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世界银行集团如何帮助各国应对新冠肺炎 找出

讲话与实录

金墉行长在春季会议记者会上的开场白

2013年4月18日


世界银行行长金墉行长 2013年春季会议开幕式记者会 华盛顿, 美国

书面讲稿

各位好,感谢各位光临2013年世界银行集团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春季会议的首场记者会。首先,让我再次对本周早些时候在波士顿爆炸中死去或受伤的人的家人和亲友表示深切的哀悼。

两周前,我向国际社会提出了一个雄心勃勃的议程,要求采取双管齐下的方式建立一个没有贫困的世界。

第一是到2030年基本上消除极度贫困。第二是通过扶持各国处于底层的40%人口的收入增长来促进共享繁荣。对于第二个目标,我们的意思还包括跨代际的共享繁荣,这就要求采取针对气候变化采取大胆行动。

我毫不怀疑世界能够在一代人时间里终结极度贫困,但这比多数人所意识到的要困难许多。这绝不是上天赐予的,而是需要有独创性、专注、承诺和富有远见的领导人。但如果我们成功,我们就完成了一项人类最具历史意义的伟大成就。

让我们来看看当今的世界形势。金融危机爆发后已过去四年多,高收入国家仍在为高失业率、增长乏力和经济脆弱性而苦苦挣扎。

好消息是发展中国家整体上表现相对较好,今年增长率预计可达5 ½%左右,到2015年应能接近6%。的确,发展中国家贡献了全球增长的一半以上。

但是,我们往往忽视的一个事实是,这种整体状况掩盖了各国之间在结果上的巨大差异。在非洲,去年约四分之一的国家增长率达到7%或超过7%,其中一些国家跻身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国家之列。在东亚太平洋地区,在对经济过热和资产泡沫的担忧中,产出迅速扩大。但是一些主要的中等收入国家、包括巴西、印度、俄罗斯和土耳其的增速放慢,原因之一是这些经济体未能解决瓶颈问题。

在其他发展中国家,复苏状况比较令人难以捉摸。发展中国家情况的多样性意味着对政策没有“一刀切”的处方,而且不能再将外部事态发展看成是所有问题的主要来源。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从针对各国不同情况的国内宏观经济和结构性政策中寻找解决方案。

如果我们想要在一代人时间里消除极度贫困,我们至少需要具备三个条件:第一,发展中国家必须在过去15年的高增长率的基础上加快增长。第二,增长必须转化为减少贫困和创造就业,必须具有包容性和遏制不平等。第三,我们必须防范或缓解潜在冲击,比如气候相关的自然灾害或新的粮食、燃料或金融危机。

特别是加快增长意味着进一步推进在过去15年支撑发展中国家强劲增长的改革,意味着消除瓶颈,增加基础设施投资,确保贫困人口参与分享增长的收益,加大教育卫生投资力度。

在我们前进的同时,我们还必须制定一个与问题的严重性相匹配的计划来应对气候变化。气候变化不只是一个环境挑战,而是对经济发展的一个根本性威胁。除非全世界立即采取大胆行动,否则地球灾难性的气候变暖就会导致广大民众难以实现繁荣,导致数十年的发展进程出现倒退。

在世界银行集团,我们正在加大缓解、适应和灾害管理工作的力度,约有130个国家已向世界银行提出请求在气候相关的工作中提供援助。

 此外,我们在推进这些减贫目标的同时,还必须在脆弱和受冲突影响国家发挥更加有效的作用。我们希望把世行的优惠贷款基金国际开发协会(IDA)的资金更多地转向脆弱国家。如果我们希望实现终结贫困和促进共享繁荣的目标,我们就必须在脆弱国家取得成功。下个月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和我计划去非洲的大湖地区。我们相信联合国和世界银行集团在政治、安全和发展等战线共同努力,就能在帮助脆弱国家摆脱脆弱状态方面带来巨大变化。

谢谢各位,现在我愿意回答各位的提问。


Api
Api