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世界银行集团如何帮助各国应对新冠肺炎 找出

专题报道

非洲放眼碳市场

2010年5月25日


文章重点
  • 非洲国家对森林再生所持的乐观前景将创造收入,产生环境效益。
  • 肯尼亚实施的再造林项目帮助增加了食物供应,培养了技能,创造了收入,也赋予了妇女权力。
  • 确保融资和培养技术人才仍然是非洲碳补偿项目面临的两大挑战。

2010年5月25日 --随着2010年碳博览会本周在德国科隆开幕,而且新的全球气候变化协议仍悬而未决,碳交易商们将面临不确定的未来和较低的碳价。

但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仍对其国内森林的保护和再生持乐观态度。这一点和其它气候友好型工作,有一天终将带来收入,产生环境效益和其它提高生活质量的效益。

例如,在肯尼亚山南部的高海拔地区,由绿带运动实施的一项小型植树项目正在帮助当地人民增加食物供应、培养技能和创造收入,同时对长期以来因非法砍伐而丧失的森林进行补充。

根据2006年同世界银行生物碳基金签署的一份协议,到2017年,该项目最终有可能出售相当于37.5万吨二氧化碳当量的减排额,甚至有可能在此基础上再出售15万吨。

但就碳融资界来说,这一数量并不大。根据美国环境保护署2004年对每辆小汽车年均排放量的测算结果(约为5.5吨二氧化碳当量),37.5万吨二氧化碳当量基数相当于美国68181辆汽车一年的排放总量。

世界银行专家表示,非洲的这一努力很重要,可以测试规模更大的项目是否能产生更大的财务回报,同时促进低碳增长。

世界银行非洲地区可持续发展局局长Inger Andersen说: “非洲在土地利用方面的挑战巨大,因此我们不能将碳融资仅仅视为是一项试验,同时必须将碳工具视为非洲的一个可靠资源来加以使用,还要密切关注我们如何同各发展伙伴最有效地开展合作,才能使碳融资成为非洲可以使用的一项过渡性工具。”

“不要再砍树”

根据当前气候变化协议的《京都议定书》之规定,碳相关项目必须按照复杂的规则出售碳补偿额。非洲地区实施的几个项目对地方团体执行这些规则的能力进行了测试,肯尼亚实施的项目就是其中之一。

当前,肯尼亚的森林砍伐量不断增长,这与整个非洲的情况相同。绿带运动提供的数据显示,肯尼亚的森林覆盖率仅为2%。该组织由2004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Wangari Maathai教授牵头创办。因此,保持并增加森林覆盖率是非洲为缓解气候变化作出贡献并参与碳市场的主要途径。


" 改善环境条件,就是在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

Ellysar Baroud

世界银行高级碳专家、生态碳基金主任。

该项目旨在1990年之前森林遭砍伐的地区开展再造林工作。组合栽种快速、中速和慢速生长的本地树种,将有助于减少水土流失,调节水流,保护水资源和生物多样性。

该项目的首期植树活动于2008年开展,指数地点为肯尼亚山的高海拔地区和靠近首都内罗毕的地区。

图姆图姆山绿色和生态旅游自主小组组长Lydia Ngahu说,成立这一小组的目的在于解决该山区的砍树问题,因其造成了水土流失和洪灾。该小组是肯尼亚4500个绿带运动小组之一,其成员大多为女性。

她说:“小组成立之时,我们发出了‘不要再砍树’的呼吁,也就是在此时,我们获得了绿带运动的支持。(伐木工)撤离之后,我们终于有机会动手植树了。现在,这些树都成活了。打那以后,我们这里频繁下雨,因此它们仍在生长。”

植树2万棵

该小组的护林员每周工作几天时间,对后期在附近山坡上栽种的树苗进行护理。今年春季,还栽种了2万棵左右树苗,这是在肯尼亚Aberdares地区和肯尼亚山地区2000公顷造林工程的组成部分。

目前,该小组正在养蜂和饲养山羊,通过可持续农业方式从事鸡蛋、牛奶、蜂蜜、坚果和蔬菜等农产品生产,甚回收牲畜粪便,将其用作肥料。小组成员也可以将枯死的树木从林中清除,供自家当柴火用。

小组成员获得的少量津贴帮助他们购买了生产资料。同时,该小组自身也对其女性成员的赋权产生了影响。

项目官员Frederick Njau说:“历史上,肯尼亚妇女在教育、土地权和财产权方面所发挥的作用很小,这一点深深扎根于我们的文化之中。”

“我想,如果亲眼看到这些妇女自己独立做事,而且相信她们可以带来变化,不论对Maathai教授本人,还是对她多年来所从事的事业,都是一大鼓舞。”

碳补偿以外的价值

世界银行高级碳专家、生态碳基金主任Ellysar Baroudy说,该项目产生的多重效益除了可以带来碳补偿,还可以带来其它价值。“改善环境条件,就是在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她说。

她说,世界银行在非洲资助实施了多个不同的碳项目,但很多项目都具有共同点。“这些项目都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和环境效益,而环境效益不仅仅是二氧化碳减排效益。所有其它效益都没有以资金加以体现,但社区居民比我们更加认可其价值。”

森林碳前景良好,但挑战依存

Baroudy说,2009年12月哥本哈根气候峰会召开以来,全世界对森林碳的兴趣与日俱增。在本次峰会上,各国就减少因森林砍伐和森林退化所造成排放的措施方面取得了进展。国际森林碳补偿机制也一直同美国排放总量控制与交易法律挂钩。此外,森林碳项目的总数也在增加,表明发展势头良好,他补充说。

与其它类型的碳补偿项目相比,造林项目要跨越的障碍更大。由于欧洲碳市场不开展林业减排额交易,因此绿带运动项目在全世界实施的范围受到了限制。

气候变化协议《京都议定书》的清洁发展机制当前针对此类项目设计、实施和监测的规则,也使得其交易成本居高不下,社区因此难以直接进入碳市场。

Baroudy说,非洲地区碳补偿项目面临的一大挑战是,确保项目实施所需的融资及培养相关技术人才。

“由于碳收入至少要在3-5年后才能到位,因此融资问题很严重。要开展植树造林投资,确保树木生长,努力将实施情况记录在册,产生减排额,资金必须提前到位。”

此外,“需要由各类专家组成的项目组,而不仅仅是植树造林方面的专家。由于植树造林是一项相当严肃和有组织的管理工作,因此项目组需要有这方面的专家,”Bardoudy补充说。

目前,世界银行正在寻找多种方法来建立能力,简化清洁发展机制的程序,引入资金。近期举办的非洲碳论坛吸引了很多人参加,这表明世行的这一努力很值得。

Baroudy说:“不论是非洲国家,还是工业化国家,都对碳市场感兴趣。同时,项目也不仅限于林业项目,非洲国家对各类项目都抱有浓厚兴趣。”


Api
A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