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7日

技术革命正在转变我们衡量贫困的方法

当今世界的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是到2030年终结极度贫困,但如果没有优质贫困数据,就不可能知晓我们是否取得了进展,也不可能知晓相关规划和政策是否会惠及最需要帮助的人群。

有关国家通常与世界银行集团和其它发展机构合作,采用入户调查结果度量人口贫困和福利状况,帮助政策制定者了解贫困人口的构成、他们居于何处以及哪些因素正阻碍其发展。家庭数据收集一度是一项用纸笔记录的工作,但技术已开始推动家庭数据收集领域的变革,世界银行也因此在挖掘技术潜力,制作更多、更好的贫困数据。

不久前,为了开展入户调查,国家统计部门的数据收集人员仍需跑遍全国,围绕一系列问题对受访者进行访谈;除了携带用以记录相关信息的纸质调查问卷之外,他们并未携带其它任何用具。大多数数据收集人员相当勤奋,其它人员也大体如此。不论勤奋与否,这些人员都会返回各自的统计部门,他们用手记录的笔记将会被录入电脑,通过大量数据计算之后,得出了本国的贫困率。

可以理解的是,这种方法存在瑕疵。除了简单的人员出错之外,把数据从纸上录入电脑的过程也会出错。

如今,技术在不改变基本流程情况下正帮助排除数据质量问题。数据收集人员仍需奔赴位于远近之地的城镇,但他们装配了平板电脑——平板电脑不仅可在把调查问题答案输入电脑的同时将这些答案汇总并自动同步传输至中央数据系统,还可装配GPS跟踪系统,确保数据收集人员去他们想去之地并对合适的人员进行访谈。这样做帮助减少了数据偏差,同时简化了数据收集流程。

在数据收集人员(也称“调查人员”)无法奔赴某些地方或一国只需要收集频率更高的实时贫困和福利数据情况下,手机已成为备选工具,用于惠及大样本人群,以经济有效方式更清楚地了解其经历。借助手机进行的调查已成为入户调查的一种可靠且有益的补充,在面对面数据收集极其困难且即期信息至关重要等很多情况下,可使国家能够在危机、冲突以及经济冲击期间惠及国民并回应其需求。

“我们可通过三种不同方式利用技术,”世界银行经济学家说。“技术有助于提升现有调查数据质量,也有助于提高数据收集频率以补充传统的入户调查,还可为数据收集方法开辟新渠道,增强我们对人们行为的了解。”

鉴于技术正在改变数据收集领域,研究人员将继续寻找新方法,以发挥手机和平板电脑的威力。

例如,世界银行的南苏丹脉搏项目将基于平板电脑的数据收集工作向前推进了一步。除了开展入户调查之外,调查人员还记录了他们所访谈之人出具的篇幅较短的个性化证明文件,此类文件以第一人称形式揭示了当地现状。此类证明文件便于用户将数据和统计数字人性化,更全面反映南苏丹的经验。

借助手机收集实时数据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利用手机在全世界的普及,通过高频率调查收集实时数据。世界银行的倾听非洲项目已就使用手机定期收集生活条件相关信息开展了试点。这一做法把面对面调查和后续的手机访谈结合起来收集便于监测人们福利状况的数据。

该项目向全体受访者发放手机和太阳能充电器。为最大限度降低受访者中途退出风险,项目向他们发放了手机充值卡,确保其留在项目中。从监测坦桑尼亚的医疗机构到收集多哥停电频率方面的数据,该项目已在六个国家全面实施并收集众多领域的数据。

“尽管借助手机收集数据是近期出现的现象,但在五年后将成为相当常见的数据收集方法,”世界银行非洲地区贫困全球实践局资深经济学家Johannes Hoogeveen说。“技术革命才刚刚开始,因此国家统计部门如具备适当能力,同时配以适当的融资模式,则从发展角度看,借助技术收集数据将迎来无穷机遇。”

Hoogeveen认为,在脆弱和冲突背景下以及在自然灾害、饥荒和流行病等危机期间,这一方法可能会特别有效。例如,通过手机进行调查曾被用于监测西非地区爆发的埃博拉危机、达累斯萨拉姆的洪灾以及马里的强制性移民。

不过,Hoogeveen警告说,这一方法仍处于其早期阶段,需要加强与政策应对措施的联系,才能体现其真正价值,才有可能为其进一步推广应用吸引更多资金和援助。

技术驱动型数据收集工作不仅仅局限在非洲地区。实际上,这一方法较早就通过倾听拉美和加勒比地区项目在秘鲁和洪都拉斯进行了试点。在欧洲和中亚地区,世界银行已启动实施倾听塔吉克斯坦项目,其设计初衷在于监测2014年和2015年俄罗斯经济放缓造成的影响。该项目最初只是一个为期六个月的试点项目,但迄今已实施了29个月,而塔吉克斯坦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日本国际协力机构建立的伙伴合作机构已确保数据收集工作将在今后12个月内持续开展。鉴于数据量巨大,项目组目前正致力于建立一个多维度脆弱性指数体系,据其按月度监测一套福利指标——从粮食安全到高质量就业岗位和公共服务等指标均包含其中。

“利用技术收集数据可被视为解决老问题的一种新方案,”世界银行贫困全球实践局资深经济学家、倾听塔吉克斯坦项目联合经理之一(另一位经理为William Hutchins Seitz ) Joao Pedro Azevedo说。“不过,我们真正需要的是转变观念,因为我们往往会突然意识到我们仅把新技术应用于旧理念。今后,我们也要探索哪些新问题可以并应该用这一新的调查模式来提问以及如何把此类平台直接用于监测结果。”

展望未来

我们已然能够看到未来的雏形。在塔吉克斯坦,项目组正在选定的家庭安装智能调查箱,用以监测家庭用电情况。鉴于该国面临巨大能源挑战,智能调查箱将自动发送停电方面的实时数据,因此可帮助监测供电服务质量。此外,项目组也在同世界银行大数据处合作,校准并核验经过夜间照明等地理空间信息培训的电脑计算方法。此类方法将有助于项目组成员了解装有智能调查箱的150个地方之外的其它地方的停电情况。

Image
塔吉克斯坦Pastigov的一个山村,孩子们在奔跑嬉戏。倾听塔吉克斯坦倡议使用手机监测人们的福祉,并收集关于粮食安全,就业和公共服务等多项指标的数据。 © Ronan Shenhav/Flickr

在索马里某试点项目下,项目组正在使用200台左右GPS跟踪装置,对游牧民的迁移模式进行研究。该项目旨在把游牧民纳入今后的调查,对他们何时、如何及向何处迁移开展更多分析,同时有可能帮助改善公共服务提供。

类似项目还有很多。例如在墨西哥,世界银行与其合作伙伴正在采用卫星影像和调查数据测算市级层面有多少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或指导数据收集人员如何把卫星图片用于为索马里高频率调查项目选择有代表性的样本。但是,尽管采用了创新型调查方法,但这些项目的意图并非取代传统的入户调查,后者仍是贫困评估工作的支柱。如果将两类调查方法更好地结合起来,则它们仍将是强大的数据收集工具组合,可向政策制定者提供最佳实证资料。

世界银行贫困全球实践局经济学家、倾听非洲项目经理Alvin Etang Ndip对数据收集领域的技术创新进行了很好的总结。他说:“技术革命正在切实转变我们的工作方式,使我们的工作方式变得更好。”

 

图片提供: Melissa Grant/The Human Geographic/世界银行

世界银行贫困全球实践局经济学家、倾听非洲项目经理Alvin Etang Ndip对数据收集领域的技术创新进行了很好的总结。他说:“技术革命正在切实转变我们的工作方式,使我们的工作方式变得更好。”
世界银行贫困全球实践局经济学家、倾听非洲项目经理Alvin Etang Ndip对数据收集领域的技术创新进行了很好的总结。他说:“技术革命正在切实转变我们的工作方式,使我们的工作方式变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