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稿

世界银行报告称,新兴市场增长极重新定义全球经济结构

2011年5月17日




2011年5月17日,华盛顿:到2025年,六大新兴经济体——巴西、中国、印度、印尼、韩国和俄罗斯——将占全球增长总量一半以上,国际货币体系也不会再由单一货币主宰,世界银行公布的一份新报告如是说。随着经济权力的转移,这些成功的经济体将通过跨境商业和金融交易,帮助推动低收入国家的经济增长。
 
《2011全球发展地平线——多极化:新的全球经济》报告预测,新兴经济体作为一个整体在2011至2025年期间年均增长将达到4.7%。与此同时,对发达经济体的同期增长预测为2.3%,不过他们仍将在全球经济中占主导,欧元区、日本、英国和美国都将在推动全球增长中发挥核心作用。
 
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主管发展经济学的高级副行长林毅夫说:“新兴经济体的快速崛起推动了一种转变,使得经济增长中心广泛分布在发达和发展中经济体——这是一个真正多极化的世界。在南南投资和外资流入迅速扩大的情况下,新兴市场的跨国公司正在成为重塑全球产业的一股力量。国际金融机构需要尽快适应和与时俱进。”
 
报告认为,一度依赖技术引进和外需拉动增长的新兴经济体需要对结构作出相应改变,通过生产率提高和旺盛的内需来保持增长势头。
 
《全球发展地平线》勾勒出一个多极化的世界在未来20年对发展中国家构成的挑战。报告作者采用基于经验的指标辨识拥有强大人力资本和技术创新的高增长国家,这些国家也推动了其他国家的经济活动。增长的溢出效应很可能通过跨境贸易、金融和移民得以实现,后者带来技术转让和增加出口需求。
 
报告指出潜在新兴经济增长极的多样性,其中有些主要依赖出口,如中国和韩国,而另一些则更更重视国内消费,如巴西和墨西哥。随着发展中国家出现一个庞大的中产阶级以及东亚几大经济体正在发生的人口转变,消费走强的趋势有可能占上风,转过来可以成为全球持续增长的一个来源。
 
世界银行发展预测局局长汉斯·蒂莫说:“在许多大的新兴经济体中,内需作为增长极已很明显,而外包正在进行中。对于最不发达的国家这很重要,因为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往往依赖外资和外需推动。”
 
经济和金融权力向发展中国家转移,对于企业投融资和跨境购并交易的性质,都具有重要意义。由于越来越多的交易源自新兴市场,南南外国直接投资有望增加,其中大部分流入新建项目,而南北外国直接投资更有可能瞄准并购。在扩展过程中,更多的发展中国家及其企业将能够进入国际证券和股票市场,以更好的条件为海外投资项目融资。
 
报告认为,新兴市场企业在全球投资和金融中的作用和影响日益增大,可以有利于推进监管跨境投资的多边框架的建立,这一进程自上世纪20年代以来屡屡受挫。与国际贸易与货币关系不同,在促进和管理跨境投资方面没有一个多边制度。相反,双边投资协定迅速增加,截至2007年底双边投资协定的数目已超过2275,为国与国之间跨境投资条件的谈判提供了最普遍采用的机制,这也包括通过世界银行下属的解决投资争端国际中心获得国际仲裁。
 
报告的主要作者、世界银行发展趋势研究主管曼苏尔·戴拉米说:“在未来10年左右,中国的规模及其企业和银行的快速全球化,可能意味着人民币将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2025年全球货币最可能出现的情景将是一种围绕美元、欧元和人民币为中心的多种货币并存的格局。”
 
为了保持增长和应对更为复杂的风险,作为新兴增长极的经济体需要改革国内体制,包括经济、金融和社会部门的体制改革。中国、印尼、印度和俄罗斯都面临着体制和治理挑战。人力资本和普及教育是有些潜在增长极需要关注的问题,尤其是巴西、印度和印尼。
 
戴拉米表示:“全球经济预计将要发生的变化是根本性的。总体来看,这些改变对于发展中国家可能是利好的。不过,一个关键性的问题是,现行的多边规范和制度是否足够强有力,能否承受向多极化的过渡。在权力中心之间管理好全球一体化所面临的挑战,凸显出加强各经济体之间的政策协调对于减少经济不稳定风险的至关重要性。”
 
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最贫困国家在对外交易中将继续使用外币结算,并将在一个多种货币并存的国际制度中继续暴露在汇率波动风险之下。多边机构必须协助各国向新的多极化世界过渡,这就需要提供技术援助、资金援助和政策建议,使发展中国家配备必要的工具和财力来应对预期中的挑战与风险,同时又能充分利用其优势和机遇。

媒体联系人
Washington
Merrell Tuck
电话: +1 (202) 473-9516
mtuckprimdahl@worldbank.org
Rebecca Ong
电话: +1 (202) 458-0434
rong@worldbank.org
Mehreen A. Sheikh
电话: +1 (202) 458-7336
msheikh1@worldbank.org

新闻稿编号
2011/483/DEC

Api
A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