医疗卫生服务质量较低的情况下尤为如此。

Api
A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