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危机周期

三十年前,埃塞俄比亚遭遇严重饥荒,100万人因此而死亡。此次饥荒由冲突和干旱导致,是世界近代史上最严重的饥荒之一。

如今,冲突和干旱再次推助引发了一场危机,把四个国家的2000万人推向了饥荒边缘。这次,埃塞俄比亚免于其难。

埃塞俄比亚现仍为世界最穷国之一。当前,该国也在应对毁灭性的干旱问题。但是,通过改进土地和水资源管理,埃塞俄比亚成功地缓解了此次旱灾造成的影响。此外,该国还通过由世行下属机构国际开发协会(IDA)等11个捐赠机构资助的大型安全网项目建立了人们的灾害应对和恢复能力。

自2005年启动实施以来,该项目使得埃塞俄比亚打破了每年呼吁紧急食物援助的循环。过去一年来,这一规模已然很大的项目进一步加大了旱灾应对力度,向1820万人提供了食物或用于购买食物的现金。

Image
© Sonu Jain / 世界银行

当前,149个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正在实施此类项目,以期应对社会经济不平等问题。

此类项目也被视为缓解暂时性困难乃至预防人道主义危机(如正在索马里、南苏丹、也门以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发生的人道主义危机)的一条路径。

联合国称,这些国家正面临饥荒或面临今后六个月内发生饥荒的风险。据估计,140万儿童因严重营养不良而面临即将死亡的风险。

Image
© Jonathan Dumont / 世界粮食署

尽管若干原因可能会导致饥荒发生,但导致当前饥荒的一个共性因素是,扩日持久的冲突恶化了危机爆发前已然存在的种种脆弱因素。

  • 2013年12月以来,南苏丹有190万民众在国内流离失所,另有170万难民在邻国避难。
  • 在也门,冲突致其银行系统和贸易中断。该国政府无力发薪或提供社会福利。
  • 在索马里,干旱加剧了社会不安全,助推了迁移人口(被称为“Tahrib”)人身不安全问题。
  • 在尼日利亚东北部,名为“博科圣地”的恐怖组织的暴行阻断了粮种供应,田地里未爆炸的装置使得农民们不敢再去耕种。

世界银行集团正在开展的工作

为应对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和也门日益恶化的形势,世界银行集团行长金墉于今年3月呼吁各方采取紧急行动

 “饥荒是我们集体良知上的污点。我们的首要任务是与合作伙伴一道努力确保家庭能够获得食物和水。” 金墉说。

 “但我们也必须认识到,饥荒会对人民的身体健康以及学习和谋生能力产生长久的影响。所以我们还要继续与社区共同努力,恢复他们的生计,建立应对未来冲击的韧性。为了防止未来的危机,我们必须投资解决造成今天这种脆弱性的根本原因和推动因素,帮助各国建立制度和社会韧性。”

当前,世行正在筹集18亿美元资金,用于建立诸如安全网等社会保护体系,增强社区韧性,维持对最脆弱人群的服务提供。

从在建项目中调整出的逾8.7亿美元贷款,将用于帮助尼日利亚东北部和也门遭受饥荒威胁的社区。在尼日利亚,一系列项目正在重建相关机构、服务设施及粮食和食品供应设施,以此鼓励民众回归故里。

约9.3亿美元将用于支持南苏丹、也门、尼日利亚、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实施紧急粮食安全项目、安全网项目以及农业和供水项目。

世行下属的最穷国基金国际开发协会提供的2.83亿美元赠款,将用于应对也门日益严重的粮食不安全问题。这笔赠款包括国际开发协会“危机响应窗口”提供的1.25亿美元,将用于通过转移支付方式向150万户最贫困家庭(约800万人)提供现金援助,确保他们有能力购买食物;向另外100万最脆弱、最急需帮助的也门民众提供营养补充品。

Image
© Jonathan Dumont / 世界粮食署

目前,索马里全国半数以上人口急需人道主义援助。世行正在该国资助实施贷款额为5000万美元的紧急援助项目,与国际红十字委员会联合国粮农组织合作,扩大旱灾响应和灾后恢复行动范围。

当前,世行在最穷国资助实施的项目均包含贷款资金调整机制,以便立即启动应对和恢复行动。国际开发协会 “危机响应窗口”提供额外资金,帮助有关国家应对沉重的经济压力、重大自然灾害、公共卫生紧急状态以及流行病。

为防范未来危机,世行银行正在加大其应对脆弱、冲突和暴力问题的工作力度。

世界银行也在同相关国家合作,推广气候智慧型农业生产方式和农作物多样化种植模式,其中前者可增加土壤肥力,提升土壤抗旱能力。

同人道主义与和平领域合作伙伴开展合作

随着饥荒危机逐步加重,国际社会的多个相关方已经认识到,要在冲突过程中解决(饥荒)这一难题,人道援助组织、发展机构、和平建设组织以及安全组织等各行动主体以及国家政府等其它各方就要紧密合作。

2010年以来,全球暴力冲突事件大幅增加。旷日持久的冲突已成为当前约80%的人道援助需求的致因,这凸显了全球合作伙伴帮助降低此类冲击发生率和影响的紧迫性。

Image
© Jonathan Dumont / 世界粮食署

 “我们的目标是携手尽我们所能,包括采用信息技术、金融创新以及创造性伙伴关系等手段,消除饥荒,使之遁入史册,同时确保人人免遭饥荒,”世界银行集团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表示。

一些合作伙伴已经出现在国际社会无法到达的地区。其它合作伙伴可扮演外交和政治角色,鼓励政治领导人消除冲突根源。

 “我们也将把更长期的韧性构建日程放到突出或中心位置,以便最大限度地保护和刺激市场和生计发展,即便我们正在处理救命类紧急要务,” 格奥尔基耶娃说。

为促进全球全方位应对饥荒,逐步构建对饥荒零容忍的世界,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和金墉行长今年4月在华盛顿召开的世界银行集团春季会议期间共同主持了关于饥荒和脆弱问题的高级别会议。来自多边开发银行、联合国机构、捐赠伙伴机构、非政府组织以及其它机构或组织的约50位领导人探讨了加强合作之策,重点探讨了援助可及性和高效提供议题,还探讨了缓解和管理长期风险的途径。

世行和联合国也于4月22日签订了一份协议,旨在开展更密切合作,通过在受危机影响地区采取减贫、促进共享繁荣、提升粮食安全水平、维持和平等举措,向最脆弱人群提供救命性援助,帮助其建立危机后恢复能力。

“帮助有关国家为应对此类危机做好准备至关重要,”金墉说。“我们正在与受影响国家和合作伙伴开展合作,帮助终结饥荒危机——我们将动用我们现有的每一件工具,包括金融工具,防止未来发生饥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