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部门成果简介

2013年4月14日


Image

由印度和孟加拉国共有的孙德尔本斯红树林是世界上最丰富和最独特的生态系统之一。

Arijit Banerjee为世界银行拍摄

从2002年起,环境议题被纳入了世行知识工作、政策对话、国别和部门战略以及投资项目。2002年至2012年间,世行对气候变化适应和缓解工作的资助增长了10倍以上。世行在许多国家均资助实施了污染控制和环境健康项目,其中仅中国就有600座城市实施了此类项目。借助41项国别环境分析项目和93亿美元环境政策贷款项目,环境政策和制度框架得到了加强。世行是世界上对生物多样性保护资助规模最大的机构。

挑战

尽管过去十年间在全球减贫方面取得了进展,但在环境可持续管理方面的进展不大。污染、渔业资源过度捕捞、生物多样性丧失以及水和土地资源过度利用对许多国家的发展工作构成了威胁。全球人口规模增大,人们也变得更为富有。2002年,全球总人口为62亿,2011年增至70亿,预计到2015年将达到93亿。伴随着人口增长,人们的富裕程度大幅提升。过去二十年间的脱贫人口多于人类历史上其它任一时期。1992年以来,全球贸易总量增长了两倍以上,发展中国家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近一倍,消费总量也因此成比例增长。结果,农业生产得到了加强,导致农用化学品污染、土壤贫瘠和森林砍伐。粮食需求也刺激了水资源开采活动,使得过去十五年间的开采总量增加了两倍。到2025年,发展中国家的水资源开采总量可能会增加50%。目前,全世界半数以上人口在城市居住或生活,90%以上的新增城镇位于发展中国家。这种状况导致了严重的空气污染和水污染。碳密集型且往往是致污型工业企业数量增加,对气候变化和淡水资源枯竭起到了推动作用。气候变化的现时和长期影响——从全球变暖到海洋进一步酸化,将对减贫和发展进度构成更大威胁。很显然,当前的增长模式对已然不堪重负的环境施加了太大压力。

方法

环境挑战固然巨大,但全世界在过去十年中取得的成就同样巨大。在其2001年版《环境战略》指导下,世行在应对环境挑战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该战略旨在提高人民生活质量和经济增长质量,保护区域和全球共享资源的质量。

过去十年中,世行通过以下行动为提高生活质量作出了贡献:(1)促进对生态系统和自然资源提供的环境服务开展可持续管理,帮助明晰和确立产权,改革激励机制,进而改善生计状况;(2)通过减少人们对室内污染和城市空气污染、水媒疾病以及有毒化学品的暴露,预防并减少环境健康风险;(3)降低人们面对环境灾害时的脆弱性。为提高经济增长质量,世行采取的策略是支持建立环境可持续管理政策、法规和制度框架。该支持的具体内容包括推动建立伙伴合作机制来应对环境敏感问题并就环境管理的基本标准达成一致。为保护区域和全球共享资源的质量,世行主要侧重于地方环境效益,使其与区域和全球效益趋同。为补足取得全球效益和环境效益所需成本和取得国家效益所需成本之间的差额,世行为把财政资源转入发展中国家提供了便利,并注重满足发展中国家降低脆弱性和增强适应性的需求。



成果

过去十年中世行取得的部分相关成果如下:

  • 在国家和部门层面加大了对环境问题的政策分析力度。2005年以来,共开展了41项国别环境分析。例如,在加纳,国别环境分析促成了一项预算支持项目——自然资源和环境管理项目,国际开发协会为其提供了4000万美元贷款。在柬埔寨,国别环境分析帮助确定了被纳入了《2006-2010年国家发展规划》的重点改革内容。此外,国别环境分析也为一系列发展政策贷款项目的准备工作提供了参考资料。这些项目支持了多个领域,其中包括供水、垃圾和空气污染治理立法、国家环境健康政策、气候变化、环境监测评价系统等等。由于在投资项目中更多地考虑了环境内容,因此国别环境工作主流化得到了加强。例如,圣保罗支线道路项目和巴西公路项目等巴西交通项目在开展投资的同时还在战略性环境管理方面得到了技术援助。
  • 通过政策贷款支持加强了环境政策和制度框架。针对环境内容的年均发展政策贷款从2003-2007财年的3.28亿美元增加到2008-2012财年的15亿美元。例如,秘鲁环境发展政策贷款项目资助了以下内容:2008年组建环境部、建立国家公园管理局、制定该局的可持续财政战略、建立空气质量监测网络以及公开发布空气质量信息。该项目还资助减轻了历史遗留污染对矿业的影响,解决了困扰鳀鱼业的产能过剩和低效问题,为渔民提供了社会保障。
  • 2008-2011年间通过环境治理全球伙伴合作机制加强了发展中国家公民社会参政议政能力。在该机制支持下,可及性动议从侧重就环境相关事项参与权开展评估转向推动基层变革。此外,该动议还对印度法律改革作出了贡献,改革完善了印度新组建的“绿色法庭”的组织架构和工作流程,增强了法庭权力;在马拉维,该动议的一个合作伙伴推动组建了环境上诉法庭,进而增强了环境正义的可及性。
  • 成为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的主要资助机构。世行支持了林业、沿海地区和农业等生产性行业和地区的生物多样性保护。例如,在巴西亚马孙地区保护区项目一期工程帮助下,亚马孙河巴西段受到严格保护地区的面积扩大了一倍,从项目启动实施时的1200万公顷扩大至2008年项目结束时的2500万公顷左右。另有1000万公顷被列为可持续利用区,目的在于保护生物多样性,改善林区传统居民的生计状况。在非洲,世行通过渔业战略性伙伴合作机制,正在资助实施一项投资和伙伴合作计划,推动非洲海洋渔业资源产生的经济效益以及本地区所得效益的可持续增长。本项目包括多项地区性渔业投资项目,如覆盖覆盖毛里塔尼亚和加纳等西非国家的西非地区渔业项目。
  • 减少了污染风险和环境相关健康问题。举例说,自本世纪初以来,世行持续对以下方面和项目作出了贡献:改善中国600多座城市的空气质量和居民健康状况;管理越南医院垃圾;印度、越南和巴基斯坦沿海地区和流域治理项目;治理马达加斯加、孟加拉国和乌干达室内污染;治理印度工业污染;通过清洁空气和更安全出行项目治理孟加拉国达卡空气污染;降低蒙古乌兰巴托空气中颗粒物浓度(乌兰巴托是世界上颗粒物浓度最高的城市之一)。此外,世行也帮助加强了印度各邦污染防治部门的机构能力,通过金融中介机构促进了埃及和巴西的工业污染防治工作。
  • 帮助有关国家开展自然资本核算,为发展规划分析工作提供了参考依据。在世行推动建立的伙伴合作机制——财富核算及生态系统服务价值评估机制帮助下,博茨瓦纳、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马达加斯加、菲律宾等国已着手开展自然资本核算。依托各方对该机制的广泛兴趣,世行在里约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Rio+20)上提出了《自然资本核算动议》。到2012年,已有62个国家签署了《自然资本核算宣言》。
  • 在气候变化缓解和适应以及灾害风险减少等方面大幅加大了对借款客户国的支持力度。目前,世行正在支持130个国家开展气候变化缓解和适应工作。从2009年起,世行针对国际开发协会各成员国的《国别援助战略》均无一例外地阐述了气候风险,同时世行提供的77亿美元发展政策贷款支持17个国家采取了气候变化相关行动。到2010年,世行碳金融局共签署了128份《减排量购买协议》。2006年,世行联手国际金融公司和其它多边发展银行启动了注资总额为65亿美元的气候投资基金,为推动发展中国家的“气候智能型”发展提供了一套独特工具。


世行集团的贡献

过去十年来,世行(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和国际开发协会)共承诺提供了305亿美元贷款,用以支持环境和自然资源管理投资。其中,国际开发协会贷款70亿美元,占23%。到目前为止,气候变化仍是环境和自然资源管理领域中世行向借款客户国提供贷款支持增长最快的子领域。在世行针对环境和自然资源管理领域的贷款中,相当部分(国际复兴开发银行贷款占17%,国际开发协会贷款占12%)被用于支持旨在改善治理以及加强环境和自然资源管理的环境政策和制度。除气候变化子领域外,世行贷款资助的重点子领域还包括水资源管理(占24%)、污染管理和环境健康(占21%)等子领域。从过去十年中所提供贷款的类型来看,发展政策贷款占世行环境和自然资源管理领域贷款总额30%,投资贷款占70%。

除直接资助环境和自然资源管理项目外,国际开发协会还通过全球环境基金以及其它机构和组织筹集额外资金。全球环境基金在提供援助方面做得尤为突出。该基金向国际开发协会成员国提供赠款,帮助解决全球环境问题,同时援助实施国家可持续发展项目或计划。

合作伙伴

过去十年中总结出的一条重要经验是,合作伙伴是应对环境挑战方面不可或缺的力量,因为工作量很大,超出了任何单一机构的能力范畴。与全球环境基金和《蒙特利尔议定书》多边基金等多边基金共建的伙伴合作机制主要侧重于处理全球和跨境环境问题。与公民社会组织的密切合作为尤其进一步重视生物多样性和社会问责制提供了契机。与环境和社会可持续发展信托基金和世行-荷兰伙伴合作计划共建的伙伴合作机制支持开展了重点分析工作。其它信托基金主要侧重重点子领域,如森林计划或全球渔业可持续发展计划。与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建立的伙伴合作机制使得世行拓宽了其分析范围。最为重要的是,在气候投资基金资助下,各多边发展银行正在开展合作,对气候变化应对行动扩大化进行示范。私营部门在创造就业机会和技术开发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可以成为公共部门的补充力量,从而推动可持续发展。公私合作在过去十年中有所增加,并且在近期内有可能继续增加,因为此类合作对全球在面临财政紧张情况下实现可持续发展起着关键作用。

今后工作

世行新版《环境战略》于2012年发布,其宗旨是弘扬绿色、清洁且具有适应力的发展之路。其中,绿色发展议程的重点是通过以下举措培育更具包容性的增长,同时保护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

  • 借助财富核算和生态系统服务价值评估全球伙伴合作机制增强国家决策能力。该机制支持对国家自然资产的价值进行评估并将自然资产纳入国民收入核算体系;
  • 在全球海洋伙伴合作机制帮助下,与各国政府、国际机构、非政府组织和私营企业组成的广泛联盟开展合作,找出办法来恢复海洋健康及其经济生产力;
  • 对市场鼓励保护关键栖息地的意愿进行测试,同时结合减少森林砍伐和森林退化所致碳排放项目,继续创新森林和土地利用工作,从而取得碳储存效益。

清洁发展议程的重点是通过以下行动继续支持有关国家找出低污染和低碳增长之路:

  • 就管理管理方面的最佳做法开展“南南”交流;
  • 推广使用清洁炉灶,减少室内空气污染;
  • 支持有关国家开展河流清理整治,解决历史遗留污染问题;
  • 提高能源效率,鼓励转用可再生能源,找出“气候智能型”农业发展方案,建设更清洁、碳排放水平更低的城市。

适应力议程旨在通过以下行动降低面对气候风险时的脆弱性:

  • 支持有关国家找出气候变化适应方案,如改进沿海地区管理;
  • 最大限度减轻自然灾害造成的损失,包括生命财产损失;
  • 提升增强小岛国家的适应力;
  • 提升基础设施的适应力,恢复红树林等保护性沿海生态系统。
多媒体

Image
41
2005年以来,共开展了41项国别环境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