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世界银行集团如何帮助各国应对新冠肺炎 找出

新闻稿 2020年4月22日

世界银行预测移民汇款将出现近代史上最大降幅

2020422日,华盛顿:由于新冠肺炎大流行导致的经济危机和关闭, 预计2020年全球移民汇款将骤降20%左右。预计降幅将是近代史上最大的,主要因移民劳工工资和就业下降所致。移民劳工在东道国经济危机期间往往更容易遭遇就业和工资丧失。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汇款流入预计将下降19.7%至4450亿美元,意味着许多弱势家庭将失去一个重要的资金来源。

研究表明,移民汇款有助于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减轻贫困,改善营养水平,增加教育支出,减少弱势家庭的童工现象。汇款减少会影响家庭在这些领域的支出能力,因为其资金将更多地用于解决食品短缺和眼前的生计需求。

世界银行集团行长戴维·马尔帕斯说:“汇款是发展中国家的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新冠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对汇款回家的能力造成了严重损害,也使得缩短发达经济体的复苏时间显得更为重要。汇款有助于家庭购买食物、支付医疗费和解决基本需求。世界银行集团在实施快速、广泛的措施支持各国时,努力保持汇款渠道畅通,保障最贫困社区满足这些最基本的需求。”

世界银行正在协助成员国监测各种渠道的汇款流动、汇款成本与方便性以及影响汇款流动的金融诚信保护法规。世行在与二十国集团以及国际社会合作降低贫困人口的汇款成本和改善金融包容性。

预计汇款流量在世行集团工作的各大地区都会下降,降幅最大的是欧洲中亚地区(27.5%),然后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23.1%)、南亚(22.1%)、中东北非地区(19.6%)、拉美加勒比地区(19.3%)和东亚太平洋地区(13%)。

2020年汇款大幅下降是继2019年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汇款总额达到创纪录的5540亿美元之后。即使出现下降,由于预计外国直接投资降幅更大(35%以上),因此预计汇款流动作为这些国家的外部资金来源将会变得愈发重要。2019年,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汇款流入超过了外国直接投资,成为监测发展中国家资源流入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2021年,据世界银行估计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汇款流入将出现复苏,上升5.6%达到4700亿美元。由于新冠疫情对全球增长前景以及疫情防控措施的影响,汇款前景仍不确定。在过去,汇款一向是反周期的,劳工在家乡遭遇危机和困难时通常会增加汇款。但这次大流行影响到所有国家,造成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世界银行社会保护与就业全球实践局局长迈克尔·卢特考斯基说:“有效的社会保护体系对于在这场危机期间保护发展中国家以及发达国家的贫困弱势群体至关重要。在东道国,社会保护干预措施也应支持移民人口。”

2020年一季度汇款200美元的全球平均成本仍高达6.8%,仅略低于上年。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汇款平均成本仍为最高,约9%,但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内的移民占该地区国际移民总人数的三分之二以上。

《全球移民与汇款简报》主要作者、移民与发展全球知识伙伴倡议负责人迪利普·拉塔说:“快速采取措施简化汇款与收款,可以为移民及其家人的生活提供急需的支持,这包括将汇款作为必要服务,使移民获得这些服务更便捷。”

地区汇款趋势

2019年,东亚太平洋地区的汇款流入增长2.6%,达到1470亿美元,低于2018年增长约4. 3个百分点。预计2020年汇款流入将下降13%。预计增速放慢的原因是来自美国(该地区最大的汇款来源国)的汇款流入减少。在此期间,随着汇款收入下降,一些依赖汇款的国家(如太平洋岛国)可能会导致居民家庭面临风险。预计2021年该地区汇款增长将回升至7.13%。汇款成本: 2020年一季度向东亚太平洋地区汇款200美元的平均成本同比下降了0.5个百分点,降至7.5%。2019年四季度该地区五个汇款成本最低的走廊平均为2.6%,而五个汇款成本最高的走廊平均为15.4%。

2019年欧洲中亚地区各国的汇款流入仍保持强劲,2019年增长约6%,达到650亿美元。乌克兰仍是该地区最大的汇款接收国, 2019年再创新高,接近160亿美元。该地区依赖汇款的较小经济体如吉尔吉斯共和国、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尤其得益于2007年俄罗斯经济活动的反弹。由于新冠疫情和油价下跌的综合影响,预计2020年汇款将下降约28%。汇款成本:2020年一季度向欧洲中亚地区汇款200美元的平均成本小幅下降至6.48%,而去年同期为6.67%。该区域各汇款走廊的​​费用差异较大;从土耳其向保加利亚的汇款成本最高,而从俄罗斯向阿塞拜疆的汇款成本最低。

2019年,拉美加勒比地区的汇款流入增长7.3%,达到950亿美元。该地区各国的汇款流入增长不平衡。 2019年,巴西、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的汇款增长超过12%。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尼加拉瓜和巴拿马的汇款增长超过6%,而玻利维亚和巴拉圭的汇款增长则分别下降3.8%和2.2%。据估计2020年该地区的汇款流入将下降19.3%。汇款成本:2020年一季度向该地区汇款的平均成本为5.97%。在新冠疫情危机中,因汇款服务提供商面临运营挑战(代理和办事处关门、提现、外汇、安全性等问题)以及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合规等原因,向该地区汇款的成本可能出现上升。

继2019年增长2.6%之后,预计2020年中东北非地区的汇款流入将下降19.6%,降至470亿美元。预期下降的原因是全球经济放缓以及海湾合作委员会(GCC)成员国油价下跌的影响。来自欧元区的汇款也将受到新冠疫情爆发前该地区经济业已放缓以及欧元对美元贬值的影响。到2021年,由于预计欧元区将出现温和增长以及海湾合作委员会汇款流出疲软,预计该地区的汇款流入将逐渐恢复,但增速缓慢为1.6%左右。汇款成本:向该地区汇款200美元的成本为7%,与上年基本持平。各汇款走廊的成本差异较大。从高收入经合组织国家往黎巴嫩汇款的成本仍为两位数。在某些走廊中,从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向埃及和约旦汇款的成本在3%至5%之间。随着叙利亚内战平息,从沙特阿拉伯向叙利亚的汇款成本出现大幅下降。

继2019年增长6.1%之后,预计2020年南亚地区的汇款流入继2019年增长6.1%之后将下降22%,降至1090亿美元。2020年南亚的汇款流入增长减速的原因是新冠疫情以及油价下跌导致的全球经济放缓。经济放缓可能直接影响从美国、英国和欧盟国家向南亚地区的汇款流量。油价下跌将影响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和马来西亚的汇款流出。汇款成本:南亚的平均汇款成本是所有地区中最低的,为4.95%。成本最低的一些走廊的汇款成本低于可持续发展目标的3%,这可能是由于数额巨大、竞争激烈以及技术的利用。但由于数额小、竞争少和监管问题,成本最高的走廊汇款成本则超过10%。银行有关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的规定加大了汇款服务提供商的风险,从而增加了阿富汗等汇款接收国和巴基斯坦等汇款输出国的成本。

2019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汇款流入小幅下跌0.5%至480亿美元。由于新冠疫情危机影响,预计2020年该地区的汇款流入将下降23.1%至370亿美元,到2021年有望回升4%。预期下降可能是因欧元区、美国、中东、中国等非洲移民主要目的国的新冠疫情爆发造成的各种因素的综合影响所致。这些大型经济体在接收撒哈拉以南非洲移民中占比较大,加在一起成为该地区近四分之一汇款流入的来源。除了疫情影响外,东非地区许多国家还爆发了严重的沙漠蝗灾,破坏农作物,威胁该地区人民的粮食供应。汇款成本:2020年一季度向该地区汇款200美元汇款的平均成本为8.9%,而上年同期的平均成本为9.25%。汇款成本最高的走廊主要是在南部非洲地区,成本高达20%。另一方面,汇款成本较低的走廊平均成本不到3.6%。

查阅《移民与发展简报》及最新移民与汇款数据:www.knomad.org。与移民专家互动:http://blogs.worldbank.org/peoplemove/


新闻稿编号 2020/175/SPJ

联系方式

华盛顿
Rebecca Ong
rong@worldbank.org
Api
A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