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7日

防控世界最致命疾病可促进劳动力队伍健康和经济增长

©  Iwan Bagus/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oration

事情发生在某个星期五下午。艾缇遭遇了动脉堵塞,后者很快便发展为心脏衰竭。他丧失了80%的心脏功能。对他和事发时在他身边的妻子而言,这一刻很吓人。他自己和妻子都认为他活不成了。

但他却活了下来。这次遭遇给他敲响了警钟,要求他显著改变生活方式,才能保持健康。

“我做的第一件事是戒烟”,来自汤加的艾缇说。“这几年中,我的心脏功能恢复了10-15%,这主要得益于我改变了饮食习惯,更积极地锻炼身体。”

太平洋岛国位列世界上心脏病和其它非传染性疾病患病率最高的国家行列。单就汤加而言,该国是世界上非传染性疾病死亡率最高的国家,其此类疾病死亡数约占全世界死亡总数的80%。同时,该国也是世界上肥胖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其女性肥胖率超过了80%)。

尽管人均预期寿命延长,但慢病和非传染性疾病增加已成为一大全球性威胁。全世界每年有1500万人不到70岁就死于此类疾病,包括心血管病、糖尿病、肥胖症等等。

慢病和非传染性疾病已成为各收入组别国家一大日益严重的关切。

世界银行健康、营养与人口全球实践局局长穆哈麦德·佩特博士说:“应对肥胖症和其他非传染性疾病最有效的方式之一是增加对可负担的优质医疗服务的投资。无论是从健康还是从经济的角度来说这都是合理的。把更多的资源放在一线,在疫情变得严重之前尽早发现和治疗,拯救生命,改善健康成果,降低医疗成本,加强准备度。”

打破神话:肥胖不再仅仅是高收入国家面临的一大问题

肥胖是导致非传染性疾病的最广为人知的诸多风险因素之一,它本身也是一种疾病。世界银行新报告《肥胖症:一个迫在眉睫的全球性挑战的健康与经济后果》介绍了日益流行的肥胖症及其产生的负面影响。

报告阐释了体重超标和肥胖为何是一大迫近的全球挑战,对贫困人口和低收入或中等收入国家居民更是如此。报告指出,肥胖不仅仅是高收入国家和城镇地区面临的一大问题。此外,报告给出了当前关于体重超标和肥胖的诸多趋势。

近期数据表明,肥胖人口自1975以来增长了近两倍;肥胖症每年导致全世界400万人死亡。2016年,逾20亿成年人(占全球成年人总数44%)体重超标或肥胖,其中70%以上居住在低收入或中等收入国家。

Image

信息图: 肥胖的代价高昂

造成肥胖的原因

助推肥胖症流行的因素主要由我们的行为和居住环境所造成。这些因素包括超加工食品和含糖食品更易获取、技术进步导致的劳动力体力活动(包括家中体力活动)减少、通常与财富和收入增加有关的不健康食品消费量增长。

对诸如空气污染等环节风险的暴露和基本服务获取受限也大大助长了肥胖症流行。

如今,诸如糖尿病、心脏病和癌症等体重超标和肥胖相关疾病位列世界各地区(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除外)的前三大杀手之列。

“减少体重超标和肥胖人口是一大全球公益,”世界银行人类发展事务副行长安妮特·狄克逊说。“积极主动地应对这一问题将大大有助于培育人力资本、确保经济更快增长、保持健康且为未来生产做好准备的劳动力队伍。”

肥胖症的代价与影响

据预测,今后十五年中,发展中国家肥胖症的代价合计将超过7万亿美元,这会把最弱势人群远远拉在后面。

在中国,2000至2009年期间,肥胖产生的卫生保健成本在中国年度卫生保健支出中的占比从0.5%增至3%以上。

在巴西,肥胖产生的卫生保健费用预计将翻番,从2020年不到60亿美元到2050突破100亿美元。

全社会和个人不仅要承担医疗卫生费用,还要承担工作效率降低、缺勤以及早退休等因素引发的间接代价。例如,据一项研究测算,中国体重超标/肥胖症引发的“间接代价”将从2000年占其国民生产总值的3.6%增至2025年的8.7%。

研究表明,到2030年,当前对经济有效的干预措施进行的投资可挽救穷国820万人的生命,产生3500亿美元经济效益,相当于1美元投资产生7美元的人均回报。

适应人口变化

当前,全世界很多国家都受困于“营养不良导致的双重负担”——儿童发育迟缓率高和肥胖率快速增长,二者进一步伤及了其人力资本。

这双重负担导致了家庭结构改变,因为家庭成员尤其是女性成员成为了事实上的年纪较大成年人的照护者。此外,穷人更多地遭受了这一问题的影响,因为他们更易遭受健康和经济冲击。

尽管人们改变生活方式、人口日益老龄化以及城镇化率增长,但到2030年,慢性病和非传染性疾病数量预计仍将增加。随着国家经历经济增长方式转变和食品体系变革,人们消费不健康食品和更少锻炼的主观意向也将发生改变。


"减少体重超标和肥胖人口是一大全球公益。积极主动地应对这一问题将大大有助于培育人力资本、确保经济更快增长、保持健康且为未来生产做好准备的劳动力队伍。"
Image
世界银行人类发展事务副行长安妮特·狄克逊说

作为南亚地区人口老龄化速度最快的国家,斯里兰卡60岁以上人口预计在今后25年内实现翻番。在世界银行支持下,该国政府建成了数个健康生活中心,帮助社区和基本医疗服务机构预防、发现并治疗非传染性疾病。这些中心面向脆弱的贫困人口以及40岁以上男性和女性,向他们介绍非传染性疾病风险,向他们传授此类疾病的预防、发现和管理方法,使他们过上更健康、能够取得更多成果的生活。

来自卡鲁塔拉地区的48岁妇女Lakshmi Perera在减重过程中遇到了困难,2018年以来定期到一家中心接受指导。“医生教我如何吃得健康和如何保持身体健康,但做起来并不容易,”她说。“由于参加了一个锻炼班,我只用了不到半年时间就减掉了10公斤体重。”“我因此获得了减重动力,切身感受到了减重的好处,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积极地继续我的减重之旅。”

世界银行对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支持

鉴于距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期限2030年仅剩十年时间,包括世界银行在内的国际社会正加大应对非传染性疾病增加问题的努力。

要保护好子孙后代,政府和发展伙伴就必须要采取依托更强大基本医疗系统且注重预防措施的综合方式。

世界银行正帮助有关国家政府加强其医疗系统并建立识别和应对风险因素的能力。通过资金支持、政策建议和技术援助,世界银行回应了这些国家保持健康劳动力和培育人力资本的需求。

埃及政府决定消除日益增大的非传染性疾病风险,为此推出了一套旨在保障人口健康、指导全国卫生系统提供包容、平等且质量更高的医疗服务的计划。此外,该国政府启动实施了全面医疗保险计划,提高了公立医院医疗服务质量,并且把应对特定疾病列为全国重点工作。

在世界银行支持下,埃及启动了“一亿人健康生活”全国运动,旨在帮助筛查丙型肝炎和非传染性疾病风险因素(如体重超标、肥胖、糖尿病和高血压等)。

阿根廷政府寻求世界银行助其提升全国公立医疗机构在以下两方面的能力:一是提供更高质量服务,二是保护最脆弱人群,使其免遭非传染性疾病风险因素的影响。2015年至2019年间,世行贷款项目扩大了预防、诊断和治疗服务覆盖面。目前,项目下的服务包括结核病检测和治疗、安全血液供给以及非传染性疾病和生活方式相关疾病防控。

找出经济有效的干预措施

在借鉴成功国别案例经验的基础上,世界银行制定了一系列前景良好的干预措施,如加工食品强制性贴标、加大消费者宣传教育力度、强有力财政政策(如对不健康食品征税)、儿童早期营养项目投资、完善城市设计(如校内游乐场、步行道和自行车道)。

汤加政府实行了“健康税”制度,其宗旨主要在于遏制烟草、烈酒和含糖饮料等不健康产品支出,减少这些产品的消费。该国政府请求世界银行评估该项财政政策的效果。总体而言,在实行征税制度后,该项政策推动人们改变了其消费和支出习惯。

秘鲁因在十年内成功实现儿童发育迟缓率减半而广为人知。2008年至2016年,该国政府调整了全国医疗服务内容,以期应对慢性病。新批准的世界银行贷款综合医疗网络项目将向公立或私立医疗机构未覆盖的2000多万人提供支持。

这一全新的模式将伴随每个秘鲁人的一生,持续提供医疗服务,包括慢性病的门诊预防、控制和治疗以及成年人关爱服务。

一些国家也找到了治疗慢性病的更简单方法,如通过加强营养促使人们调整生活方式。

在印度南部的喀拉拉邦,世界银行正同该邦政府合作,面向普通民众和食品生产者开展宣传教育,目的在于减少商业食品中的反式脂肪和盐含量,特别是面包店、餐馆以及油炸食品店制作的食品,为此采取的措施是向它们宣传含有反式脂肪的食用油的危害,向它们推广可行的替代食品。

其它措施包括把基本医疗服务用作个人加入医疗系统的重要切入点,以期提升一国管理慢性病负担的能力。

例如在塔吉克斯坦,缺血性心脏病是导致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世界银行正支持该国政府提高农村医疗机构基本医疗服务的覆盖率和质量,确保更有效地开展早期筛查。

到2030年,癌症以及体重超标和肥胖相关非传染性疾病将成为导致人口早亡的前三大原因,全球新增癌症病例将超过2200万例,癌症相关死亡病例将达近1300万例。半数以上新增病例和三分之二死亡病例将出现在低收入或中等收入国家。

为增强各国卫生部收集并制作可靠癌症统计数据的能力,世界银行于2017年帮助东非五国(布隆迪、肯尼亚、卢旺达、坦桑尼亚、乌干达)实施了癌症患者登记区域项目,旨在为制定癌症防控政策和计划提供参考依据。

采用全社会参与方式开展全球行动

要取得人力资本建设成果,各国就不能在忽视非传染性疾病,也不能忽视有损人力资本的诸多要求之一——肥胖症。

尽管一些国家已开始应对这一问题,但要彻底解决它,就需要采取全政府和全社会参与的方式,在卫生、教育、社会保护、气候、城市以及交通等各领域开展工作,包括采取调动私营部门并安排足够的专项资金以保护子孙后代等措施开展工作。

行动正当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