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世界银行集团如何帮助各国应对新冠肺炎 找出

新闻稿

拉美长期增长不仅需要目前与中国的联系

2011年9月20日




2011年9月20日,华盛顿:拉美和加勒比地区过去10年的强劲增长有一个新的关键推动力量——中国。拉美地区与这个东亚巨人的关系是一个重要的稳定来源,这已在两年前爆发的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全球经济危机以及目前席卷欧美地区的市场动荡中得到证实。
 
迄今对拉美地区2011年和2012年的增长预测依然是3.5%~4.5%的正增长,今年的通胀率预计将稳定在6%~7%之间。对拉美地区的主权债务风险看法仍然是比较低的。事实上,在空前发展的大背景下,市场目前看法是包括智利、哥伦比亚、秘鲁等国在内的一些拉美国家出现主权债务拖欠的风险低于法国。
 
虽然拉美对目前全球不确定因素的后果基本上无法控制,但也不能等闲视之。对拉美来说,当下的一个中心问题是如何充分利用与中国的关系,把近期以来的积极复苏转化为未来的可持续的强劲增长。为了更好地诠释这种前景,世界银行拉美与加勒比地区首席经济学家办公室发布了一份最新研究报告《拉美与加勒比地区的长期增长:中国制造?》。
 
研究报告深入审视了中国与拉美地区的关系,特别是与上世纪70年代~90年代日本与东亚经济体的互动关系进行了比较。报告得出结论认为,中国要想在拉美地区发挥持久的积极影响,就需要对其作用加以调整和发展。
 
世界银行拉美地区首席经济学家奥古斯托·德·拉·托利说:“几乎没有证据显示中国能够在促进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生产率增长方面发挥作用。在目前美国和欧洲经济表现疲软的新的大背景下,一个关键问题是拉美地区能否利用与中国日益加深的联系,将其转化为一个长期增长的重要来源。”
 
东亚四小虎的黄金时代的特征是大量的产业内贸易和来自日本的外国直接投资,配合大力广泛传播技术与知识。而中国与拉美关系的第一个10年非常缺乏这种前景广阔的交流。
 
中国已成为一些拉美大国的的主要贸易伙伴。中国与这些国家的贸易是围绕以拉美地区丰富的自然资源换取中国劳动密集型产业生产的低技术商品发展起来的,这种类型的贸易通常限制了技术和知识分享带来的潜在收益。
 
报告强调指出,这并不是说拉美地区没有从大宗商品热潮中获益。有一些亮点显示,拉美某些大宗商品行业得益于技术创新,并为本地创造了高质量的就业。例如,秘鲁和智利广泛的地方企业网络分别得益于他们与采矿业和三文鱼养殖业的联系,而南椎体各农业生产国显示出从新技术部署和生产率提高中获益。
 
然而,在这些有利条件更为普及之前,很难预计拉美地区何时才能开始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拉美地区在整个20世纪的经济增长表现相当惨淡——人均收入水平基本上保持在相当于美国的30%。与此相反,东亚各国的人均收入水平从上世纪60年代仅相当于美国的15%大幅稳定上升,到2010年已达到美国的70%以上。
 
拉美地区在现阶段面临着强劲的经济活动带来的通胀压力,这一事实本身就是一个明确的提醒:拉美地区趋向于撞上比较低增长率水平上的“结构性速度极限”。
 
新兴亚洲的高增长经济体能够在不带来通胀的情况下保持6%~9%的年增长率,而大多数拉美经济体只能在增速低于5%的的情况下长时间地保持无通胀增长率。
 
以下一些因素有助于解释这些增长潜力的差异:

  • 拉美地区的公路密度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下降了15%,而同期亚洲国家增加了30%。
  • 在上世纪80年代,拉美地区的发电装机容量比亚洲四小虎约低17%,而现在低50%。
  • 拉美地区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从上世纪90年代的9.5%到2009年增加到14.2%,但与东亚四小虎相比相形见绌,同期东亚的高等教育人口比例从10%增加到20%。

另一方面,德·拉·托利解释说:“拉美具有发达的生气勃勃的民主制度,从长期来说能够有助于确保在这些关键性的领域取得可持续的进展。”
 
此外,拉美地区也具有一些有助于使其增长率持续保持在世界平均水平以上的关键性的外部条件,包括:对拉美出口产品有旺盛需求的大国和成长中的国家;大宗商品价格高企、世界利率低下等。报告的结论认为,抓住这种有利环境的契机,需要有精心设计和妥善的政策组合以保持宏观金融稳定,同时提高生产率。

媒体联系人
华盛顿
Sergio Jellinek
电话: (202)458-2841
sjellinek@worldbank.org
Marcela Sánchez-Bender
电话: (202) 473-5863
msanchezbender@worldbank.org

新闻稿编号
2012/079/LAC

Api
A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