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Navigation
专题报道 2022年1月11日

全球增长放缓,发展中经济体面临“硬着陆”风险

Image

菲律宾马尼拉的一个市场上出售的蔬菜。图片: Ezra Acayan/世界银行。


随着疲于应对新冠病毒的国家进入大流行的第三个年头,预计全球增长将显著放缓。在这种困难背景下,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EMDE)面临各种经济挑战,包括新冠疫情持续暴发、通货膨胀率上升、债务水平创新纪录和收入不平等加剧等。

最新一期《全球经济展望》报告预测,随着被压抑需求的释放完成以及各国财政和货币支持的退出,全球经济增长率将从2021年的5.5%降至2022年的4.1%,2023年进一步下降至3.2%。此外,奥密克戎变种的快速传播意味着近期内新冠大流行很可能继续扰乱经济活动。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预计增长率将从2021年的6.3%下降至2022年的4.6%,2023年将进一步下降至4.4%。

对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这种增长前景尤为危险。首先,包括美国和中国在内的主要经济体增长减速明显——这将压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对外部商品和服务的需求。此外,在经济增长放缓之际,很多发展中经济体的政府正耗尽在必要时应对新挑战的政策空间。这些新挑战包括:病毒新变种的传播、持续的供应链瓶颈和通胀压力、世界大部分地区金融脆弱性加剧等。这些威胁叠加在一起,可能会增加这些经济体硬着陆的风险。

发达经济体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在两条不同的航线上,”世界银行预测局局长阿伊汗·高斯(Ayhan Kose)表示,“发达经济体的经济虽然增长放缓,但仍在高速增长,预计到2023年,其总产出将恢复到疫情前的趋势。然而,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增长速度较为缓慢——且一旦遭遇困境,其应对政策空间已所剩无几。这就是我们担心它们发生硬着陆的原因。”

收入不平等加剧

新冠肺炎疫情加剧了全球收入不平等,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过去二十年全球在减少不平等方面取得的成就,并对弱势群体以及收入不平等程度远高于发达经济体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造成了不成比例的影响。

国家间不平等现象显著增加是双轨疫后复苏的结果;而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内部不平等现象有所增加,反映出低收入家庭、低技能和非正规工人、女性等弱势群体遭受到了严重的收入损失和就业中断。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以及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国内的不平等现象仍然十分严重,而全球约三分之二的极端贫困人口生活在这些地区。

Image
一名医疗人员正在准备一剂COVID-19疫苗. 图片: Ezra Acayan/世界银行。

但是,不平等现象不仅仅体现在收入上,特别是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以及低收入国家。在世界范围内,疫苗接种率仍然严重失衡。受困于采购障碍,低收入国家只有8%的人口接种了至少一剂疫苗——按当前接种速度,到2023年底,将只有大约三分之一的人口接种一剂疫苗。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中,接种疫苗的人口不到总人口的55%;而在发达经济体,这一比例超过了75%。

疫情防控措施严重扰乱了儿童的学习,加剧了教育不平等。低收入家庭并没有平等地获得远程教育等远程交互和数字机会。性别不平等现象也在加剧,其中非正规工人的工作和收入损失尤其严重。 

从长期来看,由于各国面临通胀上升(尤其是食品价格上涨)和大流行对教育造成的干扰,国家内部的不平等可能会继续加剧。


"发达经济体的经济虽然增长放缓,但仍在高速增长,预计到2023年,其总产出将恢复到疫情前的趋势。然而,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增长速度较为缓慢——且一旦遭遇困境,其应对政策空间已所剩无几。这就是我们担心它们发生硬着陆的原因。"
Image
阿伊汗·高斯
世界银行预测局局长

多媒体

Image
click
视频

发展中经济体是否正迈向“硬着陆”?

随着全世界步入新冠疫情的第三个年头,预计全球经济活动将显著放缓。世界银行预测局首席经济学家兼局长阿伊汗·高斯 (Ayhan Kose) 做客专家问答,探讨全球经济未来的风险及政策应对建议。

商品价格周期: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机遇

近三分之二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依靠商品出口来实现增长和发展——而世界上一半以上的极端贫困人口生活在这些依赖商品出口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这些国家日益受到大宗商品“繁荣-萧条”周期的冲击,其原因往往超出这些国家的控制能力。

大宗商品价格飙升,某些大宗商品的价格甚至在去年达到了历史新高。在此之前,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2020年大宗商品价格出现了急剧且广泛的暴跌。2020年大宗商品价格的暴跌及随后的反弹,比过去半个世纪全球衰退期间的任何一个大宗商品周期都要猛烈。

正如最新一期《全球经济展望》报告所指出,这些类型的大宗商品周期可能为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创造一个机遇:在过去半个世纪,大宗商品价格的繁荣程度往往大于萧条程度。大宗商品价格在繁荣期平均每月上涨4%,而在衰退期平均每月下跌1%。“繁荣-萧条”的平均周期约为6年。

这意味着,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政府可以利用繁荣期奠定更坚实的基础,以应对经济冲击。例如,石油出口国可以利用当前较高油价带来的机会,重建财政空间,将支出直接用于应对长期挑战。各国还可以采取措施,通过使出口和国家资产组合多样化,减轻对大宗商品的依赖。这些资产包括实物资本和人力资本:例如,各国可以利用这些收入增加对卫生、教育和数字基础设施的投资。



债务挑战:避免重蹈覆辙

大流行导致全球债务水平飙升:全球债务总额占GDP总额的263%,达到了半个世纪以来的最高水平。

这种飙升不仅包括政府债务,还包括私人债务。这表现在外部和国内债务上,且不仅出现在发达经济体,还出现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债务激增,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全球经济衰退,使得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尤其是低收入经济体)的债务脆弱性进一步加剧。超过一半的最贫穷国家已经陷入债务困境,或面临陷入债务困境的高风险。

债务减免和债务重组计划将要求更高的债务透明度——由于当前债务承诺缺乏明确性,可能会影响对债务可持续性的分析,导致该国在明确全部债务之前无法获得债务减免。

《G20共同框架》是二十国集团和巴黎俱乐部国家之间签署的一项协议,旨在携手解决许多低收入经济体的债务问题。报告指出,通过完善该框架的结构(目前仍在不断发展),可以提供更及时的债务减免。以往协调债务减免计划的经验表明,减少债务存量可能比减免债务还本付息额更能减少与债务困境有关的产出损失。

Image
两名妇女在秘鲁利马的一家医院外等候。 图片: Victor Idrogo/世界银行

果断的政策行动可以发挥作用

为加强全球复苏,需要制定综合政策,并在疫苗接种、债务和气候方面积极开展全球合作,促进绿色、有韧性和包容性的复苏。

政策制定者可以将支出优先用于可促进长期增长前景的项目,包括有助于缩小巨大投资缺口的项目。加强国内收入调动,有助于补充因大流行相关收入崩溃而耗尽的财政缓冲,还可支持增加公共支出。

要扭转由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全球不平等现象激增趋势,还需要采取综合举措。报告指出,第一步应加快在全球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推广疫苗接种。但要提高人均收入,就必须进行改革,提高生产率。为防止大流行导致的不平等加剧现象变成顽疾,财政支助措施应侧重于人口中最脆弱的群体。

为确保实施,许多此类政策建议都需要大量的财政资源——而在当前债务空前高企的情况下,这绝非易事。这意味着需要加强全球合作,扩大低收入发展中经济体可获得的财政资源。这还意味着需要增强基于规则的全球贸易,促进有利于加速提高生产率的投资环境。



Api
A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