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18日

齐心协力帮助非洲女童创造更光明未来

在乍得和其它项目国家, SWEDD项目已向近10万名女性提供了职业培训,使得她们能够从事创收活动。摄影:©Vincent Tremeau/世界银行

爱丽丝·艾佳八岁那年辍学,因为她父母无力供她接受教育,也不能照料她和她的六个兄弟姊妹。十一岁那年,父母把她送到象牙之城阿比让,与住在那里的姨母一起生活,并在那里做各种临工。爱丽丝现年21岁,在阿比让的某户人家当保姆,但对自己的未来有好多其它设想——她想自己做生意,自己当老板。她说:“将来某一天,我将成为一名专业面点师,也将拥有自己的面点店。”

就非洲萨赫勒地区贫困地区即将成年的很多女童而言,她们几乎没有时间沉浸在对自己未来职业或喜欢从事何种工作的设想之中,她们的志向、希望以及梦想往往因辗转于帮助家中做家务和打工之间而落空。通常,她们被迫早早辍学,在青春期后不久就结婚,成为年轻妈妈——这一恶性循环削弱了她们的经济潜力,也对其健康造成了不利影响。

Image

“将来某一天,我将成为一名专业面点师,也将拥有自己的面点店”。爱丽丝·艾佳,科特迪瓦。摄影:© Sarah Farhat/世界银行

得益于萨赫勒妇女赋权与人口红利项目(下文简称“SWEDD”项目),爱丽丝·艾佳成为了拥有全新人生观的成千上万受益人之一。该项目由世界银行贷款资助,由贝宁、布基纳法索、乍得、科特迪瓦、马里、毛里塔尼亚以及尼日尔等七国政府实施。项目宗旨是加大对妇女和青春期少女的赋权力度,使她们更多地获得优质教育、生殖健康以及妇幼保健服务。

SWEDD项目正在实施,联合国人口基金通过世界银行帮助世界最穷国的下属机构国际开发协会向其提供了总额达2.95亿美元的技术援助。

项目动员全社会发挥女性的巨大经济潜力,他们中既有宗教领袖、立法人员和卫生工作者,也有父母亲。正如一句谚语所言,养大一个孩子需举全村之力。“通过帮助女童开发创收活动或找工作,我们就能够使她们自食其力,”代表科特迪瓦政府负责管理SEDD项目性别子项目的Sy Savanneh Syrah说。“女性赋权不仅造有益于女童,也有益于其家庭、整个社区以及国家经济发展。”

项目首先确保女童留在学校接受教育

投资于女童教育、确保她们在中学毕业前留在学校接受教育并鼓励她们进一步深造(后两点更为重要),是朝着向萨赫勒地区女性提供更多更好机会迈出的关键第一步,也是SWEDD项目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

举例说,尼日尔只有十分之一女童完成中学教育。贫困家庭女童之所以辍学,是因为家中缺乏相关资源以及需要照看自己的孩子,因为她们通常早早结婚并成为年轻妈妈。项目正在改变其中很多女童的生活状况,包括15岁的Innayatou Souradji,她来自距首都尼亚美100公里的基奥塔村。她说,“我妈妈和奶奶没有机会上学,因为她们很早就结婚了。我很幸运获得了奖学金,这样我就能留在学校学习。”

同Innayatou一样,另外10万名来自贫困家庭的女童也得到了项目的支持,包括学习用品、奖学金、住宿和学习支持。“学会读书写字不容易,但我会努力。”Innayatou坚定地说。


"我妈妈和奶奶没有机会上学,因为她们很早就结婚了。我很幸运获得了奖学金,这样我就能留在学校学习。"
Image
Innayatou Souradji
SWEDD项目受益人

需要转变思维方式

要赋权萨赫勒地区的妇女和女童,就要转变社会规范。确保宗教领袖和社区领导人给予支持,是终结对女性歧视、针对女性的暴力以及早婚高发现象的关键。在萨赫勒地区,半数女童未满18周岁就结婚。

“早婚问题很复杂,我们在尊重伊斯兰教习俗基础上解决了这一问题,”毛里塔尼亚塞勒巴比市的一位宗教领袖Imam Telmidy说。“伊斯兰教保护男性和女性尊严。我们对女童结婚年龄的解释是错误的。”目前,200位宗教领袖和社区领导人正在项目支持下在毛里塔尼亚全国开展宣传活动,让人们明白早婚和未婚先孕并不是伊斯兰教惯例,Telmidy即是其中一位。

他说:“未成年女孩不能生孩子,因为她自己还是个孩子,其身子尚未为怀孕做好准备。”他同时强调说,不少社区的很多青春期少女都死于怀孕或生产。

Tilmidy及其合作伙伴都想成为变革推动者。“在星期五祷告仪式期间,我们挨家挨户走访,同居民讨论并分享我们掌握的伊斯兰教知识和我们的经验,居民们因此开始理解我们的做法并响应们的号召。” 

Image

信息图: SWEDD:投资于女童赋权有助她们为本国发展作出贡献

项目通过电台节目宣传女童赋权的好处。Lemeima mint El Hadrami拒绝让她女儿早婚。“电台节目传递的信息令我深受触动,”她说。“我不希望我女儿经历我曾经经历过的困难。我希望她尽可能上学并继续深造,以便今后找到好工作,一个能够助她过上好日子的工作。她有可能成为部长,也有可能成为医生或助产士。”

Image

“我拒绝让我女儿早婚,理由很简单,也很充分:我不希望她经历我年轻时经历过的困难。”Lemeima mint El Hadrami,毛里塔尼亚。摄影:Vincent Tremeau/世界银行

SWEDD项目也在支持一所独一无二的“学校”——位于布基纳法索西部Mamboué村的“丈夫与未来丈夫学校”。已为人父的Waimbabie定期参加讨论会,同另外15位男子和2位项目协调人共同讨论与计划生育和家庭主妇相关的各类话题。他妻子Martine介绍说:“他开始“上学”以来,我们二人的关系得到了显著改善。”她补充说,爱情火花重新燃起。现在,他负责取水、砍柴,帮助收拾屋子,也希望陪伴我生下我们的最后一个孩子,而这些在以前从未出现过。

如今,所有项目国已建起了1640余所“丈夫学校”。

项目有助于妇女制定怀孕计划

萨赫勒地区的孕产妇和新生儿死亡率位列全世界最高之列,主要原因在于孕妇特别是农村孕妇缺乏适当的产前保健服务。来自马里的Fatoumata Diallo亲眼目睹了她所在村Sebougou 村面临的此类挑战。某次驾车途中,她捎上了一位孕妇,当时该孕妇正从离家10公里外的产前检查中心步行回家,这一距离对一名步行孕妇来说太远了。Fatoumata听说SWEDD项目提供助产士培训后,她毫不犹豫地申请参加。培训结束后,她决定在项目帮助下开办自己的妇幼保健所。目前,该所已能挽救生命了。

项目数据显示,2016年,马里全国共有2657名助产士和产科护士,平均每万名居民拥有1.4名助产士或护士 ,这一数字低于世界卫生组织建议的标准,即每万名居民拥有23名卫生工作者。在马里这样一个38%的妇女在18周岁以前就生下第一个孩子的国度,这种情况(助产士少)不仅会对年轻妈妈构成风险,也会对其孩子构成风险,因为青春期少女所生新生儿的死亡率比成年女性所生新生儿的死亡率高出50%。

截至目前,SWEDD项目已帮助项目实施国培养了6600余名助产士。

Image

信息图: SWEDD: 投资于女童赋权有助她们为本国发展作出贡献

“2016年我开办该所以来,来到这里的人们都很高兴,”Fatoumata说。“除了提供基本保健服务之外,我们还提供产前和产后保健服务以及接生服务,帮助降低了我们社区的孕产妇和婴儿死亡率。”

在该所生孩子的首位妇女无比高兴,于是给自己的女童也取名Fatoumata。   

Image

"在该所生孩子的首位妇女无比高兴,于是就给她取了我的名字。”Fatoumata Diallo,马里。摄影:© Vincent Tremeau/世界银行

终极愿景:更健康、受到良好教育的女性可助力提高生产力

SWEDD项目赋权战略的重点内容之一是向女性提供职业培训,以助其谋生并增加家庭收入。“项目当初给我们提供电工培训机会时,我们都很害怕。起初,我们想电工要跟那么多电线打交道,这活儿并不是我们能干的,”来自乍得的Adouia Brema一边慢慢、小心翼翼地连接太阳能电池板上的最后一组电线,一边说道。该电池板是她为本村Am-Timam 村的一户人家安装的。

同本村其他几位妇女一样,这位八个孩子的妈妈再也不畏惧太阳能电池板了,甚至还发现自己热衷于为家中照明提供低成本电力的太阳能。当前,她与本村其他几位妇女合作创办的一家小企业正茁壮成长,同时她还向本村其他妇女提供培训。“妇女工作和挣钱很重要,这样她们就能自食其力,也能帮助承担家中开支,”她说。光靠丈夫的收入不足以养家糊口,她补充道。截至目前,所有项目国的近10万名妇女和女童接受了培训。

此外,项目还建成了安全场所,给辍学的少女提供了第二次学习机会。每周,约10.26万女童学习基础知识并面见辅导员,后者通常是社区的积极分子。她们讨论家中一般不谈论的话题,如生殖健康和性别角色。在这些安全场所,女童还能够获得掌握自己命运所需的信心。

“孩子们最初有些拘束,”阿比让多个安全场所之一的一名辅导员Koné Awa回忆道。“但现在,我很高兴地看到培训特别是自尊培训产生的影响。”正是在这里,爱丽丝·艾佳获得了树立成为面点师的理想所需的信心。与此同时,她还向同班同学出售甜品。辅导机制给她带来的灵感正助她挣得往返学校所需的交通费。

萨赫勒地区和其它地区:投资于人

“通过促进对女童和妇女的赋权,SWEDD项目正帮助应对非洲面临的一大人力资本挑战,”世界银行马里、尼日尔、乍得以及布基纳法索局局长Soukeyna Kane表示。“从长期角度看,项目的正面影响将传导至全社会,包括降低婴儿死亡率和慢性营养不良发生率、加快人口转型进程以及提高生产率和家庭收入,因此该项目是一件不可或缺的减贫工具,也是世界银行资助的重点。”

鉴于项目的初步成果令人鼓舞,项目范围被扩大至乍得、科特迪瓦、马里以及毛里塔尼亚四国的其它地区。目前,本地区内乃至本地区外的其它非洲国家也在考虑加入该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