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8日

终结学习贫困:为促进扫盲行动设定的目标

世界银行实施的某项目正在提高尼日尔某校的施教和学习环境质量。“我爱我的学校,因为我在这里学会了阅读,”10岁的Mariama说。摄影:Mouslim Sidi Mohamed

在马拉维的一所学校,学生们正在享受课间玩乐时光。遗憾的是,课间休息有时会因老师没来上班而持续一整天。

在亚美尼亚某校的一间教室,老师正在给学生们的背书能力打分,因为主导学习过程的是课本,而非老师的讲解和创新。这种死记硬背式的教学方式使得毕业生没有为充满竞争的工作环境做好准备。

在孟加拉国,尽管入学率有所提高,但女童学到的知识仍没有男童多,其辍学率也很高——其学校教育年数缩短归因于童婚、承担家庭责任以及其它因素。

度量“学习贫困”

有证据表明,我们正处于全球学习危机之中,它对各国为培育人力资本(即未来就业岗位所需的技能和专业知识)所采取的努力构成了威胁。可持续发展目标(包括终结贫困目标)的实现也面临风险。

为体现这一问题的严重程度,世界银行依据协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研究所开发的新数据,提出了学习贫困新概念。

学习贫困的定义为儿童到10岁还不能阅读和理解简单课文。该指标融合了学校教育指标和学习指标:首先计算出未达到起码阅读熟练程度的(上学)儿童占比,然后用未上学(且被假设为不能熟练阅读的)儿童占比对前一占比进行调整.

新数据表明,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53%的儿童受困于学习贫困。降低学习贫困率方面取得的进展太慢,无法助力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SDG)4 ——确保包容和公平的优质教育——下所列长远子目标。根据当前的降速,到2030年,约43%的儿童仍将处于学习贫困之中。这些国家如能以我们迄今所目睹到的本世纪最快速度降低其学习贫困率,则全球学习贫困率就会降至28%。

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如此高的学习贫困率和如此慢的进展发出了一个预警信号:SDG4下所列全部子目标的实现面临风险——包括增加拥有就业、从事好工作以及创业所需相关技能的青年和成年人口数量的目标。

学习目标推出

为促进各国采取行动,以实现全球教育目标,应对全球学习危机,世界银行集团行长戴维·马尔帕斯宣布了一项可操作的全球学习新目标,即到2030年学习贫困率至少减半。模拟结果表明,该目标尽管远大,但可以实现,前提是所有国家能够像2000-2015年期间表现最佳国那样有效提升学习效果——这意味着全球平均进展速度将提高两倍。

学习贫困率减半实际上是中间目标。各国应当确定其改革融资和实施路径(以及中间目标),确保本国所有儿童拥有人生发展机会。在很多国家,实现这一发展目标可能需要一定时间,但必须要设计出一项社会契约,确保人人——不论其社会经济背景、种族或性别如何——都能享有优质教育。

为何要重视阅读?

在世界各地的文明社会,阅读数百年来一直被列为正规教育的核心。各地家长和其他利益相关者都认为,学校的首要任务是确保儿童能够熟练阅读。

儿童能够熟练阅读后,通往获取各类书中所蕴藏的海量知识的大门就会开启。儿童是否能够获得熟练阅读能力取决于很多因素,包括进入更高年级后学校体系的质量,但未获得这一能力则显然会阻碍其在整个社会和工作生活过程中学习的能力。

阅读熟练水平也可用作其它科目基础学习效果的一个代用指标,就像不存在儿童期发育迟缓现象是儿童早期健康发展的一个代用指标一样。确保所有儿童能够阅读的体系有可能成功地帮助他们同时学好其它科目。相关数据印证了这一点:在各国和各所学校,阅读熟练水平与其它科目的熟练水平高度相关。

例如,世界银行新报告介绍说,一国在国际阅读素养进展研究项目(PIRLS)评估中所得的阅读分数及其在国际数学与科学趋势研究项目(TIMSS)评估中所得的数学分数几乎完全相关,其它评估所显示的跨科目相关性也很强。在儿童自控能力(一项基本社交情感技能)得到培养的同时,语言能力(阅读能力可增强该能力)也会得到培养

为确保儿童学会阅读,可以采取哪些行动?

为支持各国努力提升识字率,世界银行推出了一揽子识字政策,其中列出了一些国家和地方政府部门为提升识字率采取的经证明成功的干预措施。例如,埃及政府正在实施一项改革方案,旨在改革其课程和评价体系,以便全年对学生进行评价。改革后,考试将侧重考核技能获取情况,教师将接受指导培训并拿到同行间学习证书。改革的一项主要内容是使学生转向学习,而非获得毕业证书。在巴西塞阿拉、圣埃斯皮里图、阿克里、伯南布哥等州,教育服务提供质量正稳步提高这表明改革是可行的。这些仅是众多改革案例中的少数几个,更多案例在新报告《终结学习贫困:需要哪些条件?》中作了介绍。

取得成功的国家均投资于转变教育系统中所有行动主体的观念,使其坚持不懈地聚焦学习。这些国家向教师提供诸如教学指南等便于其日常教学工作的辅导资料;向教师提供指导培训和反馈意见,以便其改进课堂教学方式;确保所有儿童拥有阅读材料;确保编制可指导教师的简单、有效课程。在很多国家,转向小学低年级实行母语教学经证明对改善学习效果至关重要。机构能力更强的教育系统纷纷增加对优质儿童早期教育的投资,实施可使学生得到适当施教的教学架构,强化校长的职业生涯。对所有国家而言,技术都能够使此类干预措施的实施更具成本效益;学习效果评估对指导系统改进和监测系统改进进展至关重要。尽管评价类型各异,但关键一点是,评价体系中应包含设计精良的学生表现信息反馈渠道,以便反馈到系统中的信息能够助推决策。在90%儿童学习阅读的学校系统中,大部分制定有针对低年级阅读者的明确、具体且有时限的目标。

要取得成功并且使整个系统聚焦于学生学习,各国就要以双管齐下法采取行动——按照一揽子识字政策中提出的建议实行短期改革,改进对当前上学学生的服务提供;同时确立制度改革,改善教育系统长期运营状况,教育改革方式包括改革教师职业生涯制度以吸引并留住好教师、改革上岗前培训制度、改革整个系统的管理架构以及扩建基础设施等等。

Image

浏览完整信息图,请点击这里。 

仅有教育领域干预措施还不够

要应对学习贫困,就要采取由教育领域之外其它领域行动支持的综合方式。水务与环境卫生、交通运输、现金转移支付、健康与营养以及公务员制度改革等各领域行动,对改善学习效果都不可或缺。世界银行集团人力资本项目认识到了采取全政府方式改善人力资本状况的必要性。要降低学习贫困率,也要求相关各方进一步重视家庭和社区在培育对教育服务的需求、营造良好学习环境、培育对正确教育改革的需求等方面所起的作用。

加入我们的终结学习贫困运动

世界各地学习贫困率应当为零。所有儿童到10岁时都应能阅读。阅读是一项基本人权,对人人充分参与社会活动都至关重要。

为调动各方参与终结学习危机行动,我们掀起了一项全球新运动——“识字意义重大”。该项运动向家长、老师、校长、教育官员以及用人单位等教育领域的关键利益相关者传递了关于他们可以采取哪些行动来应对这一问题并帮助终结学习贫困的信息。

请加入我们,投身于终结#学习贫困运动,因为识字意义重大! 人人都可以发挥作用。请通过worldbank.org/LiteracyMakesSense了解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